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章 驱鬼


    刘浪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咯咯,你可真有意思,我不是鬼,难道还是人不成?”

    韩晓琪小嘴一嘟,勾起了两个小酒窝,一脸撒娇的模样,说多可爱有多可爱。

    可此时刘浪哪里会觉得她可爱?只是吓的脸色苍白,喉咙干涩,想动,却动不了,浑身像是被使了紧箍咒一般。

    “你、你到底想干嘛?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来找我啊!”

    刘浪都快要吓尿了。

    韩晓琪手若柔丝,勾在刘浪的脖子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哎……刘浪,其实,我跟你来,是想让你帮帮我。”

    “帮、帮你什么?”

    刘浪浑身不停的哆嗦着,可却没有丝毫办法,只得任由韩晓琪靠着自己。

    韩晓琪慢慢将手从刘浪的脖子上滑了下来,坐到床边,本来嬉戏的表情也黯淡了下来。

    “刘浪,其实……”

    哐的一声响,正在此时,宿舍门被从外面猛力推开,却见排骨正一脸郁闷的走了进来。

    “奶奶的,今天竟然被人完虐了,真是没想到,那个娘们竟然那么厉害。”

    排骨拉着脸,像是完全无视房间内的情形,一边嘀咕着,一边手脚麻利地爬到了上铺。

    刘浪顿时迷糊了起来,难道,排骨没有看到房间里的女鬼吗?

    念及此处,刘浪急忙转头去看。

    不、不见了?竟然不见了?

    刘浪四处张望着。

    韩晓琪忽然间凭空消失,连个影子都没了。

    刘浪脑袋嗡的一声,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抬起手来,捶了捶上铺的床板:“排、排骨……”

    “嘎吱。”床板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

    “干嘛?”排骨不耐烦的答应了一句。

    “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房间里还有、还有一个人?”刘浪结结巴巴地问着,试图让排骨来证实刚才韩晓琪的存在。

    “一个人?”排骨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对对对,看到了,的确有一个人!”

    “你也看到了?!”刘浪激动起来,又不放心地问道:“你真的看到了?”

    排骨从上面探出头来,斜眼道:“哥们你是撞了鬼吧?我进来的时候,你这么大的一个活人在房间里,我能看不见?”

    “呃……”刘浪顿时无语,看来那个女鬼是不想让别人看见。

    没有办法,刘浪只好摇了摇头,稳了稳心神,将话又咽了回去。

    哎,恐怕就算是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

    刘浪这一晚上半梦半醒,在床板上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浪迷迷糊糊的翻出手机,一看,是花叔。

    花叔是花圈店的老板,也是刘浪的老板。

    刘浪满是倦意的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杀猪般的喊叫:“刘浪,录像呢,人家客户跟我要了,马上给我送过来。”

    刘浪猛得一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一看时间,才早晨六点半。

    想起昨天晚上恐怖的女鬼,刘浪再也睡不着了,一骨碌爬了起来,连脸都没洗直接冲到了花圈店。

    花圈店早就开门了。

    花叔掐腰站在门口,拉着一张老脸,远远看见刘浪就喊了起来:“快点,真是的,都这个点儿了,怎么才来啊。”

    花圈店就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平时没事刘浪就会过来帮忙,赚点零花钱。

    花圈店的老板花叔,是个孤寡老头子,六十多岁,腰有点弓,头发几乎全白了,无儿无女,整日以花圈店为家,吃住都在这里。

    花老头年纪大了,却很抠门。

    刘浪从进来那一天起,就一直在纳闷,明明店里赚钱不少,可花老头整天省吃俭用,也不知道攒下的钱给谁花。

    刘浪大汗淋淋的冲到花老头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花叔,不好了不好了,我见鬼了。”

    花叔两只小眼睛一瞪:“见鬼?见啥鬼了?又耍什么花招忽悠我老头子啊!”

    花叔没好气的白了刘浪一眼,将身体一侧,给刘浪让出了一条道来:“赶紧的,电脑在里面,赶紧把昨天录的相给人家传过去。”

    刘浪没有动,而是掏出手机,打开那段录像,抬头看着花叔,指着手机焦急地说道:“花叔、花叔,真的,我没骗你,就是这个女孩,昨天晚上跟着我回宿舍了。”

    花叔看了看刘浪,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顿时瞳孔收缩,声音都尖锐了起来:“你、你,这是昨天的录像?”

    刘浪一脸的狐疑,不知花老头咋这么激动,低头一看,立刻头皮都炸开了。

    “啊!就是、就是她!她昨天晚上都跑、跑到我的床上去了!”

    刘浪一声尖叫,差点将手机掉到了地上。

    手机里面的那段录像,赫然有一个影子站在刘浪的身后,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刘浪摆弄祭品。而从影子的轮廓来看,正是韩晓琪。

    “花叔你快想想办法呀,我可是被你害的!是你叫我去扫墓的!”

    刘浪指着录像,急得都快哭了。

    花叔一听,又看了两眼手机,似乎也有些怕了,战战兢兢地道:“刘浪,你拿了我的钱,替我办事,这也不能怨我吧?”

    听口气,老家伙想推脱。

    “不怨你怨谁?花叔你可别想逃避责任。要是我被女鬼害死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刘浪急了,一把揪住花老头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

    花老头皱眉想了半天,最后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好好,我来给你找个道士,帮你驱鬼,行了吧?”

    “还是花叔够意思!”刘浪咧嘴一笑,急忙松开手。

    “晚上十一点,来我这里。”花老头白了一眼,又转去柜台后面,忙活自己的事儿去了。

    晚上十点,刘浪就早早地来到了花圈店。

    花老头果然没关门,也在等着刘浪和那个捉鬼道人。

    一直等到十一点多,也不见人影。

    刘浪急的五脏俱焚,在花圈店门前转来转去,坐立不安,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东瞧瞧西看看,还不停的念叨着“来不来啊,到底来不来了啊?”

    “来了!”花老头的一对小眯眼,突然一亮,用手一指前方的马路。

    顺着花老头的手指看过去,果然,一个瘦小的人影,在路灯下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