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申公豹传承 > 第六十一章 心血来潮
    众人心中满怀怨念,如何去做玉独秀不知道,此时他已经到了太平道观的临时驻点,宏源正在茅草屋前打坐,见到玉独秀之后轻轻一笑,随后再次闭上眼睛。

    宏法领着玉独秀来到宏源身边,随手指了指身边,示意他坐下,然后那出一个玉瓶,悄然道:“这里面是辟谷丹,安心等待考核结束,不的喧哗,免得惹怒了长老”。

    说完之后,坐在宏源身边,开始吞吐天地间的灵气。

    玉独秀盘膝坐在那里,太平大道歌自然而然在心中念起,一股无形的韵律划过周边,体内的太平道歌化成的法力缓缓运转。

    屋子内,满身褶皱的老者突然间睁开眼睛,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韵律,缓缓闭上眼睛,随后道:“好苗子,好纯粹的太平道到法力,若能获得真传,前途定然无限”。

    说完之后闭口不语。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玉独秀不断打磨着体内的法力,饿了就吃一粒丹药,渴了却是可以采摘空气中的朝霞,悠闲自得。

    不远处的小村庄,此时不复往日的宁静,一群被赶走的弟子心中暴虐无处发泄,其中有不少大家子弟,一直以来都是养尊处优,视人命如蝼蚁,此时因为一株人参,平白错过了长生之机,其中的郁闷之情,心口的暴虐之气简直无法形容。

    当天,众人出来之后就发现了小村庄,被淘汰的这群人自然不能先回去,要等里面继续考核的同族子弟,大家一起走,那滞留的这些日子,居住就是成了最大的问题。

    还好,众人遇见了小村庄,这村庄虽然残破,但总归是能够遮风挡雨,只是这日子太过于艰苦,这些大少爷怎么受得了。

    于是,一场灾难就发生了。

    整个村庄血流成河,血腥之味将荒林中的野狼都引了出来,至于事情的起因,无非就是拳打老少,欺压妇女,然后引起村庄众人的反弹,双发发生冲突。

    这群大少不识五谷,虽然是修士,但身子孱弱,打斗起来却弱得很,根本就比不上常年做农活的村夫,恼羞成怒,怒火冲冠的大少爷自然是用起了法术,法术就是法术,不是凡人可以抵抗的。

    血腥的杀戮,大火燃烧在身的哭嚎,整个村庄犹若传说中的地狱,浓郁的油脂味道传开,一些食肉动物不断在火堆外徘徊。

    茅草屋内,长老耳朵轻轻动了动,眼皮低垂,却是没有反应,众生犹如蝼蚁,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家伙,人世间的红尘喜怒哀乐根本就无法对其形成任何影响,修行之人残酷之处就是在此,时间会磨灭他们的情感,磨灭他们的喜怒哀乐。

    茅草屋前,玉独秀忽然间有些心血涌动,有些坐卧不安。

    “怎么了?”宏源最先察觉到玉独秀的异常。

    “弟子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心中不安”玉独秀道。

    一边的宏法睁开眼:“修行之人都会有心血来潮的感应,你此时心血来潮,必然是发生了与你相关的事情,或者说你亲近之人,与你有关系之人发生了什么变故”。

    玉独秀闻言猛然间坐起,他最关心之人自然是小妹,兄妹二人从小相依为命,若是妹妹出什么事情,玉独秀自杀的心都有了。

    “且先稍安勿躁,长老在这里,自然会有分断”宏源拉住了陈九,然后对着草屋鞠了一躬:“弟子还请长老出手推断一番”。

    许久之后,屋子内才传来老者苍迈的声音:“因果缘法,果玄妙,东南方向有一村庄,尔等去了自知”。

    “村庄”玉独秀心神稍缓,随后却又是面色一变,东南方向的村庄岂不就是自己初来乍到的村子,也不知道那村子发生了什么变故,居然引起自己心血来潮。

    “长老,子弟请求一往”不去亲自看一眼,玉独秀心神难安。

    长老似乎能感觉到玉独秀躁动的心,却是道:“那避恶尚未走远,你若走单,必被其所趁,诸般事情前因后果,你可要思量清楚”。

    “弟子晓得”玉独秀缓缓坐回原地,闭上眼睛平复体内气血。

    宏法与宏源对视一眼,确实没有多说,玉独秀虽然资质不凡,值得拉拢,甚至于为他求动长老,但此时二人皆有任务在身,却是不能替玉独秀走一遭。

    玉独秀虽然在盘膝打坐,但眼皮子下不断动弹的眼球告诉别人,此时他的内心躁动情绪尚未真正平复。

    他虽然和小村庄众人有几分交情,但却不值得搭上自己的小命,那避恶此时对自己恨之入骨,要是落在他手中,可没好下场。

    时间缓缓流逝,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后,玉独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当玉独秀平复心境之后的第三天,第一名试炼弟子顺利回返,带回了宗门任务上规定的药材。

    看着梁远,玉独秀闭上眼睛,梁远是第一个,并不出乎玉独秀的预料,此人乃是梁家全力培养用以翻盘之人,集中梁家弟子所有草药,能第一个到来也不算奇怪。

    哦,应该是说第二个,第一个是玉独秀。

    似乎能感觉到玉独秀的目光,梁远看了一眼玉独秀,然后恭敬的将药篓送上,递给宏法。

    宏法随意翻看一遍,然后对着梁远:“不错,看你周身青光笼罩,显然是有神通在身,且要继续努力修炼,日后勿要堕了我太平道的威望”。

    听闻宏法的称赞之言,梁远一笑,对着宏法一礼:“多谢前辈教导”。

    “嗯,且去歇息,等候后来弟子”宏法将草药收起,这些草药可不单单是为了宗门任务,更多的是宗门需要这些草药,而这群试炼弟子就成了免费为宗门打工的人。

    至于说试炼失败的弟子,只能做太平道外围人员,与拜入真正太平道的弟子相比,除了或得真传**,得到神通,能录花名册之外,并无区别。

    神通梁远有了,录花名册,梁远也不稀罕,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真传**,那种能长生的真传**。

    “土鳖,资质好又能如何,修行之路靠的是运气,若没有大运气,如何能得长生,自古以来修行者资质比你好的数不胜数,但却始终未能得长生,为何?,气运不够,机缘不足而已,想要长生,唯有像我这种,机缘好,资质也不错,日后我定然会登上长生之途,而你,,,泥土中的小土鳖而已”梁远看向玉独秀,嘴唇在动,确没有出声。

    梁远的唇语,玉独秀看懂了,能修行的都是天才,资质超凡,唇语对于凡人来说需要很多训练,但对于他们来说,只能算是无师自通。

    玉独秀淡然一笑,却是没有回应他,这梁远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说到气运,梁远的气运再大,能有自己大?。

    自己可是本次大劫的主角,推动量劫的关键人物,梁远怎么和自己比。

    看到玉独秀没有任何反应,做了缩头乌龟,闭目不看自己,梁远只能作罢,他此时有神通在身,早就想找个由头和玉独秀做过一场,找回场子,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家族的事情,还有试炼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忙,如今试炼结束,正要好好炮制这小子。

    自家在太平道内部也是有长辈在的,只是那些修士高高在上,感情已经被时间磨得差不多了,甚至淡薄,只要不是家族断绝血脉,那群高高在上的修士根本就不会理会。

    他们是修士,是凡人需要仰望的存在,太上忘情啊,众生皆如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