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十章 嚣张


    女鬼韩晓琪正半躺在床上,白色长裙折在膝盖以上,从刘浪的角度看去,大腿处若隐若显,不禁让人想入非非。

    刘浪这家伙有时候就是不解风情,此时满脑子是让这个高级打手来帮自己,竟然忽略了那种让人窒息的美。

    韩晓琪听到刘浪的话,并没有任何意外,而是半带微笑的盯着刘浪,也不躲闪,一下子将手勾到了刘浪的脖子上,将自己的脸贴近刘浪的脸。

    两人的脸都快凑到一起了。

    “刘浪,想让我帮你打人?”

    韩晓琪的声音如丝般滑进了刘浪的耳朵里。

    刘浪一愣,顿时满脸的尴尬:“咳咳,你、你怎么知道的?”

    “咯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这点儿小心思,我可是看在眼里哦……”

    韩晓琪宛尔一笑,一对小酒窝微微凹陷,看得刘浪脸皮一红,忍不住想要去亲一下那性感的小嘴。

    刘浪跟韩晓琪的姿势此时极为怪异暧~昧。

    刘浪半弓着腰,两手着床,跪在床上。

    韩晓琪两只胳膊环抱着刘浪的脖子,一只腿不知道何时已搭到了刘浪的背上。那长裙下摆的大腿根处,虽然冰冷,但刘浪在有意无意的触碰之下,除了细腻的丝滑之外,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韩晓琪的脸皮微微一动,似乎感受到了刘浪的触碰,猛然间脸色一变,一把将刘浪推到了一边,大叫道:“刘浪,你想干嘛?”

    刘浪一个趔趄从床上掉了下去,扑通栽倒在地。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刘浪见韩晓琪正蜷缩在床上,跟着受伤的小女孩一般。

    刘浪这个郁闷呀,心道:刚才明明是你将手勾到我的脖子上,将脸贴到我的脸上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呀?

    可这话刘浪当然不敢说,只好满脸的歉意。

    “韩美女、韩美女,息怒,息怒,生气可对皮肤不好呢……”

    额,女鬼似乎不会皮肤变差吧?

    可是,说来也奇怪,刘浪这句话一说,韩晓琪竟然咯咯笑了起来:“刘浪,看在你供奉我的份上,今天我就帮帮你,不过……等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可不能反悔啊!”

    “不能,绝对不能,上刀山,下火海,只要韩美女需要,我刘浪第一个冲上去。”

    刘浪连想都没想,又是一番赌咒发誓。

    晚上八点,刘浪喊上了老熊跟眼镜,三人打车到了东山职业技术学院的大门口。

    “老熊,那个何尚就是这个学校的?你知道他住哪儿吗?”刘浪问道。

    “当然知道,我查过。可是,你确定要这么做?”老熊一脸的疑惑。

    “来都来了,怕啥。”

    此时刘浪满脸的自信,似乎都看到了何尚跪地求饶的场面。

    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女鬼韩晓琪,微微一笑,转头对眼镜说:“兄弟,你去把何尚叫下来,就说老子帮排骨要医药费来了。”

    “这、这样说会不会太直接啊?”

    “没事,不这样说,他还不下来呢。”

    过了不到十分钟,眼镜气喘嘘嘘的跑了回来,对着刘浪低声说了一句:“来了。”

    在眼镜身后十米远的地方,浩浩荡荡的来了十几个人。

    当头一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长得眉清目秀,头发微长,染着红色,眼角处还刺着一条小蛇,完全是一个非主流的家伙。

    “那个人就是何尚。”

    眼镜小声的指着当头那人。

    刘浪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叫道:“是你打伤了我的兄弟?”

    “哟,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啊?我就打了,你还怎么着?”

    何尚似乎认识老熊跟眼镜,看了看,将目光移到了刘浪身上,十分嚣张的叹道:“哎,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怕死,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原来还有一种人啊,那就是喜欢自己找死。”

    “哈哈,哈哈,就是,老大,把他废了。”

    何尚身后有人喊了一句。

    何尚没有回答,而是朝着身后一摆手,喊道:“过来!”

    只见一个穿着牛仔裤、低着头的长发女孩被人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何尚的面前。

    何尚一把将女孩拉了过来,将胳膊搭到了女孩的肩膀上,用一只手扭过她的脸,狠狠亲了一口,鄙夷的盯了刘浪一眼:“瞧见没,这娘们是我们学校的校花,长得还行吧?”

    刘浪没有说话。老熊在后面告诉刘浪,这个女孩就是跟排骨约会的那个女孩,名叫林弥月。

    学校门口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光看那身材,刘浪就能感觉出这个女孩的确长得不错。

    东山职业学校大多数是学机械的,跟传说中的大蓝翔很像,大部分是男生,偶尔有几个女生不是被评为了班花,就是系花、校花啥的。

    何尚的具体背景刘浪并不清楚,但很明显,何尚的父亲只是想让他混个文凭,能毕业就行。

    更为奇葩的是,学校门口突然聚集了这么多人,保安愣是没有露面。

    刘浪也不在乎这些。他看了一眼林弥月,颇有点过来人的语气,语重心长的问道:“同学,你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跟我的兄弟约会呢?”

    “不、不……”

    林弥月想要争辩,何尚忽然间啪得甩了她一把巴掌,怒道:“闭嘴,只有老子说不喜欢,你一个乡下丫头敢跟老子说不喜欢,活腻味了是不是?”

    林弥月吓得哆哆嗦嗦,连忙低下了头,捂着脸,不敢再说话。

    可是,何尚似乎还不解气,根本不管别人的目光,大吼大叫道:“老子喜欢玩,谁也管不着,敢跟老子抢女人,除非不想活了,哼,也不问问我是谁,还敢找上门来。”

    “啪……”

    何尚正大肆喷粪的叫嚣着,一声清脆的掌帼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何尚哎哟一声,脸色一变,立刻捂住了左脸,一脸惊恐的叫道:“谁打我?活得不耐烦了,谁在打我?”

    没有人回答,就连老熊跟眼镜都满是疑惑,只有刘浪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何尚怒视着刘浪,一把将女孩推到一边,指着刘浪三人叫着:“敢、敢打我?把他们给我废了。”

    话音刚落,站在何尚身后的那帮小流~氓立刻摩拳擦掌的冲上前来,其中一人讨好般对着何尚笑道:“大哥,您就瞧好吧,捏死他们跟捏死蚂蚁那么简单。这仨人,指定给您办得利利索索的,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来找您了……”

    “好、好,收拾了他们,老子在风满楼给请你们吃大餐。”何尚使劲的摆了摆手,似乎在他眼中,就算是将刘浪他们杀了,也不会眨一下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