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五十三章 醉鬼女人
    图馆古朴陈旧,一看就已经有好些年头,初建时,这四面环绕的还只是一圈圈的小树苗,但是时值之日都成了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将图馆遮蔽其,感觉好像挺有一番风味,可这图馆的采光就实在无法恭维了。

    两扇门,一半已经倒下,另一半被震得敞开,门里是宽阔的走廊,昏昏暗暗的。好在大家都是修炼者,冲之魄有个二重天的境界就足以在这种光线下看清。众人抽鼻闻着酒味,耳听着人声,再然后就看到一个女人从昏暗走出,左手拎着个酒瓶,右胳膊却挟着个女孩,正是刚刚闯入的红衣少女,看起来好像已经失去意识了。

    “呃?”天照学的学生们愣住。

    闻到酒味时,他们隐隐已经意识到是谁,可当看到这女人居然这样挟着红衣少女出现,这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们的认知这就是一个终日酗酒,不知所谓的颓废女人,所有人只好奇一件事,就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被留在学。

    可是现在,他们一直都没有制伏的红衣少女,竟然就在冲进图馆的这么一会时间里,被她如此轻松地制伏,这酒鬼女人,难道一直都在隐藏着实力?

    所有人因为诧异沉默着,只剩下一个声音,极其冰冷着回荡着。

    “放开她。”

    路平说着。

    只是三个字,但是充满了不顾一切的勇气和决心。所有人都知道这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言,因为说这话的时候,路平就已经冲了上去,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当心!”大家下意识地叫着,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路平所展示出的速度和力量。

    但是酒鬼女人却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所流露出的神情不是担心,不是戒备,而是一种奇怪,她望着路平,她在奇怪这个根本没有魄之力的少年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爆发力。

    路平的拳已挥出,强大的魄之力终于在此时涌现出来,和空气节节碰撞,发出有如飓风般的轰鸣声。

    所有天照学的学生脸都白了,这是什么力量?被这样的魄之力轰上来,除了一死,还有别的可能吗?

    传音塔顶,传音室。

    这一拳轰出的时候,温言的神色立即就变了。

    “果然……”她看了一眼西凡,“他之前根本没用全力。”

    “这还不止啊!”沈迟说,这一拳的威力,明显还在提升。

    “那是什么?”温言突然像是看到了某种东西,惊讶地叫着。

    西凡隐隐已经想到了是什么,那个东西,他也不过见过两次,听到过两次声音,但是印象却极为深刻。

    当这个东西出现时,应该才是路平力量发挥到极致的表现,西凡一直有这样的一个猜想。

    他的判断没有错,此时的路平,已尽全力。

    因为他认出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他们在望山镇那家粥铺见到那位举手间就将城主府十二家卫之一的卫扬扔出,并在卫扬脸上倒了一碗粥的强悍女人。

    这女人很强,但更重要的是,苏唐被她捉住。

    所以路平毫无保留地施展着全力。

    叮当,叮当……

    锁链显现,碰撞声响起。

    “那是什么?”天照学的学生们惊奇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锁链。酒鬼女人的神色也在此时变了变,但原本因为奇怪而拧起的眉头反倒是舒展开了。

    “了不起。”她开口说话了,紧跟着却又说了一句:“但也一塌糊涂。”

    轰!

    飓风般的魄之力已经疯狂地卷过,女人的身体瞬间就被撕成两半。左一半手的酒瓶立时粉碎,酒水飞溅着,右一半,挟着苏唐,竟然还在移动。

    怎么回事?

    所有人瞪大了眼,而就是这一晃眼的功夫,右一半竟然又恢复完整。

    残像?

    大家意识到了,被魄之力轰的,不过是残像,这女人的动作超快,快到根本没有人发现她的动作,只看到了她移动的结果。

    飓风般的魄之力已被甩在了身后,抛下酒瓶的左手探出,锁住了路平的咽喉,掀起,压下!

    轰!

    又是巨大无比的声响,是魄之力与魄之力之间的对撞。图馆门前的石板迸裂溅起,路平的上半个身子竟然整个陷入了地下。

    嗤,一声轻响,女人的左脸颊突然裂出一道血口,血珠飞出。她在躲避路平的攻击时到底还是受了点波及,但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快,以至于伤口到此时才裂开。

    女人的神色丝毫不变,完全没有受到这点伤势干扰,她的目光还注视着路平双手双腿上挂着的锁链。她所在关注的,似乎只有这个,而面对那样强大的力量打倒路平她似乎并不以为意。

    路平的双眼,却一直都在注意着被女人抓着的苏唐。

    这个女人很强,从未领略过的强,但是不管多强,他也不能放弃,也一定要救下苏唐。

    被死死锁住的喉咙几乎透不过气来,但却还是有一声低吼被挤出。已经垂倒模糊起来的锁链,忽然在此时再次变得清晰,跟着像是活动一般跳动起来,叮当叮当毫无规律地乱响声,魄之力再次疯狂地涌动。

    冲之魄?鸣之魄?气之魄?枢之魄?力之魄?精之魄?

    之前天照学的学生从路平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魄之力,而现在,种魄之力全都无比强大地存在着,散发着要吞噬一切的气息。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不由自主地在向后退着。三十分?如此可怕,就是三百分,三千分也不值得上前啊,这根本就是送死。

    神情一直都没有太大变化的酒鬼女人,也在此时神情大变。

    “够了!”她撤回了锁喉的左手,算是解除了对路平的威胁,但是魄之力还在继续提升。

    酒鬼女人愣了愣,看了看自己挟着的苏唐,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少年,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险境放在心上,从始至终更在意的都只是自己抓着的这个女孩。

    “放心吧,她没有事。”酒鬼女人轻声说了一句,右手一道魄之力送入了苏唐体内。

    听到这话的路平,气势果然稍减,随即就看到苏唐醒了过来。

    “啊,你来了。”睁眼就看到了路平,苏唐很高兴。

    “嗯,我来了。”路平说。

    “那就好了。”苏唐一脸的放心。

    “你没事?”苏唐已经被那女人放开,路平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没事。”苏唐笑着,然后望了一眼那酒鬼女人,“还记不记得她?”

    “哦……”路平应了一声,而他逼发出的魄之力,也在此时逐渐地退回。终于,在完全放松下来后,锁链突然猛得变得笔直,像是在被用力拉紧束缚着什么一般,路平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但却咬切牙关,一声未吭,一口鲜血涌上,竟也被他强行咽了回去。

    “你怎么样?”苏唐却已经看出他神色有异。

    “没什么事。”路平摇了摇头。

    “白痴。”那酒鬼女人也摇了摇头,忽得一掌,极快速地就拍到了路平的天灵盖。

    噗!

    路平顿时狂喷一口鲜血,随后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你!”苏唐大急,挥手一拳轰上,已经精疲力竭的她,这一拳竟然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拳风连数米外的人都感觉到了。但是女人却只轻抬了一下右臂,转眼就已经又将苏唐挟了回去,苏唐也立即又昏了过来。

    一边挟了苏唐,另一手随手拎起路平一条胳膊就这样将他拖着,女人返身朝图馆里走去。

    天照学的学生都在愣愣地看着,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红衣少女很难对付,灰衣少年更是可怕的要死,但是谁也没想到,更强悍的,居然是一直就在他们学,但他们从来都没当回事,甚至有些轻视的醉鬼女人。

    所有人面面相觑,望着那走进图馆的背影,听着锁链划地的声音,逐渐消失。

    (第二更……比昨天,起码早了一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