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十八章 画符


    林弥月不喜欢何尚,而且还当着何尚的面拒绝过。

    可何尚背景太深,林弥月还要在东山职业学院上学,每次被骚扰却没有办法。

    刘浪跟林弥月在走廊里,整整聊了一个小时。

    聊过之后,刘浪也渐渐改观了对林弥月的态度,反而还嬉笑着对林弥月说:早日成为排骨的媳妇啊,等着喝喜酒呢。

    林弥月性格刚烈,可架不住何尚的老爹是副校长。

    刘浪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心里也暗暗叫苦。

    何尚甚至何其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如今没有女鬼韩晓琪帮忙,真要被找上门来,可是一件麻烦事呢。

    想到这里,刘浪不禁一阵头大,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小时候老爹给自己吃的黄色药丸。

    对了,怎么自从上大学后,老爹就不给我吃那东西了呢?以前每星期一次,如果那东西真那么神奇的话,我吃多点儿会不会变成超人啊?

    刘浪这么想着,忽然间对那种黄色药丸带了种热切的盼望。

    嗯,抽空回家一趟,一定得向老爹问个清楚,再弄点黄色药丸吃吃。

    从医院离开之后,刘浪草草吃了点儿东西,直接去找闫朝了。

    对于抓鬼跟斗僵尸刘浪几乎是一窍不通,就算闫朝懂得少,但至少比自己要懂得多一点儿吧。

    等刘浪回到小区之后,去保安亭却没找到闫朝,一问才知道,闫朝回去休息了。

    刘浪又问了问闫朝的住址。有保安说就在小区旁边的一所民宅里,把地址告诉了刘浪。

    刘浪道过谢后,正打算去找闫朝,忽然听到小区里面传来阵阵说唱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超度一般。

    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在第二排楼房那边,那里好像正是许大姐死的地方呢。

    刘浪有些好奇的绕过前面的楼房,过去一看,见一个道士正在楼道门口作法。

    只见那个道士手中拿着一把桃木剑,背对着刘浪,前面摆着一张供桌,供桌上铺着一块黄布,黄布上几张符纸,还有一个香炉,香炉里正烧着三柱香。

    在供桌的后面,一口檀木棺材,就摆在楼道的门口。

    棺材旁边围着四五个人,有男有女,穿着白衣,正在大声哭喊着,看起来悲痛欲绝。

    “哎,这个女人可够可怜的。”

    “是啊是啊,刚死了男人,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死了,还没有人来出殡。”

    “谁说不是呀,就连哭丧的还是社区花钱找的人,哎……”

    旁边几个看热闹的小声议论着。

    刘浪凑上前去,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小声问道:“这是谁家死了啊?”

    那个正在说话的中年大妈瞟了刘浪一看,指着楼上的一个窗口:“那不,就是404姓许的那个女人嘛……”

    还真是许大姐呀。

    刘浪听到大妈的话,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棺材是闭合着的,不知道许大姐的尸体在不在里面。看着道士绘声绘色的超度,刘浪心里也有些痒痒。

    最近遇到了的鬼事太多了,刘浪忍不住想上前学两招。

    绕到供桌的另一面,刘浪抬起头来,正想跟道士打声招呼,可只看了一眼,不禁愣住了。

    “吴、吴半仙?”

    正在作法的道士,竟然正是那个激怒女鬼韩晓琪的吴半仙。

    刘浪见是吴半仙,立刻想起了那晚自己的狼狈,恨的咬牙切齿,正欲发作,可一看旁边人很多,便强忍了下来,凑到吴半仙身边,压低声音恨恨的说道:“吴半仙,你又在这里骗人啊?”

    吴半仙正摇头晃脑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忽然间听到有人说话,也是一愣,偏头一看,见是刘浪。

    吴半仙迟疑了片刻,盯着刘浪看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认出了刘浪,赶紧满堆笑,连连拱手道:“这位施主,原、原来是你呀?”

    “怎么?你又来骗人了?”

    刘浪没好气的问着。

    要说吴半仙的脸皮可真够厚的,听到刘浪的话,却是脸不红心不跳,而是忽然间将桃木剑往空中一甩,噗的扎起一道符,在半空中挥舞了两圈,口中念念有词。

    那道符在半空中噗噗燃烧了起来,惊得周围的看客目瞪口呆,暗暗叫好。

    可刘浪知道吴半仙的本事,见他耍花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瞪着吴半仙,低声叫道:“装神弄鬼,上次的帐还没跟你算呢!有本事晚上你别走,看我不将你的衣服扒光,让你跟女尸睡在一起!”

    吴半仙似乎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浪根本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着刘浪施礼道:“这位施主,贫道正在超度亡灵,请不要打扰……”

    “奶奶的,真能装!”

    刘浪瞪了一眼,将拳头在吴半仙面前摆了摆,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在离开之时,刘浪瞟了棺材一眼,隐隐竟然感觉棺材似乎动了一下。

    花眼了,肯定看花眼了。

    刘浪使劲摇了摇头,仔细看去,那口棺材停在那里根本没有动。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超度。

    吴半仙拿了钱,晚上自然是不能走的,要替许大姐守灵。

    那些花钱雇来的哭唱的人,自然不用在这里待着。

    吴半仙装模作样的超度了一番之后,便吩咐人将棺材里的尸体抬到了房间里,说是让死者在自己的家里再住最后一晚上。

    刘浪离开小区之后,直奔闫朝住的地方。

    找了好几圈,好不容易在一堆拆迁房中间找到了一个低矮的小破屋。

    屋子都塌了半边了,感觉风一吹就会倒。闫朝正待在小屋里,聚精会神的画着什么。地上有十几团黄纸,被搓成了球随处扔着。

    闫朝边画着,边唉声叹气的嘀咕着:“哎,真是的,画个符咋这么难呀?怎么一个也画不出来啊?这可怎么办呢?”

    刘浪进去的时候,闫朝愣是没有发现自己。

    刘浪好奇的凑到闫朝身后,看着他正对着一本泛黄的书,一只手拿着毛笔,沾着红色的朱砂,在黄色符纸上有模有样的描着。

    画符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情,一笔一画都不能疏忽,哪怕是出一丁点儿错误,恐怕都会失去效用。

    而且,符咒这类东西,非常耗费心力与体力,越是厉害的符咒,对画符之人的体力要和耐力的要求也愈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