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十四章 太平间的尸体们


    夜半三更,推着三具干尸进太平间,而且,里面还有很多死尸……

    哎呀妈呀,想想都把人吓个半死。

    可据人所说,刘浪手里这三具干尸是学校花大价钱买的,要真是丢了,自己可担待不起。

    没有办法,刘浪只好硬着头皮蹲在太平间的门口,死等。

    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一多点的时候,刘浪的肚子都饿的咕噜咕噜跟打雷似的叫唤了起来。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老头,看着刘浪蹲在门口,先是一愣,又瞟了两眼那三具干尸,呼啦把锁打开,跟刘浪问道:“小伙子,学校里面的?”

    刘浪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头把门给刘浪打开,神色看起来不太正常,凑到刘浪的耳边,小声说道:“小伙子,把它们放进去赶紧出来,出来别忘了锁门,千万别待到十二点啊。”

    说完,老头竟然转身就走了。

    本来刘浪就已经有点害怕了,老头这么一说,更是加剧了恐惧感。

    奶奶的,还真是倒霉到家了,昨天晚上刚干倒了一具尸体,今天又来这种地方。

    没事没事,应该没事。

    刘浪安慰着自己,慌慌张张的推着小车子就往太平间走。

    太平间里停着十多具尸体,都被白布蒙着,有几个冷冻箱,应该是放干尸的地方。

    刘浪连看都不敢去看那些尸体,飞速的来到冷冻箱那边,好不容易将三具干尸放了进去,赶紧掉头就走。

    可说来也是奇怪了,正当刘浪经过一具尸体身边的时候,本来就有点暗的灯光不知为何,刺啦一下全部熄灭了。

    顿时,整个太平间里暗了下来。

    刘浪吓得刚啊的尖叫一声,立刻伸出手来,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就这一瞬间,刘浪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很多,后背上汗毛直立,滚出来的汗水让刘浪更加冷飕飕的。

    快走快走,此地不易久留。

    刘浪推着小车子,急匆匆的往门口走去,可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浪悲催的发现,那扇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

    太平间用的是普通的防盗门,从外面要用钥匙打开,可从里面直接拉把手就可以。

    可奇怪的是,刘浪拉了好几次,那把手虽然在动,该死的门却一动也动。

    刘浪傻眼了,吓得腿都哆嗦了起来。

    不会真这么悲催吧?

    如果真跟一堆尸体待上一个晚上,不把自己吓出神经病才怪呢。

    这种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刘浪赶紧拿出手机,想给老熊打个电话,让他来把自己弄出去。

    可手机刚闪了一下,时间是23:29,竟然嘀嘀嘀响了几声,关机了。

    草……

    刘浪呆住了,汗从脸上滚到了身上,又从身上慢慢的往下滚。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脊背发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抚摸着自己的后背一般。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错觉,必须是错觉。

    刘浪的双腿都快抖成筛子了,面对着门口,后面是十几具尸体,就是不敢回头去看。

    “咔嚓。”

    突然间,正当刘浪神经绷到了极点的时候,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摔到了地上。

    刘浪浑身哆嗦着,闭着眼睛,使劲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不可能会尸变,没有鬼,指定没有鬼……”

    边嘀咕着,刘浪硬着头皮,几乎将活了这么多年全部的勇气都积攒到了一起,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脑袋转了过来。

    “哎呀妈呀,鬼呀……!”

    刘浪大叫一声,吓得抱着脑袋就蹲了下去,整个人蜷作一团。

    怎么没有动静了?

    刘浪哆嗦着,刚刚一转身,明明看到一个白影站在不远处,此时怎么没有动静了呢?

    刘浪努力睁开眼睛,朝着刚才的地方看去。

    只有一张安放尸体的推车,车子上一块白布,可是,白布竟然是掀开的,里面的尸体不见了!!!

    刘浪脑袋嗡的一声,刚才明明看到那里有一具尸体的,此时怎么会不见了呢?

    呼吸愈加急促,刘浪惊恐的四处张望着,想确保自己是真的眼花了。

    可是,待刘浪扫过那十几辆停放尸体的车子的时候,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了。

    十几辆车子上,无一例外的都被掀开了,而里面,全部空空如也,没有一具尸体了。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不再抱有任何的侥幸了。

    难怪老头说那种话呢,看来,平时看门的老头也知道这里晚上不消停。

    可是,如今前无进处,后无退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难道又得跟那些尸体干上一架?

    刘浪摸了摸身上,别说是定身符了,就连一张黄纸都没有,光凭自己的身板,想跟这些尸体干架,简直是找死!

    刘浪心里直发虚,一时竟然没有丝毫办法,紧紧靠在门上,惊恐的扫视着整个太平间。

    没有一具尸体。

    咦,奇怪了,那些尸体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呢?

    太平间阴气太盛,来来往往的死者也是不计其数,一到晚上,那些没有轮回的游魂就喜欢钻进尸体里四处游荡。

    这种情形跟诈尸却完全是两码事。

    那些游魂大都是出于好玩,如果不碰到死不瞑目的,基本不会去攻击他人,而且一旦天亮之后,游魂就会离开尸体,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刘浪对这些一窍不通,还以为又跟那个许凝一样诈尸了。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朝着旁边看了看。

    在门口处,一根钢管,有半人来高,不知是用来干嘛用的。

    刘浪着拿起钢管,紧紧的攥在手里,惊恐的盯着太平间。

    “吼吼……”

    突然,一声沉闷的吼叫声响了起来,紧接着,无数声吼叫响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太平间乱哄哄的一阵嘈杂。

    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身体僵硬的从一边走了出来,两只脚跟被用线扯着一般,来回跳动着。

    另一个同样身穿白衣的女人走了出来,同样的姿势跳动着。

    接连出来了十几个尸体都身体僵硬的跳动着,像是在跳什么舞。

    刘浪后背紧紧贴在门上,握着钢管,看着那些尸体跟跳广场舞似的,竟然没有一只理会刘浪的存在,玩的不亦乐乎。

    “他、他们这是在干嘛?”

    整个太平间里极其热闹,那些尸体手舞足蹈,嘴里吼吼的叫着,极有节奏感的来回跳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