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十章 诡事连连


    闪电过后,一声闷雷隆隆响了两声,像是半夜十分老天爷打了一个呼噜一般。

    紧紧靠在墙上的两人已飞速融合在了一起,柳嫣的短裙也已被男人扯了起来,短裙下面的茂密丛林处被肆意蹂躏着……

    声声呻吟,娇喘急促,勾得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奶奶的,这个骚娘们,这声音,可真够浪的!

    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柳嫣住在西城,而刘浪住在东城,这之前的距离足有三四十里路。

    刘浪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贱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吧嗒!

    一滴雨水滴到了刘浪的脸上。

    刘浪抹了一把,极为不舍得瞅了激战正酣的俩人,狠狠回过头,一下闪过巷子口处。

    可就在刘浪拐过巷子的同时,忽然间听到男人啊的尖叫一声。

    痛快?

    还是痛苦?

    妈的,至于嘛,叫这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干一个贱女人是吧!

    刘浪心里嘀咕了一句,完全是那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

    那个柳嫣人品虽然不咋样,可身材……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踩着夜光跑回了闫朝的危房那边。

    “闫大哥,你找到黑狗血了?”

    一进屋子,刘浪就看到闫朝正坐在桌子旁边,耷拉着脑袋,并不做声。

    “喂,闫大哥!”

    刘浪又叫了一句。

    可是闫朝并没有回应。

    刘浪心生好奇,似乎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自觉的朝着地上一看。

    我的妈呀……

    刘浪顿时汗毛直立,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走过去使劲推了闫朝一把,叫道:“闫大哥,那具男尸呢?”

    地上空空如也,那具被贴满定身符的男尸早已不知所踪。地上散落着几张已经失效的定身符。

    闫朝被刘浪这么一推,身体无力的歪倒在一边,扑通跌倒在地,仰面朝天,胸口处已经溃烂,清晰的抓痕处咕嘟咕嘟往外淌着鲜红的血……

    “闫大哥……!”

    刘浪尖叫一声,登时吓得目瞪口呆。

    “死、死了?”

    闫朝眼神中满是惊恐,张着大嘴,两只手成环抱状的样子,早已失去了生机。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觉一痛,大叫一声:“闫大哥……!”

    这一会儿功夫,外面已是暴雨倾盆,吧嗒吧嗒拍打着屋顶,不知老天是在哭泣,还是心存怜惜。

    男尸跑了,闫朝死了,而自己因为看了一场好戏把这一切都耽搁了。

    地上一个破碗已碎成了数半。一摊黑狗血散发着腥臭的气味,水分在慢慢蒸发,已有些发干。

    ……

    刘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公安局的,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浑身都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从派出所走出来,刘浪想着他们做出的结论,心中却是翻滚不已,极不是滋味。

    公安局的人说,住在刘浪隔壁的那个男人已经失踪,而极有可能是杀死那个女人和闫朝的凶手,他们会竭力追捕。

    听到这些话时,刘浪没有任何思想波动,只是木讷的点着头,走完问询的流程。刘浪知道,那个男人早就变成了尸体,一只串了气的尸体。

    哎……

    刘浪一直心存自责,如果当时再多补几张定神符,定神符就不会失效,也许男尸就不会跑,而闫朝也不会死。

    虽然自己跟闫朝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这个东北男人的憨厚与老实却很对刘浪的性情。

    出租屋死了人,显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可刘浪实在是没有钱,再加上自己反正撞鬼也撞惯了,跟房东讨价还价一番,以极其廉价的价格继续租了下去。

    现在的刘浪莫名有了一种冲动,一定要将那只男尸抓住,为闫朝报仇!

    在收拾闫朝房间的时候,刘浪将闫朝的符咒书、黄纸,还有桃木剑那些抓鬼的东西都一并拿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刘浪躺在床上,一会儿看看从花老头那儿拿来的无名修道书,一边看着闫朝的符咒收,心中却是胡思乱想了起来。

    在碰到女鬼韩晓琪之前,刘浪哪里知道这世界上还真有鬼呀。

    结果,这段时间自己不但碰到了鬼,还碰到了僵尸,还有朋友因为僵尸丧命。

    奶奶的,既然自己画符咒有天赋,肯定学道术也有一定的天赋。

    经历了这么多,刘浪越来越感觉学点道术的重要性。

    可是,刘浪对于道术几乎就是白痴一个,左翻翻右看看,里面的词语晦涩难懂,别说是练了,光看起来都有些费劲。

    刘浪极为懊恼的将书往旁边一扔,将手抱到脑后,仰头看着韩晓琪的牌位。

    供香不急不缓地往上飘着,牌位一动也不动。

    “韩美女啊,你说你到底是谁呀?怎么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奇怪了呢?”

    刘浪嘀嘀咕咕的说着,晕晕乎乎感觉脑袋有些沉,马上就要睡着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突然,电话声一下子把刘浪吵了起来。

    刘浪吓得一哆嗦,差点儿从床板上跳了起来。

    “喂,老熊,干嘛呀?”

    “浪儿刘,你听说了没,出人命案了啊。”

    电话那头的老熊显得极为神秘,声音中竟然还带着几丝兴奋。

    刘浪当然知道出人命案了,自己刚从派出所出来,能不知道吗?

    “我知道,咋了,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刘浪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不是不是,还不兴奋啊,就在你打工的花圈店那个巷子里,今天早晨有人看到一具裸男的尸体……”

    “什么?你说什么?”

    刘浪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对着电话大叫了一声。

    “喂喂喂,浪人刘,你小点儿声,你不是知道吗?”

    老熊被吓了一跳,有些埋怨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另一件事呢,快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听到巷子里出现裸男的尸体,刘浪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柳嫣跟那个男人。

    老熊似乎对这种事情也比较感兴趣,在电话那头唾沫横飞的一说。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