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六十六章 第一日
    今天街道上爆发的这场争斗,规模不算太大,但也绝不算小,不过在伤员逐渐增多后,最终也和每一次一样不了了之了。

    夜幕降临,对很多人来说一天的学习修炼也就到此为止,该是放松休息的时候了。有不少学生会在这时候溜出学跑去街市上找找乐子。和街对面的学学生打打架,这在很多学生心目中也是乐趣之一。于是白天刚打了一大架,夜晚街上又发生了两次小规模冲突,两家学的门房都在打着盹,这种热闹他们都懒得看了。

    路平四人却一直专注于他们的修炼,除了晚饭时间稍作休息,夜幕来临并没有让他们停止。直至楚敏叫停,这一天的修炼才算告一段落。

    路平帮苏唐和莫林安顿着休息下来,两人的状态看起来都不错,尤其苏唐,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睡得很香很甜,脸上还挂着笑。

    即便失去了四感,她依然很安心,很踏实,因为对她而言更重要的东西始终都在。

    西凡的状况却完全看不出。苏唐和莫林至少还可以用表情来传达一些东西,但是西凡不能,他的神情一直就停留在进入状态的那一刻。除非是拥有意念沟通类能力的精之魄强者,再没有人可以向他传递任何信息。他有没有停止修炼准备休息?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正在焦虑?他是不是充满希望地还在继续努力?

    不知道,看不出。

    路平看不出,他看了看楚敏,楚敏知道他的意思,但也只能摇摇头,她也看不出。

    一夜就这样过去,修炼的第一日就这样度过了。

    对于许许多多的人来说,这就是很平凡的一天。

    大陆上年的不完全统计,人类的平均寿命约是3岁,也就是25天,一天,不过是四万分之一。

    可对西凡来说,这一天,是他的三分之一。

    因为他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不能完成突破贯通,他就只能死!

    早上一醒来,路平就特意过来看了看西凡的情况,虽然早知道是看不出来的,但或者,西凡已经成功,已经可以苏醒过来了呢?

    但是没有。

    西凡的面容安详平静,平静得让人很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路平忍不住伸手指探了探他的气息。

    “他还活着。”身后传来楚敏的声音。

    路平稍松了口气。

    “你的感知也太差了。”而后是毫不留情的戳穿。对于修者而言,有没有呼吸这种事,还用得着伸指头去探?远远的就有很多种感知方法可以探查。

    “我只是确认一下。”路平解释,他的感知是不太灵敏,但也真不至于像楚敏说的这么糟糕。

    楚敏其实也知道,于是也没答腔。她在喝酒,天才蒙蒙亮,她就已经开始喝酒。

    路平去买回了早饭,帮助苏唐和莫林用早餐。莫林吃得特别开心,对于枢之魄还在的他来说,这事相当有乐趣,每一口他都吃得特别仔细。但对苏唐来说,再美味的食物现在也索然无味,她吃的比较快,之后就又开始修炼了。只一天,她的动作已经不再那么生涩古怪,已经开始变得流畅自然,显然她对力之魄的驾驭已经更上一层楼,控制动作的感觉和触觉都变得越发敏锐了。

    路平却好像没什么进步,只是将那堆碎片变得更碎了,听音乐甚至是听温言说话时所能产生的那点细微变化都没有再出现。

    失望难免是有一点的,但路平没有气馁,搬着板凳坐到碎片堆前,已经准备开始他的新一天。

    “你有进步了,只不过你的感知太糟糕,自己都发现不了。”楚敏忽然对他说道。

    “是吗!”路平很高兴,原来情况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糟糕,这让他精神很是一振,很快就投入到新一天中。

    “这孩子真是单纯啊,这么好骗。”温言一大早又溜达到这树林里来了,并且听到了楚敏刚才和路平所说的,此时大着胆子凑到楚敏身边说话,明明也没比路平大哪去,却老气横秋地称路平为“孩子”,仿佛这样就可以和楚敏拉近些距离。

    楚敏扫了她一眼,神情不变:“你的感知也没比他强哪去。”

    “什么意思?”温言说。

    “因为我没有骗他,他确实已经有进步。”楚敏说。

    温言愣。她确实什么也没有感知出来,只是看路平弄出的碎片状态看起来没什么进步,楚敏的话也很像是在这种没进步的情况下对路平的安慰和鼓励,属于善意的谎言。结果却只是她一厢情愿。

    楚敏脸红了一会,半晌后却还是鼓起的勇气。

    “楚敏老师,你看,我的话,在修炼上有什么可以指正的地方吗?”她问道。

    学里的所有导师,包括长她都打过交道了,从他们那里她已经接受不到多少新鲜的东西。结果现在却发现这个一直被大家忽略嫌弃的酒鬼女人竟然是如此强大的存在,有胆量这样训练学生,这让温言也生出了求教的心思。

    “你?”楚敏再次扫了她一眼,神情还是没有变化,“少凑点热闹就比什么都强了。”

    “我……”温言无言以对,再次脸红。她喜欢凑热闹,看热闹,在天照学是出了名的。这个酒鬼女人看起来和他们一直毫无交集,想不到也知道她这毛病。把花在这上的时间和精力全放在修炼上,肯定会有提高,这种道理,温言当然也懂,但是,那就是自己的性格,为此要改掉自己性格的话,即使变得更强了,那个人还算是自己吗?

    这个问题,还得温言自己去拿捏,谁也帮不到她。

    温言叹了口气,而后又去看了眼西凡:“他怎么样?”

    “只有他自己知道。”楚敏说。

    “你也没办法和他交流?”温言说。

    “我的精之魄很一般。”楚敏说。

    “但你却在指导他精之魄的突破贯通?”温言说。

    “没有指导,我只是给他们一个方法,所有人都是,然后就只能靠自己。”温言淡淡地说着。

    说着她的头很不自然地偏了偏,目光没由来地盯向了西南角的树梢。

    那有什么?

    温言情不自禁跟着楚敏的动作转移了注意力,也望向了那端的树梢,但是,除了风吹过后的颤动以外,什么也没有。

    “你照看他们一下。”楚敏忽然说着,迈步就向那个方向走去。

    “你去哪?”温言不解,但等她视线偏过来时,只看到一道身影窜出,视线连忙去追身影,结果眼前已是空无一人的树林。

    去哪了?

    温言竟然已经找不到楚敏的踪迹,风吹过的树梢依然在那样摇曳着,看起来根本没发生什么。

    (今天女儿两岁啦,更新来迟了些!在这个美丽的日子里,咱们的友群也开放啦!天醒之路vip群:367329,粉丝值000以上可以申请入群,需要先到评区置顶帖报道哦。如果粉丝值还不到000,可以申请天醒之路友群:9369876。两个都是2000人大群,不要担心装不下!入群以后,希望大家改成的昵称,方便辨认,欢迎大家入群,我会经常偷窥你们并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冒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