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乡野高手在都市 > 第五十八章 警花不好当
    “原来我母亲以为,只要有了孩子,我爸爸就会回心转意,可是她错了,彻底错了,这个男人认为,原本累赘的母亲,又给他添了一个累赘!他开始变得更加过分,他不仅不回家不给生活费,还把家里一点点的钱给偷走了,到最后,还把我们住的房子卖掉了,就为了去包养一个女人,那时候,我渐渐懂事了,我和母亲睡在天桥下面,白天我和母亲一起去打散工,晚上还要捡垃圾,后来母亲因为身体虚弱病倒了,我跪在医生家门口求了好久,都没有人愿意救她,这时候,一个男人出现了,他说可以帮我,但是我以后要无条件为他做事。”周平的泪水已经缓缓地流了下来。

    他是做了太多错事,可是如果让周平再选择一次,周平并不后悔答应那个男人。

    “然后呢?你就帮着他开始杀人?”韩雪好奇地问道。

    “不,他开始对我很好,给我吃的喝的,还让我们母子住上了大洋房,我们不用再被人当乞丐一样地看着,可是好景不长,我父亲不知道从哪打听到我们的住处,居然来找我们了,还打了我母亲,威胁说自己也要搬过来住,而且他还把自己包养的小三给带回来了,我拿着棍子想要赶走他们,结果却被父亲狠狠地从楼梯上踹了下去,所以我头上才会有个伤疤,那一刻,我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说到这的时候,周平不由地把手攥紧了。

    “之后。你就怎么他了吗?”韩雪声音很轻的问道。

    “就这这个时候,那个神秘的男人来了,他让手下狠狠地打了我父亲,还把那个小三绑了起来,男人把我拉了起来,看着头上流血的我,拿出手帕轻轻地给我擦了一下,然后拽着我到那对奸丈夫邪妇人面前,他告诉我,我必须要杀掉其中一个!”韩雪不难看出,周平的眼神里透露着惊恐,仿佛回忆到那段经历,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周平的眼珠子的变得猩红,语气也便的森冷,道:“我直接冲着那个狐狸精那边走,就是这个女人,毁了我的家庭,她是罪魁祸首,我父亲,他居然跪下来求我,让我饶了那个女人,要杀就杀他,多么可悲,我还念着血浓于水,他却为了一个三儿跪下来求我,而那个女人做了什么?她跪下来求我饶了他,说一切都是我父亲的错,她也是迫不得已的,最后我毫不犹豫地把刀插进了她的胸膛,血溅在我脸上,我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快乐感,像是一种解脱,而从此,我对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就恨之入骨。”

    说完之后,周平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时至今日,事情已过多年,可周平却把每个细节记得清清楚楚,可想而知这段记忆对他来说是多么的刻骨铭心。

    “然后呢?你放过了你父亲?”韩雪紧接着问道。

    “没有,那个男人当着我的面开枪打死了他,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的那个女人,曾经也跟过那个男人。”

    “啊?这么狗血啊?”韩雪吃惊地问道,“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继续……”

    “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我要让所有爱慕虚荣的女人不得好死,我要让天下负心的男人不得善终。”

    “这么说你还挺愤世嫉俗啊。”韩雪心里不是滋味,没想到周平的心态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扭曲。

    “可是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代价的,我变得越来越残酷,但是却不喜欢把这样的自己带回家,我骗母亲说学做生意,慢慢有了起色。”周平说道。

    “可是当初你杀死那个女人的时候你母亲不在嘛?”韩雪好奇地问道。

    “嗯,不在,她被请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她所畏惧的那个男人不会再出现烦她了。”周平接着说道。

    周平抓了抓耳朵,又道:“那个男人对我来说曾经是救世主,他拯救了我和我母亲的生命,我发誓一辈子都要效忠他,可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恶魔,一个把我带入深渊的恶魔。他开始教我武功,教我杀人,教我怎么变得没有人情味,他带我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我亲眼看着他杀了自己的大哥,然后登上老大的位置,然后在他六十大寿的时候却又被我杀掉,夺下了他的位置。”

    周平冷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我恩将仇报,你不知道我心里是有多恨他,他毁掉了我的一生,让我只能在黑夜里度过。”

    “所以你就更加堕落,杀更多人,登上更高的位置?”韩雪听着听着觉得人真是有些可悲,不过谁不是这样呢。

    “一旦堕落,我们就没有选择,我渐渐喜欢上了那种快乐感,一群女人簇拥在我身边,她们迎合我,满足我的需求,然后我把他们赏赐给兄弟们分享,有的是被折磨死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报复的快乐感,这些女人都该死,为了钱出卖了自己,和当初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区别。”周平突然露出了很恐怖的表情。

    “所以你就报复社会?再怎么说那些都是生命啊,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掉他们的男朋友?”韩雪实在是不能明白。

    “为什么?我给他们钱,他们居然把自己的女人卖给我,他们不该死吗?”周平面露凶光。

    “难道就没有不肯的?”韩雪觉得不可能一棒子打死。

    “当然有,可是,在我的世界,我的观点就是准则,在我看来,女人只是假装矜持而已,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我强强了那个女人,他男人拿着刀要杀我,我看都没看,一枪毙命,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有什么资格活着,都该死!都该死!”周平变得异常激动,砰砰砰的击打着钢板桌子。

    “不,是你想错了,你变得太极端了!你觉得什么就是什么,这太偏激了!”韩雪想要纠正周平偏激的想法。

    “或许吧,那个男人灌输给我了最恐怖的想法,毁灭了我最后一点良知,现在我终于得到报应了,可是为什么要让我母亲先承受着一切呢。她是个善良的女人,即便我每次回去给她很多钱,她都存下来去捐助给穷人,她说她穷怕了,所以懂穷人的日子有多痛苦,她想帮助他们,你说,这么一个善良、命运坎坷的女人,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罪。”周平愤恨地敲着桌子。

    韩雪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聊天聊了那么久,她深有一番感触。

    看着周平被押着去监狱,韩雪心里莫名涌出一些同情。

    “韩警官,谢谢你。麻烦你了。”周平的意思韩雪自然明白。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好的。”韩雪笑着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韩雪姐,他怎么突然对你那么客气,还有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啦,说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在里面被他挟持了呢。”小海凑上前问道。

    “瞎贫什么。你的工作都做好啦?那我这还有其他事情让你去。”韩雪知道这招对小海是绝对有效的。

    “不不不,我工作还有好多呢,什么打架斗殴的要处理,好多事情呢,您就饶了我吧。”小海说道。

    “饶了你?那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等我请你喝茶啊。都不要偷懒啊,给我好好工作,案子虽然审完了,但是还有很多后续的工作呢。”韩雪一下子变得很严肃。

    “是,madam,我这就走。”说着,小海急忙逃离。

    “韩雪姐,这是你要的资料。你为什么让我彻查柳语蓉啊,她这个人你可是碰不得的啊,绝对的禁忌!”小木把搜集的资料递给韩雪,四周张望,然后低声提醒道。

    “不用你提醒我,我只是好奇,柳语蓉不过一介女流,究竟是有多大的本事,现在看来,是她背后的家族有本事啊。”韩雪冷笑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生得好嘛,豪门千金,那么拽,敢阻止自己抓人,这个梁子算是结下来了,柳语蓉,本小姐跟你杠上了!

    “韩雪姐,你初来乍到不知道,这整个淮州百分之六十五的企业都是柳家的,而且连政府大楼都是柳家出资的,你可想她家的地位了,这淮州还没有人敢动她们。”阿木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韩雪。

    “别人不敢动的不代表我韩雪就不敢动,别忘记我原来是干什么的,别人都怕来这儿,我就喜欢这儿,这儿挑战够多,够刺激!我喜欢!”韩雪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是不是说的太绝对了,韩雪姐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去碰谁都可以,先玩别碰柳家的人,这次把周平一群人剿灭后,整个淮州现在就是柳家恢复龙头老大的地位了,你可千万不要去招惹啊。”阿木一想到柳家,就有些胆战心惊的样子,心里暗想,尼玛的韩雪,本事的确有,但是,尼玛的一个人作死,非要拉着大家陪葬,这也太能闹了,柳语蓉是她韩雪能搞得定的?

    “知道啦,你真啰嗦,对了,我查柳家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告诉我老爸,否则,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好受,知道没?”韩雪杏眼狠狠的剜了一眼对方,冷声威胁道。

    “知道了,韩雪姐,你老别误会啊,我是百分百的站在你这边的,不过……我还是要说的,你要是让我来追踪柳家的线索,可千万别找我了,饶了我吧,要是被局长大人知道,我真的就死定了,不仅我倒霉,咱们整个警局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啊!真的,不骗你,我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小木胆战心惊的说道,为此,不惜得罪韩雪了。

    “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牵连你的,真是胆小鬼,好了,今天辛苦你了。”韩雪拿着资料,扭动着水蛇腰,哼着小曲,很开心地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而另外一边的局长办公室里,局长韩云路正在接听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