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十七章 撞尸上瘾了


    “刘浪,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不了,何老师,我晚上还有事呢。”

    “哦……,还叫我何老师呢?”

    “……”

    回到出租屋后,刘浪照着镜子啪啪啪甩了自己十几个大嘴巴,心中暗骂自己这张嘴,欠!

    哎,何老师呀,我倒是想跟你一起吃饭,可是,我口袋里瘪的连虱子都不想住了,这不是找出丑嘛。

    刘浪瞪着女鬼韩晓琪的牌位发呆,看着那袅袅往上飘的烟,心中不觉翻滚了起来。

    最近自己难道真是交了桃花运了不成?怎么连何老师这种女神级别的人物都想跟自已吃饭呢?

    嘿嘿,嘿嘿……

    刘浪躺在出租屋的床上,一个人傻乐着。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多了。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好几遍,刘浪这才意识到,自己光想美事去了,连晚饭都忘了吃了。

    可是,都这么晚了,去哪儿弄吃的呀?

    刘浪穿好拖鞋,邋遢着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无意中瞟了瞟隔壁那对小情侣的房间。

    对呀,平时这个时候,俩人早就开干了,今天咋这么安静呀?难道两人真的闹掰了?

    晃了晃脑袋,刘浪嘿嘿笑着,幸灾乐祸的想着:哼,没钱就几巴长看来是没用的,到头来,人家还是走了。

    正想着,那间屋里突然嘀嗒响了一声,像是什么液体滴到了地上。

    刘浪刚刚迈出去的脚步立刻停在了半空。

    咦,怎么有点冷了呢?

    不对!

    难道?

    刘浪蒙了,这种冷的感觉自己在坟场的时候经历过,昨天晚上跟许凝的尸体干架的时候也经历过。

    这根本不是空气的冷,而是因为某种不干净的东西引起的冷。

    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颤巍巍的朝着隔壁的那个房间看去。

    的确是那里,而且,里面像是一个冰柜一般,正在慢慢往外冒着冷气,甚至肉眼都能看得见。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只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干哑。

    去,还是不去?

    去了,自己明显是找麻烦,可不去,今晚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

    怎么这么寸呀,难道又发生了尸变不成?

    “喵……”

    正当刘浪犹豫的时候,忽然一声猫叫从那间出租房里传了出来,接着,房门嘎吱响了一声,一只大黑猫嗖的一下从里面钻了出来,瞬间从刘浪的身边窜了过去。

    刘浪吓得连忙往旁边一躲,回头一看,那只大黑猫竟然不见了踪影。

    再看那间出租房时,门半虚掩着,里面黑乎乎的,却听到有什么声音在嘎巴嘎巴的响,像是狗在啃骨头一般。

    要说有时候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刘浪本来非常的害怕,可听到这个声音,好奇心大起,两只脚不自觉的朝着那个房间走了过去。

    刘浪住的地方被隔成了三间,刘浪住在中间,左右两边住着两户。

    左边的隔间就是那对小情侣,右边的那个人,从来没有见过,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类型。

    此时整个房间里面除了那个突兀的咀嚼声,就是刘浪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刘浪慢慢靠近了那间房间,轻轻推了推门,探着脑袋往里看去。

    里面没有开灯,拉着窗帘。只是那窗帘有点儿薄,外面的路灯稍微透进来一点儿昏黄的灯光。

    刘浪朝着里面扫了两眼,刚开始什么都没看见,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刚才明明有声音的,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嘎巴……”

    又是突兀的咀嚼声。

    刘浪猛得打了一个寒战,朝着床边的地上看去。

    那张床上面铺着粉红色的床单,横放在房间里,而床的另一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趴伏着,一起一落的来回抽动着。

    刘浪的视线正好被床挡住,根本看不清楚。

    越是这样,刘浪倒越想看个明白,回头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便在墙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开关。

    咔!

    电灯一开,整个房间立刻透亮了起来。

    可是,床那边的东西似乎没有反应,依旧一起一伏,看起来像是一个男人。

    刘浪捏手捏脚的往里走了两步,垫起脚一看,那的确是个男人,而且,下面好像还压着一个女人呢。

    咦?这女人平时不都叫得挺大声吗?怎么今天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啊?

    刘浪一看到这个架式,立刻明白了,俩人竟然直接在地上干起来了。而且,因为干得太投入,自己进来都没听见。

    赶紧溜,被发现可得闹笑话了。

    刘浪回头撤步,可刚转过身,忽然感觉不对啊。

    我灯都开了,再投入,也不至于这样吧?

    而且,那冷飕飕的感觉,似乎就是从床那边传过来的呢。

    刘浪立刻怔住了,本来已经打算走了,可此时,忽然感觉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自己。

    刘浪腿都吓哆嗦了,硬着头皮回头一看,哎呀妈呀……

    只见一个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那个男人嘴上全是鲜血,两只手上也是鲜血,而且,一只手上还拿着一块像是手指般的东西。

    最为恐怖的是,男人两只眼睛暗淡无光,没有瞳孔。

    刘浪登时傻眼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往回跑。

    这一跑可不得了了,那个男人呜呜低叫了两声,紧跟着刘浪追了过来。

    刘浪吓的呀,腿都开始打漂了。

    可没有办法,生死关头,不跑命都没了。

    刘浪边喊着,一溜烟直冲向闫朝住的地方。

    也真是倒霉到了家了,这正好是大晚上的,就算刘浪喊破了嗓子,别人只当是失恋的神经病,根本没有人理。

    好不容易冲到了闫朝的小破屋,刘浪跟疯了一样疯狂在敲着那扇摇摇欲坠的破门板,大声喊道:“闫大哥,快醒醒啊,快拿定身符啊,又有尸变的家伙了啊!”

    现在的刘浪也就知道个定身符,对其它的东西根本一窍不通。

    可是,敲了半天门,里面根本没有动静。

    刘浪一低头,这才发现,门被锁着了。闫朝今晚可能在值班呢。

    完了完了,这可咋整啊?

    就这一会儿功夫,刘浪身上已被汗榻湿了。

    “呜呜……”

    一阵混沌的声音在刘浪的身后不失时宜的响了起来。

    刘浪一回头,那个满嘴是血的男人,正站在自己三步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