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十八章 串了气


    刘浪吓得身体重重的往门板上一靠。

    咔嚓!

    门板终于承受不住刘浪一百多斤的重量,直接断成了两截。

    扑通!

    刘浪重重甩进了小破屋里。

    就在此时,那个男尸也呜呜叫着,一头从破门板扎了进去,朝着刘浪就抓了过去。

    刘浪从地上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赶紧往后一躲,险险的躲开了男尸的那一抓。

    在整个破屋里,除了房间中央一张破烂的实木桌外,就是一张靠墙的破床板,其余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刘浪慌乱的爬了起来,一个踉跄扶住了桌子,快速的绕到了跟男尸对立的一面。

    桌子上正放着几张黄纸和那本符咒书。

    看来是经历了那场惊悚的事件之后,这个闫朝也开始琢磨起这东西了。

    可是,桌子上依旧没有一张可以用的定身符。

    刘浪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尸。

    那具男尸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衫,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裤,上下几乎已经被鲜血沾染,整个人看起来恐怖异常。

    而男尸本来雪白的牙齿,此时也已血红一片,露着阴森森的笑容,冷冷的盯着刘浪。

    刘浪不知道这个男尸是咋回事,可是他知道定身符管用啊。

    看着那具男尸已经盯上了自己,而且,跟捉迷藏一样围着桌子转来转去抓自己。

    刘浪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定身符上,飞快的拿起桌子上的毛笔,沾着朱砂就在一张黄纸上画了起来。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张定身符立刻成形。

    眼见男尸再次扑了过来,刘浪朝着男尸的额头呸的吐了一口唾沫。

    那具男尸一愣神,刘浪啪的一下将定身符贴到了男尸的额头上。

    呜呜……

    男尸似乎极为恼怒,以为刘浪在耍自己,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叫,伸出手就去抓刘浪。

    刘浪探手将那本符咒书抓在了手里,猫腰往旁边一闪,对着那段定身符就念了起来:“天灵灵,地灵灵……”

    “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那个本来气势汹汹的男尸忽然间定住身形,不动了。

    刘浪大喜过望,看着一动不动的男尸,本来的胆怯也变成了嬉戏。

    刘浪背着手,围着男尸就转悠了起来,边转悠着,还自言自语道:“嘿嘿,小子,想跟我斗,不知道我是天狼星下凡,专门惩治你们这些妖怪的吗?”

    “呜呜……”

    男尸像是在回应刘浪一般,发出了一声低吼。

    男尸此时一只脚向前,一只脚朝后,两只手成爪往前伸着,张着大嘴,嘴里面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像是夏天发霉的饭菜一般。

    刘浪一闻到那个味道,差点就恶心的要吐了。

    看着男尸,刘浪本来还有点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制服了一具男尸。

    可是,接下来怎么处理这具男尸刘浪却犯愁了。

    上次那个许凝胸中的怨气让吴半仙给吸了,虽然也很恶心,但毕竟是个女人啊。

    可此时呢,如果不吸怨气,肯定还是不行。

    但如果吸的话……

    看着男尸的样子,刘浪胃里开始急速的翻滚了起来,暗暗叫道:“我不想搞基啊……”

    “呜呜……”

    男尸忽然间又叫了起来,关节喀吧响了一声。

    刘浪猛然间抬起头来,却见男尸的身体似乎在缓缓的移动,看那样子,像是很快就破开符咒了。

    啊?这该死的定身符竟然还有时效性?

    刘浪的脑袋顿时短路了,也顾不得搞不搞基了,嘴跟闪电般一下子凑到了男尸的嘴上。

    吸,猛吸!

    刘浪深吸一口气。

    可是,除了那腥臭的味道,刘浪却是什么都没吸出来。

    而那具男尸,被刘浪这突然的举动怔了三秒,两只胳膊忽然间一合,竟然将刘浪给紧紧地抱住了。

    刘浪痛苦的将嘴挪开,连连作呕,可是,身体却被抱得死死的,似乎那具男尸根本不舍得跟他分开。

    刘浪挣扎了两下,却见男尸的嘴巴,正在一点点朝着自己凑了过来。

    我晕,刘浪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身体动弹不得,连画符都不能。

    死了死了,这下真的死了,没死在女神的怀里,竟然死在了搞基的怀里,而且还是一具死基。

    刘浪心里的郁闷,何止是草泥马在狂奔,绝逼还有无数只牙买蝶在飞舞啊。

    死,也要大无畏的去死!

    刘浪将头一偏,嘴巴闭得紧紧的,眼睛一闭,准备受死。

    嘭!

    正在此时,一声闷响。

    刘浪想象中那腥臭的气味并没有涌了过来,而且,那抱着自己的胳膊似乎也松了很多。

    刘浪赶紧睁开眼睛,顿时惊喜万分。

    “闫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啊。”

    “我、我再不回来,我这里都快成了基窝了。”

    闫朝瞅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尸,眼皮连跳了数下,紧张兮兮的问道:“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哎,我哪儿知道呀,快点,先把他定起来再说吧!”

    刘浪哭丧着脸,回身又画了十几道定身符,将男尸定得死死的。

    好在黄纸不贵,而刘浪这画符的本事也是出神入画。可如果被那些正宗的道士看到刘浪用定身符跟擦屁股纸似的如此浪费,非惊得吐血不可。

    要知道,就算是有师门学艺的道士,没有个三年五载,也难以在一分钟之内画出一张完美的定身符呢。

    刘浪哪里知道这么多呀,他只感觉自己隔夜饭,甚至一个星期前的饭都快要全吐出来了。

    好不容易将嘴里的味道弄得淡了些,刘浪才感觉,自己都快吐虚了。

    闫朝今天是半个夜班,十一点钟交班,要是晚回来一会儿,也许刘浪真就成为男尸的好基友了。

    看着刘浪惨白的脸,加上那副颓废的德性,闫朝摇了摇脑袋,一脸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你这到底是咋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说,闫朝的脸色变了数遍,顿了好大一会儿,才匆匆忙忙拿过那本符咒书,翻到一页,指给刘浪:“小兄弟,这东西根本不是怨气凝结呢,好像,是被黑猫串了气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