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十章 二把刷子斗尸变


    “呼噜……”

    我靠,这是谁啊,真是牛比呀,竟然在这种地方睡着了。

    刘浪一脸的黑线,战战兢兢的凑到卧室门口一看。

    只见吴半仙,此时正仰面朝天,成一个典型的大字,躺在人家的大床上,睡得正香呢。

    谁也没想到,吴半仙拿了钱,在给人家守夜,竟然睡得比死猪还要沉。

    奶奶的,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正好,趁现在,先玩玩你这个假冒的臭道士。

    刘浪回头看了看闫朝,见闫朝正发愣呢,不禁跟他摆了摆手,示意没有什么事。

    闫朝再次伏到了许凝的身上,小声抽泣了起来。

    刘浪手里捏着一张‘定身符’,另一只手拿着一张黄纸,黄纸上密密麻麻写着一堆字,正是那定身符的咒语。

    原来,刘浪这家伙记不住,特意将咒语抄到了一张黄纸上。

    晃晃悠悠走到床边,刘浪凑到了吴半仙的耳根,大叫一声:“喂,出鬼了!”

    “呼噜……”

    吴半仙翻了一个滚,愣是没听见般,继续睡着。

    “咦,行啊,这么叫都叫不起来,好,那看我把床板给你掀开!”

    刘浪玩性大起,也忘了今天来的主要任务了,抽准机会,还真的要去掀床板。

    结果,那床板太沉,刘浪用了好几次力,愣是纹丝不动。

    这下,刘浪可犯愁了。

    弄不醒这家伙,用定身咒也没用啊。

    眼珠一转,刘浪转头看着在许凝尸体旁边放着几根白蜡烛。

    好啊,看我弄不醒你。

    刘浪回身去拿了一根白蜡烛,根本没有注意到许凝的尸体正在一点点儿起着变化。

    闫朝爬在许凝的身上,小声哭了一会儿,慢慢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有点冷,而且,许凝的身上好像有水渗出。

    “嗯?怎么回事?”

    闫朝抬起头来,狐疑的朝着许凝的脸上看去。

    “啊……!”

    这一看,闫朝顿时吓了一大跳。许凝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

    刘浪正拿着蜡烛在烧吴半仙的脚底,忽然间听到闫朝一声大叫,吓得一哆嗦,蜡烛油吧嗒滴到了吴半仙的脚上。

    吴半仙剧痛无比,跟着啊的惨叫一声,身体霍的直挺挺站了起来。

    刘浪一看吴半仙醒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抬手就将手中拿好的定身符拍到了吴半仙的脸上。

    那吴半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却听到刘浪嘀嘀咕咕的念道:“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铁牛祖师来降临,铜牛祖师来降临……”

    刚念到一半,吴半仙那两只眼睛却瞪得跟牛眼一般,直勾勾的盯着卧室的门口,一动也不动。

    刘浪对着黄纸一口气念完之后,吴半仙依旧没有动。

    “咦,这东西念一半就有效果吗?”

    刘浪心生好奇,转头刚想跟闫朝显摆自己第一次用符就成功了。

    可是,就在刘浪转过头的同时,却看到许凝的身体竟然正在直挺挺的坐起来。一旁的闫朝早已是吓得面如土色,身体僵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尸、尸变!真的尸变啦!”

    刘浪率先反应了过来,心里一慌,手一抖,整根蜡烛一下子掉了下去,倾斜的蜡烛油全部倒到了吴半仙的脚上,疼得吴半仙呲牙咧嘴,可就是动不了。

    吴半仙脸上全是汗水,急得眼珠子跟钢珠一般飞速转动着。

    刘浪看到许凝尸变,连忙慌慌张张的从怀里又掏出一张定身符,朝着许凝的尸体就跑了过去,边跑着还大声叫道:“闫大哥,别发愣了,快,快,定身符啊!”

    闫朝终于如梦初醒,扑通一下往后倒地,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定身符,刚想往许凝的尸体上贴。许凝竟然噌的一下从木板上弹跳而起,两只手直直的抓向闫朝。

    闫朝听他爷爷讲得鬼故事多,可哪里真正见过这种架式啊,眼见那个跟自己云山雾罩过的女人,变成了尸体竟然还扑向自己,登时吓得三魂去了两魂,一下子呆住了。

    就在此时,刘浪也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张定身符,朝着许凝的身后就拍了下去。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

    刚念了一句,那许凝忽然间转身,一下子掐住刘浪的脖子,咯咯的阴笑一声,眼中竟然闪过一丝贪婪。

    刘浪当时就吓傻了,后面的咒语也完全忘得一干二净,后背上的汗如雨下。

    “大、大姐,别、别,我、我本来想救你来着,可、可……”

    许凝的舌头慢慢从嘴里伸了出来,跟品尝一般重重舔在了刘浪的脸上。顿时一股粘糊糊的感觉,惊得刘浪又恶心又难受。

    那许凝的舌头比平时长了很多,而且还带着腥臭的气味,眼见舌头慢慢从刘浪的脸上滑到嘴边的时候,忽然一声颤音响了起来:“急急如律令!”

    舌头像是瞬间被定格了一般,正沾在刘浪的下嘴唇上。

    刘浪闭着眼睛,忽然感觉不对,睁眼一看,却见许凝竟然不动了。

    刘浪赶紧往后撤了两步,从许凝恶心的舌头中挣扎了出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还不停的往外作呕着。

    “靠,这、这女人长的这么漂亮,咋这么臭味啊。”

    刘浪边吐边骂。

    闫朝颤巍巍的从许凝的身后站了起来,走一步,差点摔倒在地。

    “奶奶的,真、真尸变了,幸亏,我爷爷给我讲的是真的,否则……”

    闫朝正说着,话突然间停了下来。

    刘浪好奇的转过头来,却见不知何时,竟然起了一阵风,正好把那张定身符给吹到了地上。

    许凝的尸体嘎巴嘎巴晃动了两下,听得刘浪瘆的心里都慌张了。

    “闫、闫大哥,这、这符咒怎么粘不住啊?”

    刘浪都快哭了,看着许凝那舌头跟蛇一样又游了过来,慢慢朝着自己的脸卷了过来,恨不得拔腿就跑。

    许凝呜呜低叫了两声,伸手要去抓刘浪。

    刘浪啊得大叫一声,吓得急忙一个侧身,险险的躲开之后,一猫腰闪到了许凝的身后。

    “去死吧!”

    连想都没想,刘浪用力朝着许凝的屁股就是一下。

    许凝身体一个踉跄,猛然间向前扑了过去,蹬蹬蹬两步,正好撞进了卧室里。

    只听啪的一声响,许凝的脸正好撞到了吴半仙的脸上,而身体,正好将吴半仙压在了身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