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申公豹传承 > 第四十五章 主动请缨
“你是说?”观主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正是此人”道童笑着道。

    观主摸摸胡须:“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处理”。

    “老爷放心就是”道童转身离去。

    “妙秀师兄可曾在家?”道童站在院子外喊道。

    “在的,在的,原来是童子,不知道童子来此所为何事,可是观主有什么吩咐?”玉独秀对这童子印象最是深刻,那一瓶辟谷丹可是帮了他大忙。

    “观主倒是没有吩咐,只是在下闲着无聊,过来坐坐,没打扰到师兄吧?”道童搓搓手,稚嫩的脸上满是红晕,显得不好意思。

    “未曾,未曾,请进请进”玉独秀赶紧将童子迎进院子。

    二人喝了一会茶,闲聊了一阵,那童子突然道:“今日下辖道观来了书信,要请观主前去降雨,只是这道观之中的事情太多,观主分身乏术,正在头疼呢,小弟看观主情绪不好,特意跑到师兄这里打秋风,等一会观主情绪好了,小弟再回去”。

    玉独秀闻言心中一动,有些明白这童子的意思了,这是在对自己提点啊,降雨之术玉独秀自然会,而这童子偏偏此时来此,若是没有观主吩咐,就是打死玉独秀,玉独秀都不敢相信。

    当然了,求助于玉独秀一个弟子,观主可能拉不下面子,特意让这道童过来点拔,这是要让玉独秀主动上门,自主请缨的节奏啊。

    “童子,这呼风唤雨之术,我倒是有些门道,不知道能不能为观主分忧”玉独秀两世为人,那是多机灵的人,能交好观主的机会不多,眼前就是一次送上门的机会。

    “哦,师兄懂得祈雨?”童子眼睛亮了,似乎第一次知道玉独秀会降雨,这演技还真是影帝级别,甚至于影帝在其面前都弱爆了。

    “略懂一点”玉独秀谦虚一笑。

    “那就好,那就好,还请师兄与我走上一遭,观主知道师兄能为其分忧,定会高兴,到时候自有赏赐赐下”。

    “还要多谢童子,这机会可是来之不易”玉独秀一笑。

    二人喝了一会茶水,然后起身向着道观方向行去,来到大殿前,那童子站在门外道:“老爷,妙秀师兄求见”。

    “哦,妙秀啊,进来吧”观主声音淡然。

    推开门,二人走进大殿,却见观主正端坐在祖师像前闭目打坐,待到二人进来之后,观主睁开眼睛:“坐吧”。

    “弟子见过观主”玉独秀一礼,然后缓缓坐下:“弟子曾听闻观主正在为求雨之事烦忧,观主事情繁忙,这等杂事怕是会影响观主修行,弟子愿意为观主分忧,那求雨之事,弟子也曾有几分心得,愿意为观主走上一遭”。

    观主眼睛一亮,拊掌称赞:“不错,不错,愿意为我太平道分忧,这才是我太平道子弟该有的风范,那这求雨之事就交给你了,一切调度皆有你安排,那信使就在山下,你准备好之后就与他一起下山吧,切勿让其久等,如今正是禾苗生长之际,不可耽搁,你若能求雨成功,日后进了宗门总坛,本座必会为你请功,算你功德点数”。

    “弟子谢过观主”玉独秀心中一喜,听闻这观主所言,自己此次进入总坛的机会大大增加,那功德点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定然是好东西无疑。

    “去吧”观主挥挥衣袖,玉独秀拿着书信,转身向着后山走去,他要收拾东西。

    “十娘,赶紧收拾东西,与我一起下山走上一遭”玉独秀对着正在绣花的玉十娘道。

    玉十娘一愣:“哥,如今大比在即,咱们下山去做什么?”。

    玉十娘显得十分惊愕。

    “观主有吩咐,令我去郡县求雨,咱们走上一遭吧”这道观内如今内斗的厉害,玉十娘一个娇弱的女孩,玉独秀可不放心将自己的妹妹扔在山上。

    玉十娘闻言一阵欢呼:“终于可以下山了,都呆在这山上三年了,早就腻味了”。

    这少女整日里都是一副小大人模样,此时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少女心性,看来在山上的这段日子,十娘自己闷得不清。

    “走吧,咱们抓紧时间赶路,没准还能玩几天”玉独秀拎起包裹道。

    玉十娘皱了皱鼻子:“哥,不会影响你大比吗?”。

    “我早就准备好了,不差这几天”玉独秀说完拉着玉十娘的手向山下走去。

    在道观的山下,是有一间供临时过往行人休息的客栈,用玉独秀的话说,这客栈纯属是公益的,只是象征着收取那么一点微薄的利润。

    “见过师兄”看着玉独秀一袭道袍走进客栈,那伙计赶紧迎上来,恭敬道。

    这伙计虽然说也是太平道的人,但只是杂役人员,不得修行之法,就连那最简单的太平大道歌也不得传授。

    玉独秀拿出信件:“蓝田县求雨之人何在?”。

    “师兄稍后,我这就为您将他喊出来”伙计十分麻溜的跑上楼,站在楼梯上大喊道:“蓝田县求雨之人何在?”。

    “吱呀”一声,一个房门迅速打开,只见一个身穿世俗官府皂袍的年轻人站出来到:“在这里,在这里”。

    说着,急匆匆走下楼。

    “仙师在哪里?”青年对着伙计道。

    那伙计一指玉独秀:“不就在眼前,真是有眼不识高人”。

    “怎的如此年轻?”那青年呆呆的道。

    看着这年轻人满脸憨像,玉独秀轻轻一笑,并未因为被人小瞧而恼怒:“走吧”。

    “哦哦”看着玉独秀已经走出门,那青年才赶紧跟上。

    道观中,梁远看着玉独秀走出山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手中一道符录瞬间化为飞鸟,向着山下飞去:“这卑贱之人居然敢得罪我,定要其不得好死,只是我如今急着修炼神通,那卑贱之人没有家族支持,虽然修炼法力,但却不足为道,比凡人强不到哪里去,叫家族派出高手将其了结在半路上就是了”。

    在梁远身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这老者闻言却是摇摇头:“不妥,不妥,听闻这小子奉观主之命下山,将这小子杀了是小,误了观主是大,观主怪罪下来咱们可担待不起”。

    梁远闻言不屑一笑:“什么观主,还不是比我等高了一辈分的弟子罢了,待我掌握这神通,并不惧怕与他,只是此时与其起冲突,不是智者所为,这样吧,等这小子办完事情,回来的路上将其了结,谅那观主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掉的卑贱之人与我为难”。

    蓝田县乃是雁洲下辖的一个大县,蓝田县在雁洲也算是屈指一数,不管是经济方面也好,其余各个方面也罢,都算得上好的了。

    只是今年蓝田县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这蓝田县开春之初三个月来滴雨未降,弄得整个蓝田县土地干涸,这可不是玉独秀那个年代,可以用各种高科技产品浇地,在这个年代,没有雨水就代表没有产量,就代表颗粒无收,甚至于在严重一些,会引起蝗虫灾害。

    好在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科技,但却有仙法道术,可以无中生有,改变物质,比那科技更甚一筹。

    只是降雨之术毕竟是小道,少有精通者,更何况步入仙途,除了那些大教派要关心一下日后的弟子招收问题,其余修士谁会管普通人的死活。

    这一路上,玉独秀兄妹玩的甚是畅快,玉十娘就像是出了笼子的小鸟,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那青年皂隶略微木讷,有一句说一句,却是从不主动搭话,面对传说中的修士,显得甚是畏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