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乡野高手在都市 > 第三十九章 深夜里
    “得了吧,郭老,你可别拿我开玩笑了,我现在就够受的了,还以后呢,等到租期过来,她过不惯这贫困的生活,自然会离开,那我也就算是解脱了。”宋宇是真心期盼这一天的,想当初,自己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答应让这个大花瓶给住进来了呢。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明天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都早些回去休息吧。”柳语蓉放下碗筷,心里不爽,面无表情地上楼了。

    “我也回去休息啦,这位男保姆,您辛苦啦。”千菱笑着说道。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爱凑热闹了,回去睡你觉去,真烦人。”宋宇现在发现女人多的地方真是难以生存啊。

    “宋兄弟,咱们再喝几口。”郭毅看着这三男一女的是是非非,似乎是看懂了什么,想要和宋宇聊聊,看来这个小子有些迟钝啊。

    “好呀,我也觉得要喝点酒才能睡得着,咱们走一个,我去拿酒。”宋宇一听到喝酒,马上来劲了。

    “哈哈,宋兄弟,不瞒你说,柳丫头昨天给我带了几瓶好酒,都是成年佳酿,你等着我上去拿给你,咱们两好好痛痛快快在屋顶上喝,你先收拾好下面,我在屋顶等你。”说着,郭毅就急忙回屋拿好酒去了。

    宋宇毕竟是这段时间做家务做得很顺手了,所以三下五除二就全部做完了。

    屋顶上。

    “来了?小子速度挺快的,身手没几天又长进了不少。”郭毅看着宋宇攀着墙壁上来,夸赞道。

    “哈哈,没有,我还觉得这几天没有习武所以变得有些迟钝了呢。”宋宇笑着说道。

    “咱哥两难得坐在这喝一杯,明天开始我们就要面对很大的一个生死难关了,兄弟,我真的很谢谢你这么鼎力相助,如若这次的危机能过去,我真的想和你拜把子,你可别嫌弃我这个老头子啊。”

    “郭老,你这话说得太客套了,而且也太严重了,你们既然住在我这儿,我就要对你们人身安全负责。”宋宇很坚定都回答道。

    “哈哈,你小子,我知道你讲义气,虽然你表面很冷,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你是真的好人,兄弟,大恩不言谢。我敬你一杯。”说着,拿起酒坛就自己先喝了一大口,然后扔给了宋宇。

    “你要是一直这么客气,我可就真不想管了。”宋宇喝了一口酒,果然酒香醇无比,真是好酒,“嗯,真是好酒,对得起年份啊。”

    “哈哈,好酒应该有美人作陪,宋兄弟年纪轻轻,艳福也是不浅的。”

    “看你这话说的,艳福没感觉到,就感觉到处是危机四伏,都说女人是毒药,一旦上瘾就无法医治,还好我从来不去碰这毒刺。”宋宇笑着说道,心里却想起来很久以前的那个女人的影子,如今只身影子了,连她的脸庞都记不清楚了。

    “有些刺,已经扎进了你的皮肤里,只是毒性比较缓慢,你还没感觉到这刺痛而已。”郭毅满是沧桑的脸在月光下更显得出岁月的无情。

    “郭老,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吧。”宋宇又不傻,自然听得出郭毅话里有话。

    “哈哈,果然够机灵,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是吗?你是个聪明人,女人态度的转变,足够说明了她心情的变化。”郭毅看了宋宇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是看着语蓉长大的,她因为家庭身世的缘故,不得不变成一个女强人,虽然她看着很坚强,其实她也只是个小女孩,这些年,为了家族的事她到处奔波,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第一次看到她情绪波动。”郭毅继续说着,还注意观察着宋宇的表情。

    “她?你的意思是她动心了?您指的不会是对我吧。”宋宇对这还真是诧异。

    “你觉得呢,咱们这就两个男人,不是你难道是我吗?刚才还说你是个聪明人呢。”郭毅拍了拍宋宇的肩膀,笑着道。

    “不,郭老,你肯定是哪里误会了,你要说我平时调戏姑娘们什么,那纯属是找些乐子,让大家生活多些乐趣,而且我也不敢惹柳大小姐啊。”宋宇急忙辩解,宋宇脑海里再次浮现起那个模糊的不能再模糊的脸庞……

    “傻小子,你没招惹柳语蓉,但是她已经开始在意你了。”

    “郭老,说实话,在我没把胡子剃掉,整个人就像个乞丐一样,那时候她看都不要看我一眼的,就算是后来我打扮得整齐了,她也是那么冷冷淡淡的。”宋宇解释道,的确,他是对美女没有免疫力。

    但是美女,只能看看,至于爱情这玩意,他似乎真的不怎么需要,而且,他曾经……

    “你也说了,这是感慨是的时候,你们年轻人不是流行一句话嘛,处着处着就恋爱了,爱着爱着就离开了。有些事情不需要征兆。”

    “得,您老这是想要做月老牵线啊,我宋宇过惯了单身的日子,现在还不想碰那玫瑰般的爱情,而且,咱们身处这其中,有了感情就是有了羁绊,您说呢。”宋宇害怕第二次的遭遇,所以,坚持着拒绝道。

    “宋兄弟,你说的我当然也明白,这也是我这辈子没有娶老婆的原因,我们这样打打杀杀的人何必去耽误人家女孩子呢。可换个角度说,我们这样的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没命,为什么不给爱我们的人一点爱的机会呢。”

    “郭老,你说的都对,可是我对柳小姐有的只是敬重,没有你所说的爱情。”宋宇实话实说。

    “哈哈,小子,我看得出来,这儿的三个姑娘对你都是有点感觉的,而你喜欢哪个恕老夫愚钝,看不出来,老夫只是怕你被困在这三种情感里走不出来,其实呢,如果不想这感情开始,就早点掐灭在萌芽之中,你觉得呢。”郭毅挑了挑眉毛,道。

    “郭老,你的意思我懂,不过呢,我觉得她们心里有数,有些话说开了也挺伤人的,这几个都是好女孩,我都是当成妹妹一样的,虽然有时候开开玩笑,调戏一下,不过这无伤大雅,你不必担心。”宋宇没想到郭毅这老头平时不说话,把什么都看的挺精明的。

    出乎意料的是,宋宇没想到柳语蓉居然对自己有意思,这他还真没看出来。

    想起来,还是有点小惊喜的,不过像他自己说的,他没有打算开始爱情的准备,更不想有这样的打算,他一个人过得习惯了,自从妞妞出现,他已经觉得人生够圆满了。

    “好,小子,够爽快,老夫的却是想的太多了。来!自罚一杯!”郭毅提起酒壶,爽快地喝下了一大口。

    “没有,谢谢郭老的关心,咱们今天就少喝点,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咱们就一起聊聊人生理想吧,对了,郭老,和我讲讲你年轻的时候的事情吧。”

    “哈哈,好,你不嫌弃我的经历太过枯燥乏味就行了。”

    “怎么会呢,要知道,你这样的人人生经历一定是很跌宕起伏吧。”宋宇对郭毅这样的硬汉子的一生还真是挺感兴趣的。

    “想当年,我像妞妞那般大的时候,家里很穷,几乎是要靠捡垃圾维持生活,知道9岁那年,遇到了语蓉侄女的爷爷,他带我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那里面有很多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也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语蓉的爸爸,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练武,到18岁的时候,我们的成人礼就是去和灰势力组织打斗。那时候我们觉得很恐怖,第一次双手沾满血的时候,我们害怕的哭了,后来久了就麻木了。”郭毅回忆着过往的一点一滴,眼角不自觉有泪光闪烁。

    “看来每个人都有一段辛酸史啊,那你和我说说你和你爱的人的事情吧。”宋宇说完就后悔了。

    明明自己知道郭老终身未娶,那那个人肯定是他不愿提起的,所以他急忙改口:“其实,这也没什么好讲的,要不还是别说了,咱们早点回去睡吧。”

    “哈哈,小伙子,没事,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好避讳的,反而我觉得是段最美好的时光。我和她认识是在一个狠破的医院里,私人诊所那种,她是在那帮忙的护士,有一次我们打群架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就去那破医院里包扎,你不知道她脾气可凶了,自己包扎的不到位还冲着我们一个劲地嚷嚷,可是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很怕她,可能是因为她足够漂亮吧,大家有伤没伤的都想去那,每次都被撵出来,后来我们就打赌谁能追到他,兄弟们包他一个月的饭,大家都失败了,就我坚持不懈,最后用一堆萤火虫赢得了她的欢心,然后我们就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两年,一直那么恩爱,我也越做越大,成了带头大哥,可我没想到因为这个惹来了灾祸,和我们一向势不两立的组织把她绑架了,让我一个人去仓库谈判,那时候我年轻气盛,真的就自己一个人去了,结果对方压根没有想要谈判,直接枪头对准我,这时候,她挣扎着挡在了我前面,我就看着她死在我眼前,后来兄弟们即使赶来救了我,而她失血过多,直接死在了我怀里。”郭毅说的时候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郭老,那她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

    “能不知道嘛,每次打架的时候就去她那包扎,我以前问过她,我这样的身份还和我在一起,她不害怕吗?她回答我说,怕啊,怎么不怕,可是怎么办,我已经离不开你了。”郭毅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

    宋宇难得看到郭毅这么富于情感的一面,心里对他更是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