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十七章 塔倒了怎么办
    时间仿佛停止了。

    监考台上的长、导师们,四个年级考场附近维持考试纪律的监考人员们,还有参加大考的一到四个年级的学生,学外以选拔人才为目的特意来观看大考的各方势力成员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在随着某个身影的移动在转动着。

    一年级的大考,原本不会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二、三、四年级的大考,才更能展现出学生的水平。

    但是眼下,一年级大考却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了。一些一开始没有关注的,一时间尚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把魄之塔的倒塌当作了重点。但当明白过来事情原委后,立即和所有人一样,目瞪口呆地瞪着那个身影。

    身影不慌不忙地走着。步子没有太快,也没有太慢,就像一个人极寻常地走在路上一样,然后回到了摘风学的学生队伍。

    摘风学的学生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只是眼下大家的目光再不是嫌弃,而是看到什么可怕东西似的,本能的一种闪避。

    路平神色如常,和三年来被大家鄙视唾弃时一样,还是那么的平静。

    学生们面面相觑,监考导师们也是大眼瞪小眼。主考导师手里拿着成绩表,却不知该如何下笔记录了。

    登到塔顶,是满分00。

    把整个魄之塔都弄塌了,这该怎么算分?没有这样的先例啊,整个大陆都没有。

    主考导师想了又想,这事实在没办法由他来定夺,于是准备去向两家学的高层请示一下。但是看到他要离开,峡峰学的一年级生们却立即慌了,纷纷围了上来。

    “老师,我们的考试怎么办?”峡峰学生们纷纷问着。

    主考导师顿时更头大了。对啊!这峡峰学的学生还没考试呢,魄之塔却已经没有了。这魄之塔都是专门设计制造的,二、三、四年级的魄之塔,相对一年级生来说是绝对不合用,勉强的话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大家稍等,我去问问……”主考导师也不敢给任何承诺,安抚了一下峡峰学生们就匆匆离去了。

    峡峰学的学生此时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路平到底有多厉害,他们暂时都顾及不到了。现在重要的问题一年级的魄之塔没有了,这让他们怎么考试?在整个峡峰地区,这座塔都是唯一。摘风学要和峡峰学一起大考,事实上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摘风学没有自己的魄之塔。

    “大概会用别的方式吧?”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什么魄之塔以外的考核方式,尤其一年级生,放你去像四年级那样试炼吗?怎么死都不知道啊!”

    “总不能等着再修一座魄之塔吧?”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这不是等于变向地留级了吗?”

    峡峰学的一年级生们七嘴八舌的,别管是感知到五种还是种魄之力甚至是突破到一重天境界的,此时都是一脸的忧色,不知道这魄之塔的倒掉是不是会对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摘风学的学生看到峡峰学这边的惊惶,自然是大出了一口恶气。而对路平呢?他们的情绪转换并不如西凡那么艰难。毕竟西凡是处心积虑盯了路平有三年的人,那情绪有多稳固那还用说吗?至于这些一年级生呢?他们当不少人其实就只是听过路平的传言而已,根本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只是人云亦云的附和,此时一看到路平这么震撼的表现,以前的情绪很快就变得淡漠了。

    “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终于,有学生凑上来和路平主动交流了。

    “没什么。”路平说。

    “你这么厉害,以前两次大考为什么会不过呢?”

    “哦,因为我没去考。”路平说。

    “为什么不去?”

    “因为没必要啊……”路平说。

    “那这次呢?”

    “这次不考,我就要被开除了。”路平认真地解释。

    这对话,一旁过来的莫林和西凡也都听到了。

    “大实话!”莫林感叹。路平的实力,根本就凌驾在摘风学的水准之上,最大的疑问应该是他为什么要来摘风学而不是为什么考试过不了或是没参加考试。

    没必要,这个理由绝对真实,绝对可信。就连西凡都不得不点头表示认可。

    “早知如此,何必要他考试呢!可惜了这塔啊,不少钱呢吧?”莫林说。

    西凡沉默了片刻后,终于还是说了一句:“塔是峡峰学的。”

    “哦哦。”莫林一脸的恍然,“那还好,还好。”

    严格来说一年级大考还没结束,西凡和莫林两个不允许太接近的,只是在一旁看着。然后就见路平向着监考导师举了下手。

    “什么事?”有一位监考导师过来问道。

    “考完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路平说。

    “呃……”监考导师语塞,回头看了看那一地的废墟,尘埃都还没有散尽。这路平的最终成绩在记分册上还没有录入啊,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应该算多少分。

    “还是稍等一下吧,等主考回来。”监考导师说。

    “好吧!”路平只好继续等,目光向三年级大考那边扫了扫。但现在全场重心其实都在他们一年级这边,不知有多少魄之力飘过来在路平身上感知着……

    监考台,主考导师来到了两位长面前。摘风学的郭有道神色还是比较正常的,但峡峰学的巴力言,原本摆放身前的桌子被他肚子顶飞摔碎,还没有搬来新的。此时瘫坐在座位上,眼睛瞪得溜圆,望着那变成废墟的魄之塔,嘴角正在不住地抽动着。

    主考导师左右各看了看,觉得还是先找郭有道说话比较合适。

    “郭长,那位路平的成绩,您看怎么给?我拿不准。”

    郭有道微微一笑:“那还用说,当然是满分。”

    “好的。”主考导师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原本打分是魄之塔的工作,他的职责只是记录。现在塔没了,自然是需要找有决定权的人打分,而他照旧负责就好。

    路平满分。

    得到了这个答复后,主考再看巴力言,似乎还是有点没缓过来,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问一声了。

    “巴长,这个……峡峰学的一年级生考试,接下来怎么安排?”

    巴力言还在愣着神,直至身边的导师唤了他两下后,这才回过神来,将主考刚刚的问题又脑又过了一遍后,顿时更闹心了。

    光顾得心疼魄之塔,他都把这一茬给忘了。他们峡峰学的一年级生这还一个都没考呢?这可怎么安排?

    “不如我来写封推荐信,就让他们去天照学去考吧?”郭有道建议着。

    “不用!”巴力言果断拒绝。他当然知道天照学是距离他们峡峰最近的志灵区的一所学,听说和郭有道交情匪浅,有他一封推荐信,确实会省了不少麻烦。

    但是巴力言可不想承郭有道这个情,这家伙,想用这么一封推荐信就打发掉摘风学生弄塌了魄之塔这事吗?没这么便宜!另找座学临时安排一下大考而已,他巴力言也不是没有这个人脉。

    “这些学生,安排一下,让他们去双极学,我稍后会安排人打点这事。”巴力言吩咐着。

    “好的。”主考也不过是听命行事。两家学虽然是一起考,但对各自学的事务是互不干涉的,主考当即依照两家各自的安排去处理了。

    监考台上,巴力言可没觉得这事就这么完了。

    “郭长,这事,你看接下来怎么办呢?”巴力言开口道。

    “哦?什么接下来?”郭有道说。

    “别装糊涂!”巴力言这会正烦着呢,根本没耐心和郭有道兜圈子,也顾不上什么风度气度,“这魄之塔是被你们摘风学学生给搞毁的,我不要求你全责,但你多少也得给我点说法吧?”

    “哦,难道要我赔你塔?”郭有道问。

    巴力言当然很愿意,但也知道这要求有点痴心妄想。塔是摘风学的学生弄坏不假,但这种事大陆上史无前例,所以在摘风学商量借用魄之塔的时候根本没有过这方面的约定,现在哪里扯得清楚?

    “赔塔就算了,这种事谁也没想到,你把弄坏塔的那个学生给我留下吧!”巴力言说到那个学生的时候咬牙切齿,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哦,路平。”郭有道笑了笑,很痛快地点头:“可以啊!”

    “啊?”巴力言一愣,这问题上,他还在思考如何周旋扯皮呢,想不到郭有道毫不犹豫。他这痛快劲,别说巴力言,连摘风学的导师们都吃惊不小。要是换了以前,有学要路平,他们倒找钱都愿意送走,但现在,瞎子都看得出路平非同小可,哪家学还会把这样的人往外推?郭有道倒好,答应的毫不含糊。

    “说话算话!”巴力言不敢多想,连忙说道。

    “我说话算话,只是,学生自己愿不愿意,这事当然由不得我。”郭有道说。

    “哦?”巴力言顿时又听出了几分味道。需要学生自己愿意,这话当然是没有错的,但是郭有道的态度,看起来是相当自信路平绝不会离开摘风学啊!

    (差一点点就能上会员周点了榜了!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