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章 少惹为妙


    在出租屋住的第一天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刘浪已经两天没有去花圈店帮忙了。自己刚刚租了房子,把仅有积蓄全部花光了,正急需用钱的时候,刘浪也顾不得跟花老头之间的隔阂,屁颠屁颠的跑去了花圈店。

    花老头找了一个不靠谱的道士,差点儿将自己给害死了,连花圈店也遭了殃。

    刘浪本来还想找花老头算账的,可翻了脸以后就不要弄了。于是,刘浪决定不计前嫌。

    再次来到花圈店的时候,花老头正在收拾东西,整整两天的时间,被砸的一塌糊涂的花圈店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刘浪满脸堆笑的凑到花老头面前,帮他摆弄着花圈,一脸谄媚的笑道:“花叔,我来帮你收拾吧。”

    花老头狠狠白了刘浪一眼,也没搭理他,将手中的花圈往他手里一送,转头就去摆弄烧纸去了。

    两人就在这种无声的世界中度过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花老头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我说刘浪,你小子行啊,那天晚上跑得比谁都快,根本不管我这堆老骨头了啊。”

    听花老头的语气,似乎也满肚子的怨气。

    刘浪赶紧说道:“花叔,您这不是好好的吗?怪就怪那个吴半仙,下次碰到他,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听到刘浪提起吴半仙,花老头连连摇头,叹息道:“哎,怪只怪我有眼无珠,没想到自己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人,还好那个女鬼只是想捉弄一下我们,否则……”

    正说着,花老头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般,猛然间将手中的烧纸撂到了桌子上,快速的拿起手机,连声说道:“不好了,我都忘了,人家客户催那个录像都催了好几天了,说今天再不给他们,他们直接就上门来拿了。”

    花老头正在拨着号,刘浪一把将他的手机夺了过来,瞪眼叫道:“花叔,你不想活了啊?那录像里面有什么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打算这么给人家?”

    花老头一听,顿时反应了过来,愁眉苦脸的看着刘浪:“那,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就说我们根本没录下来呗。”

    “那,那钱呢?”

    “还给人家!”

    刘浪没好气说了一句。

    现在的刘浪好不容易将女鬼安抚了下来,可别再出什么差错,自己的小身板可折腾不起了。

    不过对花老头的脾气,刘浪可是非常的清楚。花老头这个老家伙就是一只貔貅,只进不出,要想从他嘴里将钱挖出来,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刘浪眼珠一转,回身又对花老头说了一句:“花叔啊,咱这个店已经被女鬼闹过一次了,那女鬼的厉害你也知道的,咱还是少惹为妙,你说是吧?”

    花老头一听刘浪这话,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你小子总算说对了一件事,这钱咱不能要。”

    说着,花老头就要去拿钱,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刘浪,叫道:“哎,对了,那一百五十块钱呢?”

    “啥?啥一百五十块啊?”

    刘浪装傻充愣了起来。

    花老头顿时急了,登时跳得老高,指着刘浪的鼻子叫道:“什么一百五十块,我给你的呀?给女鬼上坟的那个钱,快点拿出来。”

    刘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花叔,我以为那是你给我的工资呢,我早就花光了……”

    “你……”

    花老头气的呀,正想破口大骂。

    正在此时,门外忽然来了一个穿黑衣的壮汉。

    壮汉戴着一副墨镜,长得五大三粗,腮边上一道很深的刀疤,看起来像极了黑社会的那种人。

    花老头一看到壮汉,立刻小跑到壮汉的面前,弓着腰,一脸谄媚的问道:“这位兄弟,不知道想买什么呀?花圈还是烧纸?我们这里还有种各样的冥币,美国的、日本的。如果想要女人也有,美国的、日本的……”

    花老头忙不迭的给壮汉讲着,小眼都眯成了一条线。

    壮汉连理都没理花老头,而是一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来拿给韩晓琪上坟的录像。”

    “啊?额……”

    花老头傻眼了,脸色变了数变,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尴尬的说道:“这、这位兄弟啊,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那小伙计办事不靠谱,录、录像根本没录下来……”

    “什么?”

    壮汉嗓门一高,吓得花老头一哆嗦,连忙拿出一叠钞票,塞到壮汉手里,连声赔礼道:“真、真是不好意思了,你的钱我们不要了、不要了。”

    “不要了?哪儿有这么简单?”

    壮汉脸皮跳了两下,腮边上的刀疤愈加狰狞恐怖。

    花老头吓得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刘浪连忙上前扶住花老头,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花叔,这人看来不好惹啊,破财免灾,快点,多给他点钱呀。”

    花老头那脸啊,都快成了菜叶绿了,恶狠狠的瞪了刘浪一眼,极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送到了壮汉手里:“这位兄弟,我们也没想到,真是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啊。”

    “哼,这点事儿都办不好!”

    壮汉瞟了那叠钞票一眼,嘴角微微一笑,将手一甩,回身出了花圈店。

    壮汉刚走,花老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嚎嚎大哭了起来:“哎哟我的亲娘呀,我到底遭了哪份子孽呀,怎么能碰上一个女鬼了呢?钱不但没有赚到,还赔了五百块钱,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花老头哭爹喊娘的叫唤了好大一会儿,猛然间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叫道:“不行,这个女鬼简直太可恶了,我必须要将她收了,那个吴半仙不行,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马半仙、牛半仙的。这口气,我必须要出。”

    说着,花老头一抹那还没流出来的眼泪,回身就去翻电话本去了。

    刘浪一看花老头的架式,顿时大感不妙:这要是再收服不了女鬼,反而把人家惹毛了,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