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十六章 红衣女鬼


    要说刘浪不担心女鬼韩晓琪那是不可能的,回到出租屋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韩晓琪上香。

    刘浪本以为自己念叨两句,韩晓琪就会再次出现。

    可这一次,牌位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韩晓琪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间显得那么虚弱呢?

    刘浪带着满心的疑惑,回身倒在了床上。

    这一晚上折腾的不轻,身体一躺下,倦意就跟着袭来了。

    不一会儿工夫,刘浪就晕晕忽忽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刘浪听到有人在吵架,好像是一男一女。

    只听一个男声大骂道:“贱人,你竟然敢跟我分手?”

    “我就分怎么了?我说蓝明,你说说你,你除了床上本事还凑合外,你哪点儿比得上人家了?我不分手,跟你喝西北风啊?”

    女声趾高气扬的呵斥着,似乎根本不把男人放在眼里。

    “啪!”

    一声清脆的掌掴声响了起来,男人听起来极为恼怒,吼道:“你敢,今天,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信不信我、我……”

    “好啊,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咚!”

    “咔嚓!”

    桌椅倒地折断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

    刘浪本来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翻了个身,正想继续睡觉,猛然间感觉有什么不对。

    刘浪睁开眼睛,侧耳一听。

    我靠,原来是隔壁的小情侣在吵架。

    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各种脏话喷涌而出,像是倒垃圾一般,听得刘浪恨不得直接将耳朵塞起来。

    可是,这出租屋的隔音效果太差了,让你不想听都不行。

    结果,听了一会儿,刘浪也听明白了。

    男的没钱,女的找了一个有钱的主儿,移情别恋要分手。男的不同意,打起来了。

    这要是换作平时,刘浪巴不得看热闹呢。

    可昨天晚上刚刚经历了红衣女鬼的事情,刘浪心里也有点发憷了。可别再闹出人命,再变个鬼出来,自己好不容易租的房子,到底住还不是住啊。

    想到这里,刘浪终于决定,管一管。

    穿着拖鞋走到了隔壁的出租屋门口,刘浪刚想敲门,吵架声忽然间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一阵厚重的喘息声,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拖来拖去。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出事了吧?

    刘浪举在半空中的手也犹豫了起来。

    敲,还是不敲?

    如果真敲了,看到不该看得怎么办?

    想了想,刘浪还是慢慢退了回去。

    可刚退到门口,自己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你是我的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刘浪吓得一哆嗦,赶紧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一猫身闪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喂,谁呀?”

    是一个陌生号码,刘浪没好气的叫了一句。

    “喂,请问是刘浪吗?”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女孩的声音。

    刘浪一听是个女的,而且声音还挺甜,态度立刻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温柔的问道:“哦,我是我是,请问你是哪位呀?”

    “哦,对不起打扰了,我是林弥月,想谢谢你……”

    林弥月?谁啊?

    刘浪有点儿蒙,想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来,这竟然是昨天晚上东山职业学院的那个女生。

    这个林弥月昨天晚上目睹了刘浪的风采,竟然不知哪里弄来了刘浪的电话,说是要去医院看看排骨。

    刘浪本来不想答应,但转念一想,这个女孩跟何尚待了那么长时间,肯定知道何尚的来头。

    昨天晚上那帮保安的架式刘浪可是见到了,如今女鬼韩晓琪帮不了自己,只能靠自己了。为防何尚找来寻仇,多了解了解也好。

    于是,俩人便约定中午的时候在医院碰头。

    挂了电话,刘浪穿好鞋,听到隔壁似乎没有动静了,也没再多想,给韩晓琪续了三根香后直接出了门。

    可刚走到门口,刘浪就看到了那个满口槽牙的保安,正垂头丧气的蹲在墙角抽烟。

    出于好奇,刘浪凑了过去,打了声招呼问道:“保安大哥,那位大姐怎么样了啊?”

    槽牙保安抬起头来,木讷的看了刘浪一眼,眼神中带着茫然的神色。

    “是你呀?”

    槽牙保安狠狠将手中的烟头掐灭,站起身来,拉着刘浪走到了僻静的地方。

    刘浪有些好奇,这个保安大哥咋搞得神神秘秘的呀?

    槽牙保安神色有点不自然的四下张望了一番,才瞅着刘浪,低声问道:“小兄弟,你实话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

    “死、死了?”

    刘浪怔住了,看来女鬼附身还真是邪门的事情,竟然直接将人给附死了。

    虽然刘浪知道那位大姐被女鬼附了身了,可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会信。但现在看着保安的表情,这保安似乎知道点什么。

    刘浪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大哥,你相信有鬼吗?”

    保安大哥一愣,脸色一变,两只眼睛竟然滚出了两滴泪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肯定没这么简单!”

    刘浪越听越心惊,不禁拽着保安急问道:“大哥,怎么?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保安抹了一把眼泪,凝视着刘浪,哽咽道:“小兄弟,不瞒你说,那位大姐生前跟我关系不错,可是,看到她死的时候的样子,我就知道,她肯定死的不正常。”

    保安越说越激动,见四下没人,语无伦次的跟刘浪讲了起来。

    这位保安大哥姓闫,名叫闫朝,来自东北的农村。

    闫朝长着一口槽牙,满脸的褶子,看起来跟四十多岁人似的,可实际不到三十,比刘浪大不了几岁。

    别看闫朝长得不咋样,但对鬼怪之事却也有一点儿了解。

    据闫朝所说,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阴阳先生,可后来鬼怪之说渐渐被批为封建迷信,而且越来越少的人相信。

    到了闫朝这一辈,基本上也就没人知道了,而闫朝小时候听得爷爷讲的一些事情,也就当成了故事,根本没有当真。

    可是,今天看到那个女人的死样儿,闫朝却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爷爷讲的一个故事,一个红衣女鬼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