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十九章 平安的平
    路平不见了。

    要不是莫林说起,西凡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就算他的鸣之魄没有境界,但路平原本就在他身边不过一米,他居然毫无知觉。

    “去哪了?”莫林东张西望。

    西凡不知道,但是他有一种预感。刚刚感觉到的那道魄之力,难道是路平?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不对?”莫林问道。

    不,不是路平!

    西凡很快肯定,虽然那道魄之力此时他已经察觉不到,但就方才那一瞬间所察觉到的指引来向,绝对是另一个方向。

    “有一道魄之力……”西凡对莫林说着,而他的目光则转向了他所判断的来向。那边,只有监考台上坐着的两导师,还有长。

    是什么?

    西平也无法对莫林有更准确的描述,他只是觉得,路平的离开,或许和这有关。

    三年级魄之塔,十二层。

    苏唐凭借自己重天的力之魄,一路顺畅地冲到了这一层。正如西凡所说,三年级,魄之力在三重天、四重天境界的居多,五重天算优秀,重天那就是相当突出的才能,足以在这三年级的魄之塔取得碾压级的优势。若说难度,就只有这第十二层。

    第十二层不再是靠境界碾压就可以通过,在这一层,对魄之力的运用能力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西凡三年级大考时能突破十二层,靠得就不是境界,他当时最高的精之魄不过四重天,别说第十二层,层以上就已经不是靠境界就可以支撑过去的。他靠得就是对魄之力的运用,不仅仅是精之魄,还有其他他所掌握的一切魄之力。

    苏唐,境界上比西凡更具优势,运用上也显露了一定的才能。摘风学上下对她的期待不是没有缘由的,果然,她没有让大家失望。在和把守在十二层的这头像是狮子的幻兽周旋了数个来回后,她终于摸清了这幻兽攻击方式和套路,三重天的冲之魄,无比精准地捕捉着幻兽的动作。

    喝!

    最后一声轻喝,苏唐右手疾出,正面扑来的幻兽被她准确按住了头颅,左手飞快跟下,双臂猛然一起向下用力。

    幻兽咆哮着,却无法和这重天力之魄突然爆发出的力道相抗衡,脑袋重重地撞向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后半身却因为消化不了这急扑的惯姓,翘向了半空。

    轰!

    幻兽倒翻在地,头颅耷拉在那坑,停止了挣扎。

    苏唐松开了手,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两步。这幻兽确实有些不好对付,她的呼吸变得有一些沉重。但她没有马上放松警惕,依旧紧密注视着瘫倒在地的幻兽,直至幻兽彻底消失,这才真正放松下来。

    呼。

    苏唐长出了口气,一边检查着左肩在之前周旋受的一点皮肉伤,一边就要向塔顶走去。忽然一道劲风袭来!

    还没完!

    苏唐极其机警,身子向右一跃,已经避过了这记攻击,再向身后看去,幻兽确实是消失了,这次出现的是一个人,看起来和幻兽一样也是魄之力所凝聚,方才一击不,此时好像显得有些惊讶迟疑。

    不好对付!

    苏唐立即有了判断。那头幻兽虽然凶猛,但只是无所畏惧地执行着攻击。而这次出现的幻想,竟然会在一击不后有情绪流露。这样的对手,总比那头只是机械进行攻击的幻兽要难缠的多。

    果然这十二层难度要比下边大很多啊!苏唐有些遗憾地想着。击倒幻兽,她已经有些疲惫,她不确信自己能不能再击败一个比那幻兽还要强大的对手。

    但是,总不能就这样退缩吧!

    苏唐迅速恢复镇定,调动起她的冲之魄、鸣之魄,紧密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对手动!

    或者说,根本就没动,但是他已经消失。

    苏唐惊讶,她已经盯得足够紧,疲惫并没有降低她的注意力。但是三重天的冲之魄却没有看到对手有任何一点动作,他就这样凭空消失。

    88度的全视角内,完全没有对手的踪迹。

    身后,只能是身后!

    虽然三重天的鸣之魄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是苏唐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转身,扫腿!

    苏唐的反应和动作都已经足够快,但是对这个对手来说还不够。对手出现在了她身后,并且抓住了她扫来的这一脚。

    带着光亮的幻像,露出了一抹微笑,甩手就要把苏唐扔出。

    但是力道不够!

    指尖传来的,是重天力之魄带来的强大阻力,这女孩的强硬在他的意料之上。

    “你是谁?”他听到苏唐在对他说话,因为他那一抹微笑,让苏唐觉得很不自然。

    之前那貌似惊讶迟疑的情绪,可以理解为幻像在对接下来要做的攻击进行盘算思考,是更高级更复杂幻兽的运作。但是这抹微笑又是怎么回事?由塔凝聚魄之力产生的幻像,居然还带这种真实人类的情绪?

    苏唐立即觉得不对,她意识到这幻像可能不是由塔控制,可能是由某个人控制,再或者,这可能干脆就是某个人。

    幻像没有回答,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露出了破绽,这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方面的戒备。他甚至以为自己都不用露出正面,在最初那一击偷袭就可以结束这次考试。

    他没想到偷袭不,没想到苏唐这么快的反应攻击身后,也没想到自己一甩手居然没能将苏唐丢出去。

    他不想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他决定加快行事。

    比蛮力,此时他在神游状态下,并不占便宜,他决定不去和苏唐较劲,抓住苏唐的手已经准备放开。但是这一次较劲,苏唐却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力量!

    她的力量,是这个身法诡异的幻像也无法轻易抗衡的。

    于是她左脚蹬地,发力,发全力!

    被抓住的右腿猛然向前窜出,幻像原本抓着还算有点阻力,但这一瞬他正想着要放开,却不料苏唐这一脚竟如此强硬地直接踹了过来。

    双方相距本就没多少,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蹬到了幻像的胸膛,踢得他身形一通扭曲变幻。

    看起来确实只是一个幻像,但是这幻像,可和之前的幻兽不同,幻兽被攻击打时,可没有这样扭曲过。

    到底是什么?

    不管了,先打再说!

    苏唐没有错过难得到手的右势,身子无比快速地跟前,挥拳、出腿!

    格斗的技巧,自然是最容易发挥力之魄的。幻像在连续的击打竟然一直就没从扭曲变幻恢复过来,一直是这么一副半成品似的模样。

    好像这样的话,他就没办法再做什么了?

    苏唐如此推断着,攻击顿时更紧密了。

    幻像心叫苦,他确实不是魄之塔所生成的幻像,十二层的考试,在击败幻兽后就已经能过了。

    他是峡峰学的导师:元夷,一位精之魄的贯通者,此时就坐在峡峰学长巴力言的身边,出现在十二层塔的幻像,是他精之魄贯通后的四级能力:神游。

    幻像完全由来他控制,峡峰学准备用这样的方式阻挠摘风学的学生突破魄之塔的十二层。他原想一击偷袭就可以完成使命,却没料到纠缠到现在,眼下更是落了下风。

    不妙,太不妙!

    这样下去,别说是阻挠,他自己甚至会因为神游幻像被摧毁而受到伤害。

    管不了那么多了!

    元夷本也不想伤到摘风学的学生,只是想破坏对方的成绩。但是现在,阻止不了对方突破十二层不说,自己还要受到伤害,实在也顾不上手下留情了。

    四级能力神游,可不只是这样。

    元夷汇聚精神,精之魄力被他源源不断地引导着,开始全力施展神游。

    魄之塔十二层,苏唐挥出一拳顿时打空。

    已经被被她揍得快没了形状的幻想,突然消失。

    精之魄不是苏唐所擅长,仅仅是在二年级勉强突破了一重天后,就没有再重点涉猎过了。

    但只凭这一重天的境界,此时她也感受到了身后浓郁的精之魄力,伴随着危险一起来临。

    转身,攻击!

    苏唐的反应和身手依旧是那么快,但是这一次,对方更快!被她打到几乎破碎的精之魄力,重新恢复成了人形,甚至比之前还要清晰一些,但没等苏唐看清些什么,幻像的一击已经击上了她……

    苏唐体内所聚集施展起的力之魄力瞬间涣散,她失去了力道,甚至失去了意识,被对手攻击所释放的魄之力肆意伤害着。

    还不如早这样出手呢!一击结束了战斗的元夷心下想着,已经准备结束神游,却忽然觉得身后有异。

    下意识地转身,幻像的喉咙却已经被一只手给锁住。

    什么人?

    元夷惊讶,但是对方却根本没打算和他做什么交流,毫无征兆的澎湃力量,在无法察觉的微小时间瞬间绽放出来,没给元夷任何反应的时机,他连对方是谁都没来及看清。

    轰轰轰轰!

    又是巨响,这样的巨响,在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

    全场目光再一次聚集,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三年级魄之塔,好像……也是要塌了吧?

    “快跑!!”塔下监考导师大喊着,所有人连忙散开。

    但是相比一年级的魄之塔,这三年级的魄之塔倒塌来得更突然,更没征兆,忽然间的巨响,然后整座塔就整个崩碎了。

    “搞什么?”所有人都呆了。

    一年级的魄之塔被搞塌,三年级的也被搞塌,能不能有点新意啊?

    摘风学的人想笑,峡峰学的人想哭,巴力言长这次却顾不上发作,因为就在塔塌的一瞬,他身边的元夷突然一声闷哼,一口鲜血直喷出了有三米。

    倒塌的废墟,身影逐渐显现。

    男孩背着女孩,从废墟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出,仿佛那年雪原,他背着小女孩。

    他叫路平,平安的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