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十六章 敢动我兄弟


    刘浪一怔,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在一个女孩面前对另一个女孩表现的太过花痴,是不是不太好?

    刘浪赶紧抹了一把口水,对着韩晓琪嘿嘿一笑,小声问道:“怎么了?你、你不是听课吗?”

    “无聊死了,听什么呀,不就是一个大波美女老师在上面嘚啵嘚啵嘛,真没意思,我还以为有啥好玩的呢。”

    女鬼韩晓琪嘟着嘴,似乎对刘浪的表现极为不满。

    听到韩晓琪的话,刘浪有意无意的瞟了瞟韩晓琪的胸部。

    哎,果然不能比呀,人比人,非气死不可。

    如果说何诗雅是性感的尤物,那韩晓琪就是纯情的美少女。

    韩晓琪虽然长得极为漂亮,可毕竟还没有何诗雅发育的那么完美。而且,何诗雅的打扮太过风韵,这一点儿让所有男人都会不自觉的打上一个极高的分数。

    韩晓琪似乎也终于注意到了刘浪的眼神,猛然间脸色一红,又是狠狠的拧了一下刘浪,疼得刘浪哎哟大叫了一声。

    这一声可不得了了,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了过来,就连美女老师何诗雅都看了过来。

    刘浪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何诗雅微笑着问道。

    刘浪慌了,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心里疯狂的念叨着:她、她跟我说话了?竟然跟我说话了?

    “没、没什么,何老师。”

    刘浪结巴着,连正眼都不敢去瞧何诗雅。

    何诗雅微微一笑,像是夜光中的绽开的昙花一般让人迷醉。

    “嗯,没事就好好听课,记得不要大声喧哗。”

    天呀,这、这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

    刘浪的脸上再次表现出了花痴相,重重点了点头。

    嗯,何老师肯定是在告诉我,其实她早就注意到我了,不然怎么可能对我笑呢?

    真是服了,刘浪的样子在其它同学的眼中,都被恶狠狠的封~杀掉n遍了。

    这家伙竟然故意想引起美女老师的注意?

    不行,不行,美女老师不能被这个臭小子占了便宜。

    很快,正当刘浪沉浸在自己的花痴世界中时,忽然间整个教室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哎哟声。

    “哎哟……”

    “啊……”

    我晕,韩晓琪终于受不了,狠狠白了刘浪一眼:“哼,你们自己玩吧,一帮脑残的下半身动物。”

    韩晓琪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而刘浪,竟然根本没有注意到韩晓琪的离开。

    暴虐。

    简直是太暴虐了。

    臆想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两节课很快就结束了。

    还沉浸在自己美妙世界中的刘浪,终于在下课铃敲响的那一刻回过味来。

    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是目送着何诗雅离开教室的,甚至还有几个一直将何诗雅目送到办公室。

    何诗雅的美让百分之九十的男生都自惭形秽,甚至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他现在特别想飞到宿舍,然后告诉宿舍的几个哥们,今天何老师跟自己说话啦。

    可是,等刘浪回到宿舍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咦,奇怪了,这帮家伙难道也搬出去了?”

    刘浪拿起手机,给排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大一会儿才被人接起,“喂,谁呀?”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妇女。

    刘浪一愣神,以为自己打错了,连忙问道:“哦,请问这是王响的手机吗?”

    “是啊是啊,我是王响的妈妈,请问你是谁呀?”

    “哦,是伯母呀,我是他同学,请问王响人呢?”

    排骨竟然被人打了,而且至今还昏迷不醒。

    刘浪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脑袋都炸开了,刚才跟何诗雅说话的兴奋劲完全扔在了脑后。

    一口气冲到了医院病房,刘浪见排骨正插着氧气躺在床上,浑身包扎的跟木乃伊似的。

    在排骨的病床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一脸的憔悴,正在小声抽泣着,而刘浪并没有看到老熊跟眼镜。

    刘浪心想:这俩人去哪儿了?怎么也不陪着排骨,太不够意思了吧?

    王母抬起头来,看着刘浪,连忙站起身来,擦了擦眼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你就是王响的同学刘浪吧?”

    “嗯,伯母,王响他?”

    刘浪连忙点了点头,走到排骨的身边,见排骨双眼紧闭,呼吸还算平稳。

    “哎……”

    王母脸色一暗,长长叹了一口气。

    刘浪正想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病房门忽然间被打开,老熊跟眼镜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

    两人一看刘浪也在,一脸的惊奇,随即又摇了摇头,问道:“刘浪,你怎么来了啊?”

    “我怎么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浪急了。

    老熊看了一眼王母,跟刘浪使了个眼色:“刘浪,别影响排骨休息,我们先出去。”

    说着,老熊跟眼镜先走了出去。

    在医院病房的走廊里,老熊将排骨被打的经过跟刘浪说了一遍,末了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哎,浪人刘,没办法,人家人太多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这口气,恐怕只能咽下去了。”

    “咽下去?凭什么咽下去?”

    刘浪忍不住叫了起来,脖子上青筋暴露,引得几个小护~士直往他们这边瞅。

    原来,就在昨天晚上,排骨在网上认识了另一所学校的一个女生,便约出来一起出去玩。

    结果,就在两人吃饭的时候,忽然间窜出来十多个男人,朝着排骨就是一顿猛揍,边揍还边骂道:“敢泡老子的女人,看今天不打死你。”

    当时排骨就被打晕了,整整快一天的时间了,还处在昏迷的状态。

    虽然医生说暂时脱离的生命危险,但脑袋可能会被打成脑震荡,至于能恢复成什么样儿,就说不准了。

    本来这件事应该交由相关机关去管,可那帮人不知是什么关系,竟然直接说排骨出手伤人,人家是正当防卫,不了了之了。

    刘浪听到老熊说这话,登时气得火冒三丈,叫道:“那些人,你们查过吗?”

    “查过了,是东山职业学院的学生,可是,打人的那个,似乎很有背景。”老熊神色暗淡。

    “我管他娘的有什么背景,敢打我兄弟,我要让他好看!”

    刘浪恶狠狠的吼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