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十四章 袁绍发飙了
    ……

    在刘关张三人联合解释之下,陈曦终于弄明白了这一次为啥关羽收拾华雄三刀就解决了,并不是关羽实力远超华雄,除了华雄大意,也是没想过同级别会有人爆发出远超同级别的力量。

    本来都是内气离体程度的两人,就算关羽强一些,但是并没有达到内气离体的巅峰程度,要说击败华雄大概也就是百来招的事情,但是要斩杀,对方只要想跑关羽很难拦住,可是关羽上手就爆出了远超这个层次的力量,尤其是最后一击直接让华雄有一种直面吕布的感觉。

    “不过子川你不要这么惊讶,其实到了我们这种程度没有战事很难进步,所以闲的无聊就各自开创属于自己的绝招。”张飞眼见陈曦惊讶,于是就告诉了实情。

    “其实二哥还有一招更凶的招数,可惜那一招威力太大,而且我们的马匹并不好,据二哥估计要承受那种力量,胯下的宝马至少也需要有炼气成罡初入的实力,要知道那可是马啊,我这么多年见过内气初凝的马都不多。”张飞个大嘴巴直接揭了关羽的老底,不过关羽也没有在意,而且说到马的时候,两人都叹了口气。

    “喂,说说,那一招有多凶啊!”陈曦眼见两人叹气,将话题扯向另一个方向。

    关羽睁了一下眼睛,没有话说,示意了一下张飞。

    “就是今天二哥那招的升级版,估计因为二哥动作太快没有人注意到二哥的攻击实际上是直线,这就是这招的弊端,只能走直线,实际上因为速度力量太强,二哥只能顺着发力方向走。”张飞开始给陈曦解释关羽的这一招,甚至于连最大的弊端都没有掩饰。

    “呃?还有这么一说?”陈曦想了想,尼玛,那时烟尘那么大,谁知道二爷走没有走直线,再想想当时场景,估计所有人都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二爷那巨大的光刃上面,还有华雄的挣扎上,谁会去注意二爷怎么过去的。

    再想想,二爷过去时的姿态,还有停下来之后的状态,估计一大半人都认为,二爷就是那么吊儿郎当的晃悠过去的吧,至于那瞬间的加速所有的人都忽略了吧。

    “嗯,只能走直线,力量速度太大,一旦偏转,控制不好我先就受伤了,而且胯下的马肯定死了。”关羽点了点头说道。

    “哦,这么说的话马很重要了。”陈曦赶紧记下,“嗯嗯,二爷你以后一定会有一匹让你随便整的马的。”陈曦已经给赤兔打上了二爷的标记。

    “至于二哥另一招,实际上就是将气势,力量,各个方面积蓄到巅峰,然后猛力朝着前方斩去,很简单吧,据二哥估计没人阻挡的话,这一招连十米厚小城墙都能斩碎。”张飞眼见陈曦不解,给加上了威力评估。

    “……”陈曦一阵惊恐,尼玛啊,城墙都能斩碎,这是人类的力量?十米厚的城墙啊,一刀斩碎,这个世界有了气,城墙都变得彪悍了,纯粹花岗岩结构,十米厚的城墙啊,“二爷,以后攻城就靠你了。”

    就在陈曦胡思乱想的时候关羽开口了,“子川,首先这种招数我只能使用一次,第二,我没有能够承受我施展出这种力量的坐骑,而且这种力量也只是估计。”

    就在关羽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曦的大脑已经开始了逻辑拼接,很快灵光一闪,陈曦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纯粹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赤兔必须要有啊,估计原本历史上的关羽也有这一招,不过在这个时代放大之后威力更显恐怖罢了。】陈曦心中发狠,他已经猜到了颜良文丑这两个倒霉蛋是怎么死的,绝对是被这一招阴死了。

    毕竟按照历史的发展,到那个时间点颜良文丑估计也已经是内气外放的顶级高手了,不过顶级高手又能怎么样,直接受到这种程度的攻击,估计除了心有准备的寥寥数人能挡住,其他人再好的准备也是一刀两断,二爷精气神外力凝聚一起释放的招数啊,估计也就吕布能在没准备的时候吃一招不死。

    这段时间最好的马必然是赤兔,而按照关羽张飞所说的,搞不好,赤兔还真是炼气成罡的超级马,这已经属于披着马皮的怪物了,一匹马莫名其妙有了这种程度的实力,按照比例,这匹马估计能将音速当做自己的高速溜达的速度了,董卓抓它真心不容易……

    另一边在联军拿下汜水关不久之后,董卓就收到了战报,顿时就掀桌子,摔碟子,好好地宴会将原本心惊胆战的朝臣吓了一个半死,随后又上演了饭桌上砍死太傅袁槐的戏码。

    回头一千多人头就送到了联军大营,顿时原本还在乐呵乐呵的袁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和袁术这个嫡子不同,袁槐才是他真正最重要的长辈。

    “董卓!我与你势不两立!”袁绍双眼猩红的望着洛阳的方向,整个人散发着冷厉的气势,当年敢提剑质问董卓的袁绍又回来了。

    “给我调颜良文丑来汜水关,我一定要杀了董卓!”袁绍在自己的大营中咆哮道,祸不及家人,袁绍当初没有死劝自己的叔父去他那里,除了他叔父不愿意以外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而现在现实让他明白了阴谋诡计什么的在实力面前没有丝毫的价值!

    “兵出泗水!拿下虎牢!”背负着血仇的袁绍整个人变得比之前凌厉很多,不过也因此对于整个联军的控制也强大了很多,公平公正的处理每一件事,在这种情况下甚至于连袁术都不敢和袁绍对视,也让所有人明白袁绍不是靠着家族的纨绔,而是身具真才实学的英豪!

    “玄德公,你看袁本初这人怎么样?”就连陈曦也对现在的袁本初感到震惊,能在历史上被曹操称为南天一柱的袁绍也不是闹着玩的,确有过人之处,要不是陈曦知道这货过几年就会老糊涂,变得优柔寡断,玩起平衡,说不定现在都要跟这家伙混了。

    “世之英雄,可惜优柔寡断。”可能是和陈曦混熟了,刘备也没有太多掩饰,直接实话实说了。

    “是啊,是有些优柔寡断了,而且有时候又有些刚愎自用,不算太好的君主对象,不过底子很好,世家大族的好处就在于这一点上。”陈曦叹了口气说,要是将曹操搁在袁绍那个位置上,早就统一了。

    “子川出自颍川陈家,可对颍川英才有所了解?”刘备旁敲侧击道,对于陈曦现在这种情况,刘备也算看出来,对方已经上了他的船,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按照陈曦教给他的话说,陈子川在某些事情上有些呆。

    “颍川陈家啊!好大一个名头,我只是挂名旗下,说真的本家的地方是怎样的,除了小时候模糊的记忆几乎没有了,至于颍川英才,我之前病弱,很少和人有所交流,并不是很了解,至于有名有姓的能人我倒是知道,不过玄德公不用报太大希望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可没有丝毫的胡说,陈家太大了,颍川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