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三十章 显微无间
    峡峰城主卫仲极其重视效率,城主府上下自然也已养成这样的风气。<>

    来人似乎并无恶意,也没有要偏袒某一方的意思。苏唐那两股强劲的力之魄力被他引出后,立即就变得神采奕奕,而这人已经走向了卫扬。

    “你是什么人?”路平在问着。

    “能一眼就识破血脉的,在整个大陆也只有一个人。”西凡说。

    “对,是我。”那人低身检查着卫扬脸上的伤势,最后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向着城主府门外正在注视着这边的又一位家卫招了招手,“人没事,但脸毁了。”

    “阁下是……”这位家卫挥手示意卫兵上去将卫扬扶回,而他则快步迎上了来人,有了西凡那句提示,他已隐隐猜出了这人是谁。

    “文歌成。”那人笑着。

    家卫立即换上早已准备就绪的恭敬神情,向着来人行了个礼:“显微无间。”

    显微无间是一个能力,也就是西凡刚刚所说的整个大陆只有一个人掌握的能力。所以这个能力,也就成了这个人的符号,甚至成为了对这人的尊称。

    这个人叫文歌成,这个能力叫显微无间。因为能力唯一,所以这个人也显得唯一。虽然从境界上来说的话,只是双魄贯通的文歌成距离大陆那些三魄四魄甚至五魄贯通的强者都有很大距离。但是唯一的能力,给予了他唯一的地位。就是这么一位二魄贯通,算不是最强者的人,却让三大帝国四大学都在想方设法努力笼络争取。

    但是文歌成没有接受任何一方的邀请,他就这样游戏人间,行踪飘忽不定。他突然出现在峡峰城,足以让城主暂时失去对区区一个摘风学少年的兴趣。当然,如果卫仲知道这是一个魄贯通天醒者的话那立即又会不一样了。

    新的消息,早已经又一次传递进府。城主卫仲的效率果然不同凡响,家卫这才陪着文歌成聊了几句话,他就已经亲自出现在了府门外。

    “文先生!”卫仲的神情严肃认真,字句铿锵有力。只是一句称呼,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那份尊敬和重视。

    “卫城主。”文歌成向卫仲也还了一礼。统御一方的城主,那在大陆上可不会像摘风学这样籍籍无名。卫仲,也是一位三魄贯通的强者,而且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像文歌成这样独来独往。只身边最贴身的十二家卫,就个个都是高手。刚被路平把脸捏烂的卫扬,只是因为天赋才华而骄傲,真论境界实力,他在十二家卫是倒着数的,当然,他才十七岁,前景还是无限光辉的。

    “文先生驾临峡峰城,有失远迎,还请府上一坐。”卫仲接下来也是字字铿锵,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魄力。

    “其实我只是路过,不过既然城主相请,那就坐坐?”文歌成笑着。

    “请!”卫仲利落转身,引着文歌成就往城主府里去了。至于路平?这个他前后两次下令想要见一下的少年,此时就在他眼前,但他的目光却连半点都没有转向这边。文歌成,才是可以引起他真正重视的人,至于那少年,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点好奇而已。

    府门外瞬间恢复了平静,卫扬被抬进了府,那个被路平摔上墙的守门卫兵也被人扶走。府门前换了两个士兵,依旧笔直地站立着,路平他们四人,忽然一下子就变得无人问津了。

    “倒是省事了。”莫林说着,原本他也在想路平若是真杀了那个卫扬,接下来会变得如此收场,谁知道这事看起来竟然就要这么不了了之了,就因为一个文歌成的出现,城主府上下立即就众星拱月去了。

    “希望如此吧!”西凡说着,他可不觉得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城主的颜面是可以这样随便被扫的吗?城主府可不是峡峰学,卫仲更不是巴力言。

    “你怎么样?”路平却不理这些,正在问着苏唐。

    “好像完全恢复了。”苏唐握了握拳,全身的力量都没有一丝障碍。

    “那到底是什么人?”路平问西凡。

    “不会吧,文歌成都没听过?”莫林惊讶。

    路平摇头。按说学三年,就算修炼无成,但增长的见识也不至于没听说过文歌成。但路平实在是特殊,三年不只是没跟着学课程一起修炼,甚至和人的交流都仅限于苏唐,还有一些被动遭遇的比如西凡,这些人显然是不会和他聊这八卦的。

    “文歌成虽然只是一个二魄贯通者,但是他的能力‘显微无间’全大陆只有他一个人会,哪怕是那位五魄贯通的强者,也没有人能掌握这一能力。”莫林说。

    “这是个什么能力?”路平问。

    “怎么说呢,应该也算是一种感知、识别,去伪存真的辨识能力?”莫林说着,望向西凡,有向西凡求补充的意思。

    “因为只有他一人掌握,所以外界所知道的也并不完全清楚,总之他总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东西,比如血脉……”西凡说到这个词时,忽然就停了下来。

    “诶,对了,燕秋辞和你什么关系?”莫林马上想到文歌成识别出西凡血脉时所说的话。

    “不认识。”西凡回答得非常果断。

    “文歌成可是不会看错的哟!”莫林说。

    西凡却已经不理他,自己转着轮椅往前走着,已经完全恢复的苏唐搭上手推起了他,身后却是路平又在问:“燕秋辞又是谁?”

    “燕秋辞也不知道?拜托,大陆大强者之一,西北燕秋辞,当世第一刀客啊!这都没听过?”莫林说。

    路平挠了挠头,感觉这个名字似乎是有一点耳熟,或许是因为名声太响亮了,无意间从哪里只言片语地听到过。

    莫林此时显然没有给路平普及知识的兴趣,连忙追上苏唐他们,挤在苏唐身边,很讨好地也要一起推着轮椅。

    “西凡学长!西凡师兄!”他亲切地称呼着,“燕秋辞和你什么关系?说说呗!”

    “不认识。”西凡却还是如此坚持而又肯定地答道。

    “唉。”看西凡坚持不说,莫林也没了办法,只是又想起之前文歌成说的话。

    “文歌成刚才可说了,我们四个都是来历不凡?你们怎么样我不管,我这份我得先信了。但我到底哪里来历不凡了?你们帮我想想。”莫林说。

    “你是来历不明吧?”西凡看着他,“莫家人?林默?你到底什么人?”

    “哎哟我去,我都忘了我还是隐藏身份的啊!大意了。”莫林叫道。

    (重要的事情第三遍:今晚三江访谈哟,七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