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章 戏弄


    吴半仙的声音透着嘶哑,甚至还带着丝丝战栗。

    刘浪跟花老头都是汗毛一竖,双脚不自觉的靠向吴半仙。

    “大、大师,女、女鬼……”

    刘浪吓得不停哆嗦着,一只手不自觉的拽住了吴半仙的道袍。

    “大师,快、快想办法啊!”

    花老头跟着叫了一声,声音像是被捏住脖子的公鸭一般尖锐。

    哪知吴半仙也是脸色苍白,硬着头皮挥舞着桃木剑,念念有词道:“太上天师,正一先祖,弟子吴半仙,降妖除魔,借吾神力,急急如律令!”

    吴半仙手执桃木剑往前一指,战战兢兢的喝道:“何、何方妖孽,胆敢造次,还、还不速速现身。”

    话音刚落,吴半仙手上的桃木剑咔的一声折为了两截。吴半仙立刻尖叫了起来:“啊……鬼啊!”

    叫罢,吴半仙掉头就要跑,可刚转过头,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像是一下子被冻住了一般。

    刘浪跟花老头看到这幅情景,顿时惊的嘴巴张得老大,看着吴半仙,不知道这吴半仙在搞什么名堂。

    “啪……”

    一声清脆的掌掴声炸空响了起来,吴半仙本来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根鲜红的指印。

    吴半仙脸上额头上全是汗,早已是吓得面如土色,哆嗦着,“女、女侠,饶、饶命啊……”

    “咯咯,饶命?你不是要收了我吗?”

    一个带着愠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声音刚刚落下,接连啪啪啪又是几下,吴半仙的脸上顿时开了花,说多灿烂有多灿烂了。

    如果不是吴半仙身体不能动,恐怕早就跪地求饶了。

    刘浪跟花老头个个脸上布满了黑线。

    刘浪瞪着花老头,花老头瞪着刘浪,两人跟斗鸡眼似得对视着。如果目光能杀人,恐怕花老头早被刘浪跟瞪死无数次了。

    “你不是找了一个上天入地、抓鬼降魔、无所不能的大天师吗?”

    刘浪在心底里恶狠狠的吼叫着。

    花老头眨巴了两下眼,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哪里知道这人这么怂啊,快、快点想办法吧!”

    两人一个老滑头,一个小滑头,眼见不好,四只眼睛一对视,接着大叫了起来:“跑吧……”

    两人一前一后,跟两只受了惊吓的小鹿一般,飞速的往门外窜去。

    可哪里知道,两人刚刚跑到门口,咚咚两声,双双跌倒在地,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狗吃屎。

    两人哎哟哎呦的叫了起来。尤其是花老头,声音跟杀猪的一般,早就受不住惊吓,连连求饶的叫道:“饶命、饶命、饶命啊……”边愁眉苦脸的叫着,花老头悄悄将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

    两人边喊着,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却见不知哪里钻出一条恶狗,瞪着两只眼睛,张着散发着腥臭气味的大嘴,堵在门口,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恶狗的旁边,韩晓琪正一脸坏笑的盯着刘浪。

    刘浪一看果真是韩晓琪,这张脸上,立刻跟涂了一层石灰一般,惨白无比。

    刘浪颤巍巍的站起来,一只眼睛盯着恶狗,另一只眼睛瞟着韩晓琪,一把将旁边腿都吓软了的花老头拽了过来,指着花老头的脑袋就叫了起来:“女,不,韩美女,是他,全是他的主意,就是他让人来抓你的。”

    花老头这个气呀,当时恨不得把刘浪大卸八块,连忙争辩道:“不不不,不是我,是他,这小子非得让我找人抓你,你可千万别找我啊,全是他!”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看那架式差点就打起来了。

    韩晓琪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娇声叫道:“哼,没一个好东西。”

    说着,韩晓琪手一指,那只恶狗猛得扑了上来,一下子将花老头扑倒在地。

    “啊,我的童子尿……”

    花老头手里猛然间飞起一个小瓶子,直直的朝着吴半仙的头上砸去。

    咔的一声响,一股浓烈的尿骚味蔓延开来。

    紧接着,那吴半仙身体跟木偶一般,两只手上下挥舞着,机械的搬起供桌,朝着那些花圈就砸了过去,三下两下就砸了个稀巴烂。吴半仙边砸着,还不停的叫嚷着:“女侠啊,放过我吧,我是被逼的呀,我不是有意的呀。”

    可是,吴半仙的双手双脚却是完全不听使唤,疯狂的砸着花圈店。

    跟恶狗滚在一起的花老头,本来还准备了一瓶童子尿,结果刚刚拿出来,就被女鬼发现了。

    恶狗疯狂的撕扯着花老头的衣服。

    花老头一看自己的花圈店被砸,不禁又气又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恶狗扳倒在地,反身一个猴跃,朝着吴半仙就冲了过去,还大声叫喊着:“我的姑奶奶呀,这可是我的命呀,你可不能砸呀。”

    花老头完全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架势,很快就将吴半仙给抱住了。

    可花老头哪里能抱得住被女鬼控制的吴半仙啊,没两下就被狠狠的甩倒在地。

    一旁的刘浪看准机会刚想逃走,忽然看见一黑影朝着自己就扑了过来。

    还没反应过来,刘浪顿时感觉一股臭气迎面而来,转头一看,那只恶狗熏黑的牙齿正凑到了自己的脸上。

    刘浪吓得呀,差点灵魂出窍,两只手往前一送,使出吃奶的力气掰着恶狗的大嘴,咒骂道:“该死的女鬼,你,你快让这家伙放开我。”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我让你们敢欺负我。”

    一旁看热闹的女鬼韩晓琪连连拍手,笑得前仰后合,银铃般的声音在这空寂的夜里显得诡异无比。

    好在这个花圈店附近晚上并没有人住,否则,肯定会将人吓得半死。

    刘浪跟一条上了弦的弹簧一般,死命的扭住恶狗的大嘴,心里这一通骂呀:找个不靠谱的道士,这不是找死嘛,如果今晚能逃出去,回去非得找花老头算帐不可。

    刘浪脑门上全是汗,整个人跟发酵了一般,猛得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响。

    “呜……汪!”

    恶狗吃痛,嗷嗷叫了两声。

    刘浪逮着了机会,一个翻身,将恶狗扔到一边,没命的逃出花圈店,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

    从花圈店到学校要穿过一个小巷子,那个小巷子平时也是人迹罕至,这大半夜的,更是没有半个人影。

    可是,当刘浪急匆匆没命的跑进小巷子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闪出一个人影。借着昏黄的月光,刘浪一看,顿时又惊了一身的冷汗。

    那人长发垂肩,身材婀娜,正是女鬼韩晓琪!我的妈呀,那个女鬼怎么这么快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