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网游竞技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五十四章 下卷九阴到手
readx();    [你妹的,这个也要三江第一,那个也要抢第一,咱也不可势弱啊!求三江票啊,声嘶力竭的呐喊……点击进入三江页面,右上角有[点击领取]的方框,领取三江票后即可投票,每日都可领一次的样子!一万七千书友,不需要太多,只要有百分之一就可冲到第一了!]

    [另:新的一周战斗即将拉开,我照例求推荐票!]

    ……

    “九、阴、真、经……。”梅超风一字一顿,重复说道,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你竟然也懂得使九阴真经的功夫。”

    “九阴真经又不是桃花岛的功夫,更非你梅超风所独有,我会又有什么出奇的?”王动负手身后,退后数步,看着梅超风道:“梅超风,你强练下卷九阴,却不懂上卷上乘的养气,练气之法,练得越深,则伤己越深,看你如今的模样,几近走火入魔,病入膏肓。怎么样!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梅超风道:“什么交易?”

    “你将下卷九阴给我,我则予你上卷养气之法,如何?”王动侃侃而谈。

    梅超风脸色一冷,语气森然,“休想,我就是死,也绝不会给你。”说罢,已摆出拼命之态。

    王动摇了摇头,道:“或许我说得并不清楚,确切的说,我只要看一遍就行了!”

    “只、只看一遍,你这种借口以为能骗得了我?”梅超风冷笑道。

    王动叹了口气,“看来你已经偏激到一种极端了,这样吧,梅超风,你将下卷九阴摊开让我看就是,我保证连碰都不碰一下如何?”

    陈玄风那个死变态为了防止秘笈被人偷去,直接将心法镂刻在了身体皮肤上,所谓下卷九阴就是一块人皮,说句实话,这种重口味的东西,王动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拿走。

    见得梅超风脸上仍有迟疑,王动直接道:“话已说到这种份上了,假如你仍然不答应的话,那么我也就只好强抢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怪罪才好。”

    “好!”梅超风咬了咬牙齿,恨声道:“我答应你,你最好遵守承诺,不然我宁愿将其毁掉。”

    说罢,梅超风自怀里捧出一张皮卷,双手略微有些颤抖的展开,将镂刻有文字,图录的一方对着王动。

    不过只是一展,她立即就收了起来,冷然道:“不行,我不相信你,你得先教我上卷养气之法。”

    “没问题。”反正梅超风双腿无法行动,这里又是地底洞窟,对方已成瓮中之鳖,王动自是没什么好担心的,爽快的答应了,便挑了易筋锻骨篇内的一些法门说与梅超风听。

    梅超风原本见得王动答应得如此爽快,还以为对方会玩些花样,随便胡诌一些口诀敷衍了事,谁知这一听这下,不禁大吃一惊,她修炼的本就是下卷九阴,与上卷同源而出,互相之间本就联系密切,正是如此,她才能通过大伏魔拳,确定对方修炼的也是九阴真经。

    只听了数句,梅超风已是在心中得到印证,许多原本疑惑不解的地方好似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焕然一片新天地的感受。

    半个时辰后,双方都是如愿以偿,梅超风获得了一直苦求不得的上卷练气之法,王动也得到了下卷练功之法,算是皆大欢喜。

    “那么,告辞了!”王动略一躬身,朝秘道外退去。

    “慢着。”梅超风忽然喝道:“你将我背出去。”她平素嘱咐杨康没她召唤,绝不可来打扰,以往倒无问题,而如今双腿俱不能行走,时间长了,非饿死在此不可。

    王动似笑非笑的看了梅超风一眼,“好!”脚下一挑,那毒龙鞭飞入了掌心内,“唰”的一鞭朝梅超风飞了过去,王动虽没有练过鞭法,但这一鞭挥出,催动真气鼓荡,也是劲力十足,噼里啪啦一阵破响。

    “你干什么?”梅超风冷喝一声,右手探爪一抓,以九阴白骨爪抓向飞来的长鞭,哪知那本已绷得紧直的长鞭在她指爪一抓之下,突然软了下去,好似一条毒蛇,缠绕在了梅超风的手上。

    对这一手,王动颇为满意,九阴真经的柔字诀,他已逐渐把握得几分精要了。

    见得梅超风脸色大变,王动笑道:“你不是要我带你出去么,那就走吧。”毒龙鞭又是一抖,腾空打了几个旋儿,将梅超风裹了进去,王动好似钓鱼一般将梅超风掉了起来,哈哈大笑,冲向了来时的通道。

    洞窟高有四丈,王动一人都不能一次性纵出,更别说还带了一个梅超风了,连续借了三次力,这才纵身出了洞穴。

    嗖!将鞭子一甩,哗啦啦收弄到了王动的掌心内。

    “你干什么?”梅超风喝道。

    “收点利息而已,咱们可是交易啊,我带你出来,总要有个补偿,不是么?”轻笑一声,不理梅超风的怒斥,王动飞身出了这片乱石嶙峋的区域。

    夜色之下,王府东边的院子火光冲天,更有不绝如缕的喧哗争斗声音传来,王动想是郭靖,黄蓉摸进来被发现了,他暂不去理会,窜上走廊,挟持住一名过路的仆役朝府内大牢行去,但见一队队卫兵来往穿梭,约莫有七八十人左右。

    “过去。”王动在那仆役背后一退,这仆役战战兢兢的上前,立即有一侍卫长模样的汉子目光射来,冷声道:“来者止步。”

    “我们想进去探看一下。”仆役瞧了王动一眼,低声对那侍卫长说道。

    “滚!没有王爷的手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侍卫长脸色一板,大喝道。

    “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么,那也未必。”王动抬起头来,看着那侍卫长,突然笑了笑。

    侍卫长抬眼看去,见对方面目陌生,不似府中人,他也是机智灵敏的人物,脑中灵光一闪,喝道:“不对,你不是王府的人,来人,给我拿下——。”

    话音未落,一道白光划破长空,好似毒龙出洞,打断了侍卫长的话语,那一条毒龙鞭在王动催动下,轻易的缠住了侍卫长的头颅。

    王动抖手一拉,后者惨呼一声,喉咙上鲜血狂涌,仰天倒毙。

    全场惊震,所有卫兵都骇然色变,没有想到有此变化,但王动却丝毫不停留,身形一纵,已扑进了人数最多的那一撮里,毒龙鞭化出道道鞭影,凌空抽打下去。

    这毒龙鞭乃是秘制的银鞭,哪怕是寻常人使用,一鞭抽出,打在人身上,都能使人皮开肉绽,更别提是在内力催动下了,也不需要什么精妙的鞭法,王动只是一鞭接连一鞭的抽打出去,便只听得一阵阵惨呼接连响起,不及片刻,已有二十人被抽得非死即伤,瘫软在地。

    身后呛啷之声大作,一个个卫兵拔刀出鞘,喊杀声起,冲了过来。

    王动面色不变,心中却早已做好速战速决的准备,这数十人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压力,但王府中可绝不止这些卫兵而已,时间久了,待得对方缓过神来,呼来援手,那就麻烦了。

    展开横空挪移之身法,王动好似一条鬼魅的影子,一鞭抽杀下去,就是一名卫兵身死,只是短短二十几个呼吸,原地又添了不少死尸,剩下的人终于吓破了胆,仓皇逃窜。

    王动纵身进入大牢,其中有不少狱卒早听得动静,有眼色的都事先躲开了,仅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冲了上来,王动自也没有留手的必要,很快,来到一个铁栅栏前,见其中正是羁押着杨铁心,穆念慈两人。

    见得王动前来营救,两人都脸露喜色。

    王动走了过去,伸手握住铁栅栏上的锁链,运足内力扭动,锁链发出咔咔作响之声,然则却一时半会没有崩断,他眉头一皱,对两人道:“你们先退后几步。”

    两人虽觉奇怪,但也是依言而行。

    刚刚站定,一道银影如闪电劈下,但听得噼里啪啦一阵暴响,王动手中的毒龙鞭缠在了铁栅栏上,他爆喝一声,浑身的真气一起炸开。

    轰隆一声闷响。

    半边铁栏被齐齐拉扯得断裂开来。

    杨铁心,穆念慈都看得眼睛发直,如此暴力的破坏,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别愣着了,赶紧走。”见得两人发愣,王动催促道,杨铁心,穆念慈如梦惊醒,慌忙跟着王动出了牢狱,走到外面,一看院子里躺尸一片的惨景,而那些尸体上都有鞭痕存在,不禁又是一阵惊震。

    杨铁心率先回过神来,对穆念慈道:“念儿,你先跟王……王公子离开吧,我要去找你的妈妈……。”

    闻得上半句时,穆念慈脸色隐隐一红,只因在牢狱里时,杨铁心便谈起了比武招亲之事,说到当时王动也算上了擂台,而其武功是胜过穆念慈的……

    此时一听杨铁心让她先与王动离开,穆念慈那里不知杨铁心这是将她托付给王动照顾的意思,但听得下半句时,她一下子慌了:“不,爹爹,我跟你一起去……。”

    “好了,你们不要争了!”王动挥了挥手,看着杨铁心道:“杨大叔,你告诉我,令夫人住在那个方向,我单独去带走她……!”

    见得杨铁心脸仍有迟疑之色,王动断然道:“此刻不是犹豫,逞强的时候,王府之中危机四伏,若我一人的话,自可从容脱身,人数一多,反倒有所束缚,你们先离开,那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话虽直白了些,但却一语点醒了杨铁心,他叹了口气,朝王动点了点头,“那就有劳王公子了……。”

    待得杨铁心指明了方向,王动留下一句“我随后就来”,身形一纵,飞掠上了一座假山,脚下轻轻一点,如苍鹰掠空,消失在了暗夜里,不及片刻,王动出现在了一个围着篱笆墙的农家小院外。

    刚刚站定,便听得一阵阵脚步声紧锣密鼓的传了过来,当先一人面容俊美,正是杨康,原来杨康听得卫兵汇报有人劫了牢狱,他心急如焚,担心亲娘包惜弱,便亲自带着一大堆卫兵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