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申公豹传承 > 第二十五章 气血如龙
“哥,你回来了”依靠在门框上的小萝莉看着由远及近,由模糊变得清晰的身影,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略带不信的擦了擦眼睛,小萝莉猛地向着那个人影扑过去:“哥,真的是你”。

    玉独秀将飞扑过来的玉十娘接住,随手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将其放下:“自然是我”。

    玉十娘眼眶变红,蓄满了泪水:“哥,能看到你回来真好,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玉独秀揉了揉玉十娘的肩膀:“是啊,这次出行倒是有点出人预料,路遇贵人,有大丰收,你我兄妹二人如今也算是薄有资本,现在秋收将近,你我兄妹二人不如早早的进城,也好在城中安家落户”。

    “哥,这里不好么,为什么非要去城里?”玉十娘的眼中满是不解。

    玉独秀闻言心中哼哼两声,在这个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时代,这个地方太过于偏僻,消息太过于落后,留在这里没能有什么前途,玉独秀的梦想是拜入无上大教,而想要拜入无上大教,第一步是要在城中落脚才行。

    这般理由不好和妹妹解释,只是含糊道:“到了大城里,可以接触到一些个好玩的,有趣的事情,到时候你我兄妹二人也不必整日过这种干巴巴的苦日子,大城市才是一个心怀壮志之人,施展抱负的地方”。

    说完之后,将玉十娘推开:“别问那么多,还不去准备食物,我这一路都要饿死了”。

    玉十娘小脸粉红,赶紧蹦蹦跳跳的向着厨房走去。

    玉独秀摸摸下巴:“锦鳞说,大城市有各家无上大教设下的庙宇道观,想要拜入无上大教,第一步就要想办法加入道观,待到大宗门招收弟子之时,就从这道观中选拔,择优者登仙门”。

    拜入道观,自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知道那道观是各大宗教招收弟子的地方,等于长生之路的开启之门,岂能没有条件。

    “我机缘不小,这道观的选拔应该难不倒我”玉独秀缓缓将身上的药篓放下,然后将强弓悬挂在墙上。

    卸去这一身装备,玉独秀周身顿时轻松,这几日在丛林中与妖兽斗智斗勇,要不是玉独秀颇为机智,怕是要留在荒林中喂野兽了。

    不过想到温迎吉软腻的身子,细腻的肌肤,玉独秀心中一荡,小小年纪却有一个大叔的心,这其中的龌龊,怎能三言两语叙清。

    “哥,吃饭了”玉十娘在屋子中叫道。

    “来了”玉独秀擦擦手,不慌不忙的向着屋子中走去。

    兄妹二人吃过饭,玉独秀拿出采摘的草药,在阳光下慢慢炮制,这草药采摘回来,需要经过细心的炮制处理,才能保存药材中的药性,不然过一段时日,草药枯死,这其中的药性挥发,变成了无用杂草,只能当做柴火烧。

    细心的将所有擦药都擦洗干净,然后经过种种手法炮制,方才松了一口气(汗,不要问我用了什么手法,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药材采摘回来需要炮制)。

    第二日太阳初升,玉独秀坐在夕阳下吞吐着天地紫气,玉十娘站在远处,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之色,长生慕道,乃是人之常情,这芸芸众生,那个不歆慕大道。

    都说朝闻道夕可死,不外如是。

    做完早课,玉独秀开始了站桩,软绵绵的太极拳在玉独秀手中流转而出,颇有抱守如一,自如圆满的味道。

    练武一日不可松懈,一日不炼三日松,十日不练百日空,就是此理。

    擦了擦身子上的汗水,看着小妹羡慕的大眼睛,玉独秀一笑:“十娘勿要羡慕,日后自然会带你踏入仙道,你我兄妹二人一起成仙得道,长生不死”。

    这句话也就玉独秀这种对仙道不了解的二愣子敢说,这诸天芸芸众生无数,修炼者不可计量,胆敢说自己可得长生者,却一个未有。

    长生难,难于上青天,人族除了那九大教祖,何人成仙?。

    懵懂中的兄妹二人都是无知的,玉十娘对于自家兄长的话自然深信,毫不怀疑的点点头。

    宠溺的摸了摸玉十娘的小脑袋,兄妹二人走进草屋,看着破旧的房屋,玉独秀轻轻一叹:“这些年苦了你了”。

    “十娘不苦,只要兄长能登临金榜,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十娘就是吃再多的苦也乐意”说到这里,玉十娘眼光朦胧:“可惜现在兄长已经踏上了长生路,日后自然不必科考,以前的苦头却是白吃了”。

    “怎么会白吃,要知道苦难是财富,是你我兄妹中身处逆境,永不言弃的财富,这种财富很珍贵”玉独秀说完之后,给玉十娘夹了一块鱼肉:“你现在身子单薄,需要多吃点,日后才好拜入仙门”。

    玉十娘摸摸的将鱼肉夹起,吞入口中,为了长生的梦想,玉十娘摸了摸鼓胀的肚皮。

    吃过晚饭,玉独秀闲来无事只是习练武艺,太素之气缓缓在周身游走,不断淬炼着玉独秀的经脉,还有太上化龙真诀的法力,虽然已经胎化易形,但在先天之气面前,依旧是有不完美之处,先天之气蕴含大道,就是要将玉独秀身子中的缺陷补全,从此圆满。

    一个个诡异,超越了人体极限的动作在玉独秀的扭动中完成,看的不远处玉十娘胆战心惊,生怕玉独秀一不小心扭了腰肢,伤了身子。

    太素之力游走全身,流过窍穴,经历祖窍,穿过心窍,瞬间冲击在祖龙真血之上,就像是那猛烈的海浪撞击在海边的岩石上,轰然间玉独秀心室作响,仿佛海啸奔来,雷霆万钧。

    太素之气轻轻的将一些祖龙真血之力洗刷而下,游走过玉独秀周身,随后顺着骨骼,进入了脊椎大龙,将这一丝丝祖龙真血带入脊椎之中,用来淬炼玉独秀的骨髓,让其身躯发生某一种玄奥的转变。

    一柄三尖两刃刀,在玉独秀手中舞的泼水不近,虎虎生威。

    周身气血奔驰,哗啦作响,不断冲击着他的身躯。

    玉独秀眼中闪过一抹神光,在其头顶一道红色血气冲天而起,脊椎此时一阵巨热,好像是六月的蒸笼,又像是殷红的烙铁。

    这一刻脊椎大龙似乎活了过来,不断震荡,像是呼吸一般,吸纳着祖龙真血的力量,用来进化己身。

    玉独秀周身气血犹若神龙,冲天而起,若有人见了定会赞一声:“好武艺,气血如龙,天生习武的料子”。

    可惜了这偏僻小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此,更不会发现玉独秀这块尚未经过雕琢的美玉。

    法力流过三尖两刃刀,摸摸滋润着三尖两刃刀的灵性,那锈迹斑斑的铁屑,似乎有了一丝丝松动。

    演练完武艺,玉独秀换了身衣衫,找出藏在床下的古朴图卷,那是村头破庙中,死去的老乞丐留下的太易图。

    黑白分明的太易图看出不出什么玄奥之所在,没有法力波动,让玉独秀有些狗咬刺猬,无法下口。

    “这太易图究竟有何玄奥,居然要面呈太平道祖师面前”端着手中的太易图,玉独秀喃喃自语。

    摆弄了良久,玉独秀才颓然的放下手:“罢了,或许是我修为太低,见识浅薄,看不出这太易图的玄奥,日后若有机会拜入太平道,此物或许是我敲开长生之门的敲门砖”。

    玉独秀小心翼翼的将太易图藏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不相信那老乞丐会骗他,拿一张破纸来戏耍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