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十四章 玉玺啊玉玺……
    ……

    刘备带领着陈曦等人一脸满足的回来,恰好看到一脸愤怒的曹操往出走。

    “曹公安好。”刘备下马对着曹操一礼,对于舍生忘死追袭董卓的曹操,刘备很有好感,毕竟他现在对于汉室还是保留着忠贞。

    “玄德公,唉,想我曹孟德一心为公最后落得如此下场。”曹操感慨的说道,“帐内诸人现在歌舞酒宴热闹非凡,还有谁记得之前的盟约!”

    “曹公不若称我表字吧,你我二人也好多多交流一番,至于帐内,说实在的,若非子川强要我来看一场好戏,我现在已经回转泰山郡了。”刘备看起来很有风度。

    “也好,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我二人去后营再作计较。”曹操带着一抹苦笑说道,之前因为独自追袭董卓损兵折将,回来之后被人冷嘲热讽,一气之下扭头就离开了,现在遇到了刘备,一番说辞下也就冷静了下来,自然乐得看看刘备所说的热闹。

    陈曦无奈的跪坐在刘备左后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曹操和刘备的谈话,这两个家伙一通说下来大有相见恨晚,站起来就拜把子的想法,不得不说还没有变成枭雄的两人,在很多方面都有相合的地方,当然在变成枭雄之后两人的志趣也照样有相合的地方……

    “不想玄德手下还有如此能人,居然收拢了吕布带来的西凉铁骑。”曹操听到刘备在自己走后快速的收拾了将自己整的狼狈不堪的西凉铁骑,微微有些羡慕。

    “哈哈哈,孟德可是高看了我了,此非我之力,而是子川之能。”刘备大笑,没想到他也有被人认为兵力强盛的时候,随后笑着向曹操解释了一番陈曦的谋划。

    曹操越听越是惊喜,最后由不得拍手叫好,谋划极其简单,但是却死死的扣住吕布和董卓还有李儒之间的疑心,一步步的将吕布压倒死角,最后引爆他的疑心。

    “却是我小瞧了子川。”曹操朗笑道,不过面上却有些苦涩,他想起来最一开始结盟时陈曦的行为了,还有之后陈曦在诸侯大营游荡时的情形,很明显那个时候的陈曦在他看来就是在寻找下家。

    “当不得曹公如此。”陈曦面色平静地说道,对于现在的诡异场景有些好奇,搞不好下次见面两人就要兵戎相见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留下一些情面,陈曦对于曹操还是满欣赏的,若不是他没有把握不让曹操对他升起疑心,投向曹操才是最好的选择。

    “大哥!”就在这个时候关羽和张飞冲了进来,大声地说道,“大哥快去主帐,出大事了!”

    “你二人怎么如此慌乱?”刘备有些郁闷的问道。

    刚刚刘备还想嘚瑟两下,结果现在关羽张飞就冲了进来,这不是摆明了御下不严吗?不过刘备对于关张完全就是自己有一口吃的兄弟也就能分到一半,所以刘备并没有丝毫的不满,只是有些郁闷。

    “大哥不好了,营中流传孙坚得到了传国玉玺,现在私自藏匿,盟主正派人前去通知孙坚前去大帐,大哥也赶紧去吧!”张飞慌慌张张的说道。

    “什么?”刘备一惊,直接站了起来,随后才想起曹操就在身旁,扭头看向曹操,发现他也是惊怒的站起身来,好吧,这么一来九成了大哥不说二哥了,大家都见谅一下,谁都没失礼了。

    “孟德,想必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吧,我们去大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备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怒火开口说道。

    “好,不过还请玄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曹操说完,拱手一礼,快步离开。

    “玄德公勿恼。”陈曦笑了笑说道,“传国玉玺必然是真有此事,不通知玄德公也是因为玄德公是众人之中唯一的汉室宗亲,想要私吞玉玺就不能在您面前。”

    “子川你还笑得出来!他们想干什么!私吞玉玺!他们还将大汉朝,还将天子放在眼里吗?”刘备愤怒地说道,“玉玺乃是国之重器,岂能流落在外人之手!必须上缴国家,回归天子之手!”

    “回归天子之手?天子还在董卓手上?就算是回去玉玺也到不了天子手上,玄德公还是稍稍冷静一下,玉玺不过是李儒的第二个诱饵罢了,若是说洛阳是让联军完成之前盟誓时的约定,让其停驻不前,那么玉玺就是分而化之,让联军分裂,不得不挥刀相向!而且顺手扯下汉室的遮羞布!”陈曦毫不忌讳的说道。

    刘备一愣,随后像是僵硬了一样,坐在榻上,良久之后侧头看向陈曦问道,“子川,我有可能能拿到玉玺吗?”随后好像是想到什么,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能让保管玉玺吗?直到有一天营救出天子?”

    “不可能,至少现在不可能。”陈曦摇了摇头说道,“孙坚绝对不会交出来,而且孙坚很可能会因此而丧命,玉玺就是一个诱饵,一个看似香甜的诱饵。”

    “李儒看得比主营里面所有的人都远,因为他知道,玉玺只是一个印信,若果有一天他能如同秦皇扫**一般平推关东诸侯,那么玉玺不过是献公手上的垂荆之璧罢了,迟早就会回来,若是被别人平推,这东西也会为他人所夺,还不如现在撇出了,压榨出每一丝价值。同样玉玺若是毁了,到时候扫平天下的他,自会有人奉上新的和氏之壁,玉玺也会再造!”陈曦眼看刘备依旧在挣扎,无奈的解释道,他就想不明白,一块破石头真的值得那么争?

    玉玺真的很重要?陈曦丝毫不觉得,最多觉得那块传说中的凤落之地的和氏之壁被雕成印玺有些可惜,好好地美玉就应该好好地收藏起来,搞成印玺真心浪费。

    话说秦始皇真是缺那么一个印玺?开什么玩笑,扫**平八荒,自号始皇帝的嬴政需要一个印玺证明自己的功绩和身份,开什么玩笑,他就是用砖刻一个所有人都得认可。

    若真是得玉玺者得天下,那董卓还需要这么折腾?同样秦二世这个玉玺的拥有者怎么会被赵高给放翻了?玉玺代表不了天下,那最多是一个信物,当你的身份已经不需要任何前缀的时候,要不要那个东西都不重要了,丢了再造就是了,何必如此苦求一个虚妄,陈曦很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