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网游竞技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三章 一夜之间气感生,果是武学奇才
readx();    [说起来这应该是第三更,第一章是昨晚提交审核,结果是今下午三四点才审核通过,郁闷了,等若耽误了一天。求推荐票,收藏,会员点,只差一名就能上玄幻分类榜了!爆了他吧!]

    ……

    肉!吃到嘴里,满嘴流油,吞下肚里,酣畅淋漓,王动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光是吃肉就觉得如此感动,不过他的吃相还算好的,其他人的吃相才真是不敢恭维,一阵阵狼吞虎咽,几如疯狗抢食一般。

    这也是没办法,这个世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肉食者高高在上,贫苦人家却一年到头也未必能吃上几顿肉,就算有的吃,也没办法第三章一夜之间气感生,果是武学奇才做到如三河帮这般量大管饱。

    吃!卯足了劲的吃,很快王动也抛开了所谓吃相,拼命抢食,只有吃肉才能长力气,有了营养,才能养好身体,变得强壮。

    而便在一众少年围着五六大盆荤菜大嚼大咽之际,在旁边还负手站着一中年人,是与那送饭菜的杂役一起来的,他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一边大谈特谈加入三河帮的好处,总之是大鱼大肉算什么,只要将来对帮派有了贡献,大富大贵,白花花的银子,水灵灵的女人,那是唾手可得。

    王动倒也抽空听了一下,只听了一会儿就一撇嘴角,真是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洗脑手段,而其他少年却无王动的判断力,被这中年人忽悠得个个热血沸腾,恨不得大吼大叫几句“誓为三河帮而死”!

    半个小时后,中年汉子“沙元化”看着被忽悠得晕头转向的一众弟子,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负着手满意的离去了。

    这一顿吃得如此痛快,如此酣爽,再加之沙元化为一众小年轻画下的一个个大第三章一夜之间气感生,果是武学奇才饼——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故而这群新丁除了王动外皆是激动不已,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只过了片刻光景,便又有杂役送来了帮内正式成员的整套衣服,鞋子!王动等人还在三个月考核期内,此时只能着灰衣。拿过衣服,鞋子,王动进了宿舍,直接将身上破破烂烂的旧衣破鞋扯了下来,换上新衣新鞋后,总算是觉得舒服了些了。

    “王动……你现在就换上了?”抬起头,却见王力吃惊的看着他。

    王动一愣:“不现在换还什么时候?”

    王丁宝贝似的将衣服鞋子用一块布包裹了起来,“我怕弄脏了,还是等明天再穿吧。”

    切!没法理解的思维啊,王动吹着口哨踱步出了宿舍,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见得篱笆外五六十米远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流,嘀咕着:“出去这么点距离,应该没关系吧。”

    走近溪流边,见这水清澈见底,溪底的石子儿,水草都是清晰可见,心下倒是有一股跳下去滚澡的冲动,不过也就想想罢了,再怎么说他也没有光天化日下赤身**的癖好。

    蹲下身子先是瓦起一捧清水抹了一把脸,直感神清气爽,继而王动就近折下了一截杨柳枝漱口,才漱了一会儿就连番几次擦伤了嘴皮,感受着嘴里咸咸的血丝味儿,王动郁闷了,不是都说古人以杨柳枝漱口么?坑爹啊。

    “动哥!”

    岳姓少年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王动鼓起了勇气叫了一声,脸色有些紧张:“谢、谢谢你!”

    “哦,是你啊。”王动扬手打了个招呼,笑道:“你也别谢我,都是一起进来的,以后的日子可能还长,关系没必要弄得那么僵,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叫岳、岳一诚。”岳姓少年有些激动道。

    “岳一诚?!名字不错。”王动“哦”了一声,又回到跟杨柳枝继续战斗的主题上,岳一诚看了片刻,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道:“动哥,漱口的话不是那样做的。”

    王动手一顿,以探询的目光望了过去。

    岳一诚脸一红,也折了一截杨柳枝,先在溪水里泡了一会儿,接着用牙齿咬开柳枝,熟练的开始漱口。

    王动当下照着岳一诚的样子,折柳,水泡,咬开!里面的杨柳纤维顿时支了出来,看起来好像细小的木梳齿,盯着这简易‘牙刷’,王动不禁感叹:“怪不得古人有“晨嚼齿木”的说法,原来是这么来的。”

    洗漱完毕,王动也有些倦了,这古代的夜生活除了某些喜闻乐见的事儿外,就没什么娱乐活动了,走回院子,见张大牛一群人跟另外一群人正在八卦,聊得正酣,王动没兴趣去掺和,径直回了宿舍,一翻身躺在了木板床上。

    早前补了一会儿觉,现在虽觉得身有倦意,古怪的是却怎么也睡不着,王动干脆什么也不想,按着那套呼吸吐纳的法子一呼一吸,好似做游戏般练了起来,不知不觉,意识模糊起来。

    屋外,夜色渐渐深了。

    一夜无话。

    翌日,王动早早的就醒了,抬眼看了看窗外,见仍有几丝昏暗,不过他素来没有赖床的习惯,当下起身出门,昨夜和衣倒头就睡,倒也省事!

    在篱笆院子里抖胳膊伸腿活动几下,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出奇的好,王动心中一动,便感觉到体内隐隐有一股热气停驻在小腹位置,这一股气流在昨日就已有感觉,王动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当时仅有呼吸吐纳时才会生出,而这时却好像已经稳定了下来,成为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这就是内气?一夜之间练出了内气,什么水平?”

    王动摇了摇头,没个比较的对象,他没有丝毫头绪。

    当太阳升上半空时,林沐白姗姗来迟,院子里立刻响起一片“林师兄”,人人都是面露恭敬,倒是没有谁真敢叫出一声“林哥”来。

    “好了,多余的废话不用再说,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督促且指导你们修炼,首先我要教你们的是一套动作,你们跟着我练。”

    说着,林沐白背对众人而立拉开了架势,这一套连贯的动作一共由十八个套路组成,拆解下来一个个练倒是不难,但要连贯的使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林沐白连续演练了三遍,负手道:“这十八个套路就教到这里,没记住的人,你们也别妄想我以后还会再教!”

    冷眼看着一些人脸上发愁,林沐白道:“接下来,我会传授《三河心法》的前三层,你们要用心记下了,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问我,但每个人都只有三次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