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修家生活录 > 第八十八章 灵气降江城换貌
当胡阳从飞来寺弥勒立像前星门进入诸天星斗大阵,赵大胡子不得安宁!
心里慌乱一刻更胜一刻!
如果胡阳不能把进去里面的那些修家带出来怎么办!
如果阵中的血煞之气冲破护国寺的结界怎么办!
如果鱼龙胜境里面再出个更大的乱子怎么办!
尔后有龙吟从星门之后传出来,赵大胡子心头震惊无法言喻!
龙!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鱼龙胜境里面居然有龙!
刚要催促赵山给阁里面传信,身边忽然多了个一身紫衣的中年人,满脸威严!
“龙君!”
赵大胡子脸色骤变!
恭恭敬敬问好,再恭敬没有了!
渠河老蛟龙!
这尊常年闭死关的大神都出来了!
老蛟龙道:“世俗政府沟通好了没有。”
“小胡在时,已经让我侄子去政府报备,通告江城,东城半岛的动静都是防空演习。”
“胡小子倒是灵醒,怪道胡青九非要把他拉进修行报。”
听见老蛟龙话中透出的夸奖,赵大胡子如何不明白这老蛟龙为什么出现!
“你也好好想想,过后要怎么解释被普通人看见的异样。别指望你们阁里会出人帮忙收拾烂摊子,江城的别凡溪是假的,蜀地的墓开了,那才是大事,那些官老爷可没工夫关心这里的动静。”
“假的!”
在场所有修家面面相觑,若别凡溪是假的,那陷在星门之后的人岂不是冤枉!
老蛟龙看见众人表情便知他们心中所想,冷笑道:“眼睛被屎糊上了,真假不分,活该!等胡小子从里面出来,老子立马封了这星门,管他们死活!”
有亲友陷在星门之后的修家怒目而视!
老蛟龙感应到了敌视的目光,只是扫了一眼,所有人如遭雷亟,浑身一颤,再不敢多看他一眼!
“都成了血煞了,你们以为里面还有几个人有活路!梦不知天!换成老子是胡小子,老子吃多了才冒着性命之危进去救些不相干的人!邻里乡亲!我呸!胡小子让外人逼迫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些人顾念同是出生江城,帮他说句话!”
众人脸上火辣辣的,连那点敢怒不敢言的心思都被暂时压了下去!
赵大胡子看得分明,老蛟龙几句话,分明是为了胡阳说的!
不管胡阳能不能从星门之后救人出来,在场的,大半的都埋怨不到他身上来了!
果然是为了胡阳来的!
有老蛟龙镇场,赵大胡子也多了三分底气!
不多时,五鬼带着姒九从星门出来。落地之后,姒九便奔着要再进去,五鬼一拦:“姒九先生!你就在外面待着吧!”
“你们就放心他胡阳一个人在里面胡来!”
“里面出什么事了!”
五鬼听见熟悉的声音,再看见走过来的老蛟龙,都是一喜:“龙先生!”
“胡小子人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出来?”
赵大胡子也走了过来,周围众人碍于老蛟龙,再着急也只能竖着耳朵眼巴巴把这边看着,不敢动步。
五鬼看了眼情势,压低声音把星门之中的事情,捡着能说的都说了一遍。
赵大胡子脸更黑了。
域外天魔!
孽龙出世!
徽宗九鼎被污!
还要不要人活了!
老蛟龙眼皮一垂,脚往结界方向抬。
“龙君!”
老蛟龙道:“把蜃龙珠搬去金沙脊。”
“是!”
赵大胡子一刻不停!
转身直飞!
就在老蛟龙即将进入结界之时,那血煞掩盖之下的星门关了!
“嗯!”
老蛟龙跨步进去,一挥手,将血煞之气扫开两边!
找遍廊下屋后,都不见踪迹!
“本纯!能不能把星门打开!”
“阿弥陀佛。胡施主宅心仁厚,当能逢凶化吉!”
话的意思,自然是他打不开星门了!
外间众人听得这话,都快急疯了!
五鬼一样如此,好在有一点对胡阳的信心支撑!
姒九反倒显得冷静,只是在五鬼身后,双手舞动,将之前一直秘不示人的九鼎印法掐得飞快!
五鬼看见,土鬼水鬼赶忙一人拉住一只手臂,火木土三鬼遮掩,往四周搜寻,又特意往钓鱼城游客接待中心外的广场看了看,确定刚才无人注意也没有异状,才松了一口气!
若是被他把九鼎印法使出来,引动大禹九鼎,守护者一脉的秘密就彻底暴露了!
那胡阳又何苦非要把一切混乱都留在鱼龙胜境!
“姒九先生!”
姒九自然明白五鬼的未尽之言,可他只看着五鬼说了一句话:“不用说,我都明白!可你们认为胡老幺在里面有万全把握!你们不想救他出来!”
土鬼水鬼抓着他手臂的手当时就松了松!
就在姒九九鼎印法重起的刹那,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方,又开了一座星门!
金沙脊!
夕花子连续两次连续布置法台的地方!
没有血煞往外冒了,可连绵不断的波涛声传出来,让老蛟龙那几个才刚刚听说了星门之后情形的人脸色一变!
鱼龙胜境之中的海水!
那不就是充满怨气煞气的血海!
恰恰好正在金沙脊上方,江城灵机生发之地,这是要灭绝整个江城啊!
老蛟龙忽然觉得他让赵大胡子去搬蜃龙珠说早了!
众人眼前一花,一条紫色蛟龙腾空而起,直入文峰禅寺!
片刻,又从文峰禅寺破顶而出,托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钵盂,正对着星门!
三江六岸所有修家泰半不明所以,可依然察觉到了危机!
致命的危机!
有那想逃的,才突然发现,这一刻,他们连运使法力这个最简单的动作都变得困难重重!
不知何时,整个江城都实实在在被一阵浩然伟力笼罩!
人人都似笼中鸟,只能静待结局,无力反抗!
有那江城本地修家突然就想到了当年宋蒙钓鱼城之战!
当初蒙哥战死之时,也是一阵不知来历的无匹伟力,将整个江城整个神州西南笼罩!神州无人能够探知当时情形!只是伟力散去,便知蒙哥已死,魂灵无踪!
难道江城真的要再来一场阴阳乱!
又有多少人要死得无影无踪,连转世投胎都不能!
就在此刻!
一股纯净到了极点的灵气!
斩龙之乱前才能有的灵气!
不,便是斩龙之乱前也不见得有,最起码要上溯到上古年间才能有的灵气,从星门喷发而出!
首当其冲的老蛟龙被冲懵了!
等来的居然不是血海水,而是此等灵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片刻,以金沙脊上空星门为起点,江城上空的天空破碎!
似天河决堤,天阙破损!
稀罕到极点的灵气从天而降!
因这灵气降落,江城处处飞虹!
三江之上不知添了多少座虹桥!
中又有许多人影掉落,看着正是之前进入星门的修家!
到底人更重要,底下正因这逆转的局面惊得呆若木鸡的众人纷纷上天救援!
灵气洗礼足足有一时三刻才息了莫大的阵仗!
江城虽还是原来的江城,可一应事物都有了不一样气韵!便是街边道旁最寻常的一颗草,都翠嫩欲滴,别处难寻!
众人把天上掉下的人都救起之后,才抬头往金沙脊处看去!
只见天上又是一座星空!
这星空,却彷佛存在于另一个时空!
有一白一红一蓝一黑数点光芒从星空落下!
到得三江之上,竟是胡阳、神灵童子、天池上人、老铁匠四人!
胡阳形貌最好,手上还抱着儿子,只看着有些脱力!
神灵童子和天池上人却是狼狈得很,衣衫破碎,浑身挂彩,毫无半分合道境高手的风范!
老铁匠更是不堪!
顶着坑坑洼洼的铁锅,就跟逃难的难民一样!
老铁匠不发一言,落地便走!
胡阳三人相互看着,倒是修为最低的胡阳先开口:“好歹我也算是救了二位的性命,可看二位现在的意思,怎么,不仅不打算谢我,还想灭了我啊。二位,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可不是在鱼龙胜境了,我能用九龙连环大阵了。”
神灵童子哑着嗓子:“小辈你不要得意!你三江水脉总图与那孽龙和徽宗九鼎同归于尽了!鱼龙胜境被毁,那阵法也重新排布,你也进不去了!你家数百年的算盘也落空了!你也不是赢家!”
胡阳只是笑,并不接话。
可眼底的没落,清楚得很!
总算有人领情,天池上人道:“小辈,我们承你的情,之前种种,我们两清。我与神灵道友不再与你计较。”
救命之恩就想这么了了!
胡阳没说话,有人不干了!
老蛟龙!
“我听意思,你们把之前自找引来的教训算在胡小子身上了?还想把他对你们的救命之恩和这教训抵了?你们数学老师死早了吧!”
神灵童子和天池上人惊骇无比!
这个维护胡阳的合道境高手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别说他们现在已虚耗一空!
即便他们全盛之时也不见得是这位的对手!
五鬼并着姒九也到了胡阳身边,五鬼传音,胡阳知道老蛟龙身份之后便在旁边静观其变。
双方僵持片刻,神灵童子留下一枚令牌,天池上人留下一辆巴掌大的青铜车,便没了踪影。
老蛟龙看了看递给胡阳:“知道我是谁我也不跟你自我介绍了。星门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会问,可三江水脉总图没了不见得是坏事,你也用不着太多神伤。另外,鹤老头和胡青九被带去观星阁也未必是祸,缘分如此,你也不必强求。”
“多谢前辈开解。”
老蛟龙点头:“你是个机灵的,胡老五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也及不上你,我也不费口舌说第二遍了。此间事了,我也走了。”
“请前辈移步铜梁洞,待晚辈奉茶致谢。”
“胡老五和我的交情,用不着那些虚礼。”
话一说完,老蛟龙人没影了,只有一个钵盂砸倒了文峰禅寺的南墙。
胡阳摇头笑笑,止住五鬼和姒九问话的势头,众人一起回了铜梁洞。
老房子阵法一起,隔绝内外,众修心说,难不成今天又是一桩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