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十一章 让你狂


    十几个小流~氓捏着拳头,慢慢靠近刘浪三人,那眼神,竟然没有丝毫的波动,看来这种事他们也做得多了。

    刘浪心中一震,看着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好像碰到硬钉子了。

    保安不管,打人嚣张到什么都不怕,这帮人几乎就是屁股都翘上天了,天不怕地不怕。

    奶奶的,没人管,让老子管管你们!

    刘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何尚,忽然叫道:“韩美女,这些小杂碎交给你了,我去对付那个领头的。”

    说着,自己绕开那群小流~氓就冲向了何尚。

    夜黑风高月,打架正当时。

    刘浪跟何尚战斗爆发的时间已是快晚上十点了,街上的人也非常的稀少,加上这东山职业学校还在郊区,人就更少了一些。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校门口本来还昏黄的灯光不知何时悄悄熄灭了。

    周围虽然算不上漆黑一片,但也只有刚刚爬上树梢的月亮那点微光,只能勉强看出个人影而已。

    学校里面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看到这副情景,不禁也驻足观看,似乎这学校打架斗殴也实属正常。

    几个学生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咦,竟然有人敢挑衅何尚?不知道他老爹最疼这个儿子吗?”

    “是啊是啊,哪里蹦出来的乡巴佬,肯定是不想活了呗。”

    “哎,可惜了,听那口气,还想为自己的兄弟报仇,倒是讲义气。结果,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围观的人似乎都认识何尚,虽然有些愤恨的口气,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制止。甚至个个还为刘浪惋惜,像是已经看到了刘浪倒地不起被暴打的样子。

    老熊跟眼镜两人脸色铁青。

    这刘浪如此冲动,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冲了上去,还说起了疯话。

    韩美女?什么韩美女?

    两人一脸的茫然,四处一打量,根本没见到除了那个林弥月之外的女人。

    眼见那群人跟疯狗一样冲了过来,老熊心中一横,咬牙捏拳:“奶奶的,拼了。”

    正想举拳迎战,老熊忽然看到当前一人猛然间扑倒在地,哎哟大叫一声:“谁他~妈的绊我呀?”

    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踢到了那人肚子上一般,登时将那人疼得嗷嗷大叫了起来:“啊……疼,别、别打了……”

    后面那些人都是一愣,立刻停下脚步,紧张的四处张望着。

    刘浪心中窃喜,知道韩晓琪已经出手,上前冲到何尚的面前,一把抓住何尚的衣领,高声喊道:“你人多是吧?哼,人多我也不怕,今天,我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

    刘浪正想抡起拳头去打,何尚忽然间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老孙,老孙,快打电话告诉我爹啊……”

    这一嗓子把刘浪震得一愣,略一迟疑,却听到韩晓琪的声音响了起来:“想什么想?打呀……”

    女鬼韩晓琪似乎玩得非常开心,眨眼间将那帮小痞子撂倒之后,朝着何尚的胯下就是一脚,立刻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撕破了整个夜空。

    刘浪举着拳头愣在了当场,一脸惊骇的张大着嘴巴,盯着韩晓琪,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你也太狠了吧?”

    何尚嗷嗷叫着滚到了地上,两只手紧紧抓着胯下,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来覆去,哀嚎声瘆人连天。

    那些小手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看这架式,本事还气势汹汹的样子,也被吓傻了。

    “这、这是什么人?连何尚都敢惹?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

    小流~氓都感觉自己胯下隐隐做痛。这帮人本来就是乌合之众,此时顿时失去了逞强的勇气,怂了。

    呼啦一声,小流~氓们一轰而散,连滚带爬的不见了踪影,有几个实在跑不动的,被同伙也拖着逃走了。

    老熊跟眼镜也看傻了,嘴角跟着一哆嗦,好狠……

    眼镜首先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快,刘浪,快跑呀,保安来了。”

    果然,刚才校园里根本没有反应,此时竟然眨眼间钻出来十多个保安,为首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壮汉,他们个个手中拿着电棍,朝着刘浪这边跑了过来。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保安们已经到了眼前,还没等刘浪他们跑掉,直接将刘浪三人绑了起来。

    这办事效率,那可是快得一比,跟坐火箭差多。

    围观的那些学生个个瞠目结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那个人是什么妖孽?”

    “他、他怎么做到的?”

    “他,他竟然那么狠毒?”

    “可惜呀,惹怒了笑面虎,可够他们受得喽……”

    惊叹与惋惜声夹杂在那些看客之中。

    学校看大门的老孙颤巍巍的从保安亭探出头来,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叫喊的何尚,早已吓得是面如土色,喃喃的嘀咕着:完了,这次真完了,这份工作算是保不住了。

    刘浪三人几乎是被目送着押进了学校,关进了黝黑的禁闭室里。

    何尚带着杀猪般的惨叫被带到了医院。那一下,恐怕少不了躺着十天半月的。

    郊区一处豪华的别墅里。

    一个长得肥头大耳、圆脸无须、身材矮胖的中年人重重拍了拍桌子,一脸的怒气,两只小眼睛瞪得滚圆,咬牙切牙地对着电话吼道:“什么?尚儿被打了?什么人干的?是不是活得不耐烦?!先在禁闭室给我打残了。如果他们站着走出来,我直接撤你们的职!”

    “还有,如果我儿子有半点问题,你们都等着受处分吧!”

    此人正是东山职业学院副校长何其志,何尚的父亲,也是被称为燕京市一只最难对付的笑面虎。

    别看此人长得面善,表面上对人全是笑脸,可为人极为圆滑,暗地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捅人一刀。

    在整个东山职业学院,这何其志就是一个土皇帝,虽然职位是副的,但基本上大事小事都说了算,而且还娇惯着自己的儿子胡作非为,却从来不管。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把自己的儿子给打了。

    何其志重重挂断了电话,恶狠狠的坐到椅子上,肥胖的身体显得那么的不协调,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办公桌上那张两人的合影照。

    照片上是两个男人,一个年长一点儿的,一个年轻一点儿的。

    两人勾肩搭背,显得极为亲密,笑容也非常灿烂,而年轻的那个人,正是何其志。

    “哼,老不死的,我都等不急,等不急了呢……”

    何其志盯着另外那个年长的男人,眼角慢慢显露出狠毒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