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二十八章 这只是路过
    “你好像认识他?”对少年产生的好感只持续了三秒的莫林看出西凡的神情似乎知道点什么。

    “他叫卫扬,城主府有十二家卫,他是其之一。据说十四岁开始感知,十岁就达贯通境,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西凡说。

    “天才?你是要惹我笑吗?”莫林说。

    “今天之前的话,你也笑不出来吧?”西凡说。

    当然笑不出来。无论摘风学还是峡峰学,四年就能突破到贯通境界的人都屈指可数。莫林家族出身,接触魄之力的修炼那比学学生还要更早一些,现在最高的枢之魄也还在重天,未能完成贯通。

    两年,从零开始,突破贯通,说是天才并不过分。只是现在有个魄贯通的天醒者走在前边,莫林只觉得看什么都是浮云。

    “走吧!”眼看人都已经走远,西凡说着,莫林又推起轮椅,骨碌碌地跟在了后边。

    因为已经没了好感,所以莫林没有推着西凡去赶卫扬,而卫扬也没有急着要追上路平的意思,只是这样不远不近地跟在后边,不慌不忙地走着,时不时还会转过头来,朝后边的莫林和西凡远远地笑一笑。

    三方就这样保持着距离,却又是朝同一个方向走着。渐渐地,远离了闹市的喧嚣,一行人走上了一条宽阔而又宁静的大道。这条大道上除了匆匆走过的行人,没有任何杂货摊出现在道路的两旁,整洁而又冷清。

    峡峰城的城主府就在条街道上,它的占地面积并不大,内里也并不如何豪华,但是城主府的大门却极其气派醒目。因为城主卫仲认为门是不可以低调的,来城主府办事的人如果不能一眼找到城主府在哪里,那实在是很没有效率的一件事。

    府门外,两个卫兵站得笔直,注视着城主府处走过的每一个人。

    路平背着苏唐,走到了他这里,他们身后不远的卫扬也在此时突然停步,回头,望着身后距离他同样也不远的西凡和莫林,开口说话了。

    “你们为什么还在跟着?”卫扬说话依旧是带着笑的,但所说的却是“你们不该如此”的意味。

    西凡也带着笑,回答了他:“回摘风学,就是这条路。”

    “原来如此,那么请便吧!”卫扬不再理会二人,已经准备赶上路平,是时候让他放下那个女孩了,因为城主说要见的,只是路平一个人。

    西凡和和莫林的表情则在此时变得极精彩,他们最初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可当一行人都不吭声,却极有默契地奔向同一方向,走下这一路时,两人隐约间就已经意识到了,而现在,该是揭晓的时候了。

    路平,背着苏唐,走到了城主府前。

    卫兵在注视着他,但他并没有去看卫兵,他的目光只是注视着身前的道路,然后一步一步,城主府的大门就这样被他……路过了。

    果然如此!

    西凡和莫林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给这条宁静肃清的道路增添了一些平日不常有的气氛。

    起初,他们也以为路平被那个“请”字给打动了,因为这个笑容满面的卫扬还是挺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但是随着这沉默却又默契的一路,两人忽然意识到,这当可能有误会。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去城主府?

    路平说了不去了啊!你以为笑容满面地说一个“请”就能改变他的主意了吗?并没有!

    他会朝着这个方向来,只不过是因为他要去的摘风学恰巧也是这个方向;他从走到城主府的门口,只不过是因为路过。

    而加快步伐准备赶上路平让他放下苏唐的卫扬,眼睁睁地看着路平根本停也未停,就这样从城主府的大门外走过了,身后传来的笑声,更是让他不变的笑容变得有一些扭曲。

    他意识到自己是被耍了,更准确地说,是他自作多情。

    路平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他要走的依然是他要走的那条路,城主府?路过而已,而他卫扬,想太多了。

    于是他的身形就在此时窜出,原本还有几步的距离,这一窜就已经赶上。他还在笑着,一只手臂已经横到了路平的身前。

    “你走错了。”他说。

    路平看了一眼前方:“没有错。”

    “城主有请。”卫扬拦住路平的手臂,向着城主府大门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早说过了,不去。”路平说。

    “原来你不像我以为的那么识趣。”卫扬的笑容再次变得灿烂起来。

    “你在笑什么?”路平有点奇怪,照一般逻辑,被拒绝的人好像不应该笑得这么灿烂。

    “笑你。”卫扬说着,拦在路平身前的手臂突然就朝路平挥去。

    路平横身移动,错位,他还没有出手,但他背上的苏唐却在这时突然挥出一拳。

    这一拳太让人意外,笑容满面的卫扬根本就没防着会有这么一下,被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捶的面门。

    “我去……”莫林看到这一幕,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坐在轮椅上的西凡也忍不住缩了缩身上,好像切身体会到了这一拳似的。

    “力之魄重天啊!”西凡说着。

    “是啊!脸上会留下一个坑吧?”莫林说。

    苏唐收回了拳头,路平扭头看了趴在他肩上的苏唐一眼,却也没说什么。两人随即一起望着挨了这一拳的卫扬。

    “你没用全力吧?”路平问道。

    “没有,使上不来全力呀!”苏唐说。

    “我说呢,他怎么还站得这么稳。”路平说。

    重天魄之力的一拳,结结实实命,但卫扬的身形却都没见晃动,哪怕他是一个贯通者也不太应该,路平的判断很准确,苏唐这一拳不是全力。

    虽如此,卫扬脸上的笑容被这一拳完全打没了。这一拳不重,但却让他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门口的两个卫兵看到这里居然动起手来,一人进去通报,一人急忙就冲了过来。

    “我要杀了你!!”笑容不见的卫扬咆哮着。

    “我要走了。”路平却对这样的威胁丝毫都不重视,将背上的苏唐又往上托了托,迈步向前继续走去。

    无视,彻彻底底的无视!

    除了城主卫仲,从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卫扬从未想到居然会有对将他彻底的无视。

    低身伸手向裤腿处一探,卫扬已经抄起了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就朝着路平背上的苏唐扎了去。

    摘风学的学生吗?

    这种身份他才不会在意,他要让对方为那一拳,为那无视的态度付出代价。

    杀人这种事,他很拿手。

    (周五,也就是明天晚上七点半,三江访谈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是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