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乡野高手在都市 > 第五十一章 行跪拜
    “回来了?”宋宇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听到汽车声,马上出来查看。

    “嗯,你的伤怎么样了?我从家里拿了些疗伤的药,这几个你拿着用吧。”柳语蓉把一个白色的手袋递给了宋宇。

    “哦,没事了,已经好多了,谢谢了。”宋宇心里暖暖的。

    “不用客气,这次是你仗义相救,不然郭叔叔也不可能还活着,这份恩情我会记着的。”柳语蓉客气地说道。

    “你的手怎么了?”宋宇发现柳语蓉的手上有伤口,而且还很新鲜,因为还有血流出来。

    “哦,可能是刚才划到的。”柳语蓉不以为意地说道,准备上楼。

    “等一下,我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很容易发炎的,而且你们女孩子那么爱美,留下伤疤就不好了。”宋宇一把抓住了柳语蓉。

    “没事的,只是一点点小伤。”柳语蓉毫不在意道。

    “听我的,别动,一会就好。”宋宇一句话,一个坚定的眼神,柳语蓉马上乖乖就范了。

    “其实我可以自己处理的……”柳语蓉有点支支吾吾。

    “你什么时候变得话这么多了,平时看你冷冰冰的,和你说句话都很难。”宋宇开玩笑说道。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看着宋宇从大厅的抽屉里拿出药箱,很认真地温柔地轻轻地给她上药,柳语蓉的心开始砰砰直跳。

    这是从未有过的急速心跳……

    “我……我真有那么可怕吗?很难接近?”柳语蓉脸红道。

    “你觉得呢?我觉得女人,就得对自己好点,不要整天穿的那么男人,我唯一一次看你穿女装也是好久之前了,其实你狠漂亮啊,一点也不输给慕诗岚和千菱,只是他们懂得装扮自己,你不会好好打扮自己而已。不,不是你不会,而是你故意这么做的!”宋宇说话的时候也让柳语蓉陷入了沉思。

    “嗯,哦……”被戳中内心的柳语蓉,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在不在听我说话啊。想什么呢。”宋宇敲了敲柳语蓉的头。

    “啊,你干嘛打我。”柳语蓉抬手要还击,手刚抬起,却又停住了。

    “你说呢,不要整天就忙这忙那,有时候,像个女孩一样谈个恋爱,约个小会。”

    “你觉得我这样的有人会喜欢吗?说的好听点,我这样的叫女汉子,难听一点就是男人婆,而且我对这些没有什么想法。”柳语蓉不明白宋宇为什么要这样说。

    “不,我觉得你很好啊,是你自己没自信,这说出去都要让人笑话了,堂堂的柳小姐,居然这么没自信,嗯,好了,最近不要太用力,否则伤口裂开了,再愈合,就容易留疤了,知道吧。”宋宇叮嘱道。

    “嗯,那我先上去了,谢谢你的这番话,如果下辈子我能选择自己的身份,我想我也情愿做个小女生。”柳语蓉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转过身说道。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不要再碰这些事嗯,这不适合一个女孩子,像慕诗岚那样,无忧无虑做个公主不好吗?”宋宇着实对眼前这个女子有些心疼,男人都无法承受的责任,她一个女人要全部承担,是多大的压力。

    “你不会懂得,身不由己,好了,不说了,先上楼了。”刘语蓉有些欲言又止。

    宋宇看着她走上楼,心里难免有些伤感,原来明明是太平盛世,为什么到最后却比乱世还要纠结复杂。

    又有多少人是情愿深陷在其中的,如果没有权力纠纷,没有利益权衡,会不会生活就变得平淡了呢。

    “哟,没发现啊,你还挺好事。”千菱一直在院子里“偷听”,其实也不是她要听到,只是自己坐在那里,他们的谈话主动引起了她的注意而已。

    “我只是觉得她被你活的还累而已。”宋宇坦然地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爱管闲事,可是会让人家误会你对她有意思的哦。”千菱走过来坐了下来,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我会以为你在吃醋呢?”宋宇笑着反击道。

    “切,你就臭美吧,我只是觉得她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管的好,她和我不一样,我是个自由的人,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人杀人都是看我自己心情,但她不一样,她担着的是整个家族,你又何必动摇她的决心呢,除非你想做成龙快婿,她所有的责任你自己担当下。”千菱说的头头是道。

    “错!这是非常非常肤浅的想法啊,我只是看多了人和事,她一个女人掌权,势必会然个人不服气,就算表面大家服从她,但是她每天挣扎在非议中,事情做好了是她应该的,做不好全是她的责任,她明明可以放下,太过执着并不是好事,我只是希望她放下名利和所谓的家族而已。”宋宇感慨道。

    “柳语蓉的事情我们是不会明白的,再怎么说都只是徒劳的,咱们还是顾好自己吧,怎么样,今后有什么打算?”千菱神秘地问道。

    “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继续招租呗,我可指着这房租过日子呢。”宋宇笑呵呵地说道。

    “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一伙人肯定没那么容易就放过我们的,恐怕还会有更多的高手光顾。”千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宋宇问道。

    “你干嘛?想赶我走?”千菱顿时紧张了起来,莫名的紧张,心里微微泛酸。

    “没有啊,我只是问问,柳语蓉请你来不就是解决这次的危机嘛,你已经尽力解决了,这样你就自由啦,我是替你高兴。”宋宇急忙解释道。

    “屁啊,师傅当初的要求是知道郭毅不会有人身危险,我看,这个目标还有些远,而且我的工资是日付的,多呆一天就多赚些钱,对我来说是好事。”

    “没看出来啊,你也是个财迷啊。”宋宇开玩笑说道。

    “对了,你上次最后使出的绝招到底是什么,我都没瞧得清楚,只感觉天地混沌一片,然后那个家伙就倒下了。”

    “这个是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这一招还不成熟,一旦使出来,几乎用尽所有功力,需要很长时间恢复。”

    “其实我很好奇,现在高科技时代,用一只手枪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用武力?”千菱不解地问道。

    “因为武术博大精深,不是说高科技就能取代的,这种问题你就不必纠结了。”宋宇笑着说道。

    “嗯,那倒也是,妞妞今天就该回来了吧,好几天没看到她,整个公寓显得特别冷清,我发现没有那两个闹腾的人,我们这儿少了好多乐趣啊。”千菱一半是真的想念,一半是试探宋宇对慕诗岚的态度。

    “她们今天应该就回来了,刚才妞妞还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带了好吃的给我,这个小丫头,也算她有良心了。”

    “说到这,我想和你讨论一个严肃的话题了,妞妞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有妹妹。”千菱这个问题早就想问了。

    “其实呢,是我在来淮州的路上捡到的小女孩,从我开始认识她,我就知道她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不过这丫头倔强的很,就是不肯走,非跟着我,我开始想着跟着我过两天苦日子应该就会自己走了,没想到一呆在我身边就这么长时间,而且我渐渐也习惯了。”宋宇自己也明显发现,妞妞来到自己身边以后,生活多了很多乐趣,感觉一下子从黑白电视的生活过渡到了彩色生活。

    “这么说的话,你对她的身世也不了解喽,你要知道,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千菱总觉得妞妞这个孩子太过机灵,有些危险。

    “我自然明白,不过我也没什么能被她发现的,你放心吧,她只是以为我是个四处漂泊,会些武功的好心哥哥而已,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宋宇对妞妞还是很信任的,虽然她机灵,但是不是狡诈。

    “宋兄弟,你在楼下嘛?”这时候,郭毅浑厚的声音从楼上传了过来。

    “郭大哥,我在。”宋宇说道,朝着千菱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兄弟,我带了瓶好酒下来,正好千小姐也在,咱们喝几杯?”郭毅爽朗的笑声让人听起来就是舒服的。

    “好呀,千菱,喝一杯吧。”

    “不行,我的伤口还没愈合,喝酒会恶化的,你们喝吧,不过不要喝太多了,你们伤应该也没好呢吧。”千菱本来还想问慕诗岚的情况,结果话到嘴边只能咽下去了。

    “哈哈,这点小伤没什么事情的。”郭毅爽快地用嘴巴把酒瓶打开,先给宋宇倒了一杯酒。

    “快喝喝看,这味道如何。”郭毅迫不及待地催促宋宇尝尝。

    “嗯,真是好酒,比我们上次喝的应该年份更久吧,那是,这女儿红可是有一百年了,绝对的成年酒酿,甘甜香醇。”宋宇忍不住伸出大拇指。

    “那你们慢慢喝,我先上楼了。”千菱说完就径直上楼了。

    “来,兄弟,咱们走一个。”郭毅举起酒杯。

    “好,不醉不归。”宋宇也是个爱酒之人。

    “兄弟,现在就咱们两个人,我要特别好好地感谢你一下。”郭毅突然从凳子上起身,跪了下来。

    “郭老,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受得起。”宋宇被郭毅的举动吓到了。

    “你怎么受不起了,你绝对受得起,兄弟,这话我是出自真心实意的,要不是宋兄弟你,我早就死了,谢谢你的帮忙,还害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真的过意不去,再次给你磕三个响头,表示我最大的诚意。”说着,郭毅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额头都磕红了,宋宇拉都拉不住。

    “好了郭老,你这是要我折寿啊,你真的不必如此的,郭老能信任我,把命交给我,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而且你住在我这,我保护你也是应该的,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租客有任何闪失,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嘛。”宋宇急忙拉着他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