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十九章 我的金牌打手


    刘浪到花圈店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饭点儿了。

    看着手里那瓶标签长毛的红酒,刘浪摇了摇头,将上面的标签撕得一干二净,然后用袖子将瓶子擦的锃光瓦亮,摸了摸鼻子,大踏步的走进了花圈店。

    刘浪打小就有个习惯,一要撒谎的时候,就习惯性的摸鼻子,现在都二十三岁了,这个毛病一直都没有改。

    花老头正在吃着泡面,就着小酒,十分惬意的看着电视。

    那台电视机也可以称得上老古董了,十四寸的黑白屏,两根天线用一个破碗撑着,电视上满是雪花。

    “花叔,吃饭呢。”

    刘浪走进花圈店,背着手,将红酒藏在了身后,一脸谄媚的笑着。

    花老头连头都没抬,嗯嗯答应了两声,咝的闷了一口小酒,两只眼睛连动都没有动,盯着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新闻,又是杀人案。

    刘浪讨了个没趣,可今天有求于人,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无意中看了一眼电视。

    电视上虽然雪花连天,可内容却也看得出来,竟然跟之前在马大叔面馆里看的那个新闻差不多。

    同样的杀人案,而且,死的全部是男性,身上脸上像是被猫抓得一般,血肉模糊。

    记者神色恍惚:“这已经是第十起了,死者身上没有致命伤,死得极为蹊跷,燕京所有知名的法医都出现了……”

    刘浪此时根本没心思去看这种新闻,死人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呵呵,花叔,这个新闻昨天就放过了,出事的那个小区就在城西的一个老小区里,我还在那边上吃过面呢。”

    刘浪为了跟花老头搭上话,不得不找点话题。

    果然,花老头似乎对死人比较感兴趣,缓缓抬起头来,白了刘浪一眼:“你看看,电视上那个小区,不就是旁边那个云水社区吗?”

    刘浪一愣,仔细一看,电视上事发现场那个小区竟然是自己住的云水社区。

    云水社区大门口满是槽牙的保安,刘浪可是相当熟悉。

    只见电视上保安大哥对着镜头一点儿也不发憷,口吐唾沫、绘声绘色的说着:“这个尸体是今天早晨我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当时我还以为他喝多了在睡觉呢,可过去一看,我的妈呀,可没把我吓死。”

    保安指着一旁的草丛说道:“就是这里,他就趴在草丛里,天呀,太可怕了……”

    刘浪心中隐隐一动,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心里跟一团乱麻一般,说不出的滋味。

    “咳咳,花叔,今天忙不?”

    “刘浪,有啥事就说,今天怎么怪怪呢。”

    花老头没好气说着,瞟了一眼刘浪,将最后一口酒闷下去之后,也把面条中的汤水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刘浪有些尴尬,自己以前给花老头干活,挣得都是辛苦钱,还从来没有张不开口的时候。可这次要借钱,还真有点难为情。

    刘浪咽了一口唾沫,只好将红酒拿了出来:“花叔,我哥们弄了瓶陈年老酒,还是红的呢,我看着这东西好,一把给抢过来了,这不,孝敬您嘛。”

    说着,刘浪将红酒递了过去。

    花老头一看,小眯眼立刻睁大了许多,一把将红酒夺了过来,歪着脑袋看了看:“嗯,连标签都没有,有名字吗?”

    “有有有,当然有了,我那哥们说,这红酒是当年洋人烧圆明园时喝的,埋在地窖里这么多年,可够味了呢,好像、好像叫阿玛东伦红酒呢。”

    刘浪使出了自己满嘴跑火车的本事。

    虽然花老头好酒,但根本不懂酒,基本上别人说好,他就认为好,别人说差,就算是再好,也硬着头皮不喝。

    果然,花老头一听刘浪这话,顿时眉开眼笑道:“真的?今儿个怎么这么好?是不是又缺钱花了啊?”

    说着,花老头从口袋里抽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往桌子上一扔,说道:“这点儿先拿去用,算是昨天那事儿给你的提成。”

    “哦,对了,那个娘们儿怎么样啊?”

    花老头眼中忽然露出了炽热。

    刘浪看着花老头那色~狼般的眼睛,只得连连点头,搪塞道:“还好还好。”

    可心里却嘀咕着,好个屁呀,惹了一身骚。

    刘浪将钱从桌子上拿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又送到花老头的面前,支吾道:“额,其实、其实,花叔,我能不能借儿点钱啊?”

    “什么?借钱?”

    花老头声音立刻高了八度,吓得刘浪赶紧摆手:“没有没有,花叔,就借几万,我、我一个哥们受重伤……”

    “不行不行,几万,刘浪,我没钱,没钱。”

    花老头连连摇着脑袋,提着红酒就往后院走。

    刘浪顿时急了,一把拽住花老头的衣服,叫道:“喂,花叔,你看,这酒你也收了,能不能?”

    “能什么呀,不能!没钱!一分也没有!”

    花老头头也不回,一把挣开刘浪的手,溜得飞快。

    刘浪这个气呀,心中不断骂着这个老抠门,可又没有办法,只好将那皱巴巴的两百块钱揣进了口袋。

    哎,看来,今晚得把事情解决了,只能让那个该死的何尚出钱了。

    今天店里生意清淡,刘浪也没心思在这里待着了,连招呼也没打,转头就走出了花圈店。

    回去之后,刘浪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小出租屋,映入眼中的第一件东西,就是那个女鬼的牌位。

    看着女鬼韩晓琪的牌位,刘浪两只眼睛顿时冒出了精光。

    “对了,我怎么傻了啊,我有个现成的打手,对付何尚那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刘浪一拍脑门,高兴的差点叫了起来。

    刘浪赶紧走到供桌前面,点上香,连声念叨了起来:“韩美女,韩美女,你在吗?在的话说句话呗?”

    供香直直的往上飘着,没有半丝波动。

    刘浪看在眼里,不觉犯了嘀咕,心中暗想:难道,这个丫头自己出去玩去了?

    回过身来,刘浪刚想躺回床上,忽然看到床上正躺着一个人,顿时吓得尖叫一声:“哎呀妈呀,鬼呀……”

    女鬼韩晓琪笑得前仰后合,指着刘浪咯咯讥笑道:“刘浪,我当然是鬼喽,咯咯,你胆子怎么还这么小啊?”

    “哎呀,我说姑奶奶,你别老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好不好,这样我的小心脏可受不了呢。”

    刘浪边拍着胸脯,爬到了床上,带着特有的刘氏微笑,凑到韩晓琪的面前。

    “韩美女,求你个事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