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申公豹传承 > 第九章 说三灾,讲五衰
第二日清晨,玉独秀清醒的格外早,仿佛周身有用不完的充沛精力。

    前些日子,玉独秀整日里就像是睡不醒一样,整日里病怏怏的,身子骨虚弱的很,全身的元气亏损的厉害,不过现在修炼出一丝法力,理论上说已经脱离凡人的范畴了。

    “大哥起的真早”玉独秀走出屋子,发现锦鲤已经站在院子中了。

    看着墙角开放着的鲜花,锦鲤转过头:“恭喜贤弟种下道果,日后自有成道之日”。

    “托了大哥的福,要是没有大哥照应,小弟这一辈子怕是也难以踏入道途”玉独秀对着锦鲤一礼。

    “贤弟这是哪里话,你我兄弟二人,何须如此客套,要知道你可是救了我性命,助我成就仙道,此等大恩,为兄万死难报”锦鲤面露感慨。

    玉独秀转过话题,对着朝阳吸了一口气:“大哥,我既然已经修炼出法力,为何却不见种种神异,反而觉得与凡夫俗子并无多大差别”。

    锦鲤闻言哈哈大笑:“贤弟却是想错了,仙人总归脱离不了一个人字,仙人是人,与普通人相比,不过是多了些许寿命,修炼出法力罢了”。

    说到这里,锦鲤耐心解释道:“其实修士与普通人相比,只是修出法力罢了,其余并无异常,修炼出法力要是没有神通术法,就无法发挥出法力的力量,终归还是普通人罢了”。

    玉独秀闻言皱着眉头,还是不明白。

    锦鲤继续道:“就像是你现在修炼出法力,与普通人去比试拳脚,并不占任何便宜,甚至于还会被普通人打到,这是为何?”。

    看着玉独秀思索的神色,锦鲤接着道:“没有神通术法的修士,依旧是普通人,只有学会了神通术法,才能超凡脱俗,比如说你现在修炼出了法力,若能在修炼一两式神通,在修炼几手仙术,自然可以将普通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生杀予夺大权在握”。

    玉独秀闻言有了一些明悟,修士与凡人的差别在于是否掌握神通术法。

    只是修炼法力,而没有神通,就算你法力在深厚,也有可能会被普通人杀死,但若有神通仙术在手,那自然是不同了。

    “还请大哥好人做到底,赐下术法神通”玉独秀对着锦鳞道。

    锦鳞无奈的耸耸肩:“非是我不想教贤弟,而是我也无能为力,我的神通乃是本命血脉衍生而出的神通,只有身具真龙血脉的子孙后裔才能修行,贤弟若要修炼术法,只能拜入人间宗派,到时候自然会有术法赐下”。

    玉独秀闻言点点头,没有多说强求,只是一颗心却不住的往下沉,一个仙人没有适合自己修炼的术法神通,你骗鬼呢?。

    这时玉十娘的房门打开:“两位大哥起的倒是早”。

    玉独秀点点头:“十娘快去洗脸,我来准备早饭”。

    所谓的早饭,自然是野菜汤,虽然并无半点滋味,但玉独秀与玉十娘却吃得津津有味,那锦鳞只是吃了几口,却停下筷子:“我仙体无垢,却是不用进食”。

    玉独秀也没有勉强,兄妹二人吃得火热,一大盆野菜汤,都被吃得点滴不剩。

    吃完饭,玉独秀拿起木桶:“我去钓鱼,准备口粮”。

    锦鳞急忙道:“我与你一同去吧”。

    二人一路走来,来到那小溪边,玉独秀将木桶放下,掉入鱼饵,然后坐在一边,锦鳞并未使用术法相助。

    玉独秀默默盘膝打坐,运转太上化龙真诀,不断吞吐着周边的水灵气,此地靠河,河水中蕴含着水灵气,修行起来速度比院子中快了不少。

    体内的法力聚成一团,不断在经脉中奔驰,然后经过大道真种的洗练,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

    太上化龙真诀,顾名思义,就是将法力炼化为一条真龙在体内游走,每一次行走都具有无上造化,无尽威能。

    真龙,已经是仙人已矣,一条仙龙在体内游走,那是何等造化。

    当然了,太上化龙真诀能不能将法力化为真龙,玉独秀不知道,自己现在只有这一个法诀,没得选择。

    冥冥之中不计时,突然间玉独秀对于冥冥之中生出一种感应,神魂居然晃晃悠悠离体而去,进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所在,哪个所在之地无数雷霆飞舞,瞬间向着玉独秀劈打而来,面对着那煌煌天威,玉独秀只感觉肝胆俱裂,要是被那天雷打中,只晓得魂飞魄散无疑。

    下一刻,却是猛然惊醒,依旧是小河前,一丝法力在体内流转,锦鳞闭着眼睛坐在玉独秀不远处。

    似乎感觉到了玉独秀呼吸的紊乱,锦鳞睁开眼睛道:“怎么了?”。

    玉独秀擦擦额头的汗水,然后道:“先前我做梦,梦到有天雷降临,欲要劈我,随后又有狂风卷来,又有烈火来烧,只需须臾间,就要魂飞魄散”。

    锦鳞闻言点点头,面露笑意:“贤弟勿慌,此是正常,此乃天地示警也”。

    玉独秀不解,那锦鳞背负双手道:“贤弟如今气息已经被这方天地所感应,是以降下警世”。

    锦鳞背负双手,走到河边,看着悠游自在的鱼儿,然后幽幽道:“长生之路充满坎坷,修行之人需要经历三个劫难,渡过之后则仙路可期,若渡不过,则要化为灰灰”。

    面对生死大事,玉独秀不敢马虎,对着锦鲤一礼:“还请大哥赐教”。

    锦鳞看着玉独秀,面容逐渐严肃:“修行之人,夺天地造化,侵日月之玄机,欲与天地同寿,虽驻颜益寿,但五百年之后,天降雷灾打你,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就此绝命,在五百年后天将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名叫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恒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具为虚幻,在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塑风,亦不是花柳竹松风,换做赑风,自卤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此为之三灾,据都要度过”。

    玉独秀闻言面露惊容,有些不知所措。

    锦鳞心中暗笑,不动声色的看着玉独秀。

    玉独秀僵坐许久,才声音沙哑道:“修行者也脱不去这肉体凡胎,若无大神通,如何能躲得过这三灾”。

    “贤弟已经吞服了雷劫汁液,身子圆满,乃是天人之资,自可拜入无上大教,修行无上正法,得赐躲避三灾之妙术,无须为此担心”。

    玉独秀定了定神,然后对着锦鳞道:“躲过这三灾,就可成仙否?”。

    锦鳞摇摇头:“仙道哪有那么容易成就,想要成就仙道,有两条路”。

    “还请大哥不吝赐教”玉独秀道。

    锦鳞略做沉思道:“躲过三灾,虽不能成仙,但却可以长寿,日后有仙人五衰,若是能度过这五衰,则可长生不老,只是自开天辟地以来,度过五衰之一二或许有,但五衰全部躲过却未曾听说”。

    “那第二条路呢?”玉独秀道。

    “第二条路就是度过三灾是之后,在五衰来临之前,不断积蓄法力,每积蓄一年法力,就可得一年寿命”锦鳞缓缓道。

    玉独秀闻言面色略微缓和:“也不是没有生路”。

    “你以为积蓄一年法力很容易,所谓的积蓄一年法力,就是一年中毫不间断的修行,吃饭喝水睡觉都要修行,不得半点放松,如此一年下来,才可抢的一年寿数”说到这里,锦鳞叹了一口气:“若是这般没日没夜的修行,不得放松享受长生乐趣,长生与否又有何乐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