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十二章 金刚不坏身


    我靠,那个小子!

    刘浪知道了问题所在,赶紧满脸堆笑,将袋子中本来去看排骨的香蕉掰了一个,往烧脸男人面前送去:“大哥,吃个香蕉,先吃个香蕉。”

    “哼……”烧脸大汉嘴角一勾,笑起来更是恐怖瘆人。

    面包车一直驶到了一处废旧的车间。

    整个车间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以前像是搞机械的,一些废弃生锈的机械零件随意堆积着,显得杂乱无比。

    几个大汉连拖带拽将刘浪弄进了车间里,随处往地上一扔。

    刘浪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却见四个大汉手里各拿着一根铁棍,知道这些家伙要下死手了。

    “喂喂,几位大哥,何尚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哦,你不认识我,那我可认识你呀。”

    刘浪正想搪塞两句,忽然听到一个带着点儿娘娘腔的声音从废弃的铁堆后面传了出来。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一个大汉推着一张轮椅从后面走了出来。

    轮椅上之人,正是何尚。

    只见此时的何尚眼露凶狠,浑身缠着绷带,坐在轮椅上,嘴角一动,还会带起面部痛苦的表情。

    刘浪一看到何沿这副样子,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哼,解气。

    看着何尚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刘浪有些兴奋。

    “好啊,原来是你呀。”

    刘浪指着何尚,根本无视周围那些大汉,朝着何尚就走了过去。

    “快快快,把他拦住,别让他过来。”

    何尚一见刘浪要过来,登时吓得脸都变绿了,显然韩晓琪那一下,让何尚是心有余悸。

    两个大汉立刻上前挡住了刘浪的去路,手里的铁棍左右两只手倒腾着,看得刘浪眼皮一跳。

    “你、你们到底想干啥?”

    “哼,干嘛?刘浪,你以为打我白打了吗?”

    何尚恶狠狠的说着,可是,那被绷带包扎的身体,却让刘浪怎么都感觉不出恐怖来。

    “跪下,给我赔罪。”

    何尚尖叫一声。

    刘浪一脸的茫然,看了几眼那几个大汉,又瞅了瞅何尚,疑惑的问道:“咦?我为什么要给你赔罪啊?”

    “你、你打伤了,我当然要给我赔罪。”

    何尚面红耳赤,叫嚣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给老子跪下,否则,我爹给我找来这些人,可不是来陪你玩的,哼,保准让你哭爹喊娘都找不到地儿。”

    几个大汉冷笑着,根本没将刘浪放在眼里,而看刘浪的眼神,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刘浪晃了晃脑袋,眼见不好,回头就要跑。

    “给我往死里揍!”

    何尚眼尖,高喝一声。

    其中一个大汉抡起铁棍就朝着刘浪的后背砸了过去。

    “嘭!”

    铁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刘浪的后背上。刘浪扑通一下趴到了地上,挣扎了两下,显得痛苦不已。

    “哈哈,哈哈,跪过来,舔我的脚……”

    何尚张狂的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了刘浪跪地求饶的模样。

    可是,下一刻,刘浪忽然奇迹般的一个翻身,瞬间站了起来,朝着刚才打自己的大汉脑门上就是一拳。

    “咚!”

    那个大汉立刻眼冒金星,整个身体跟木头一般径直倒在了地上,竟然一动也不动了。

    “啊!!!什么情况?”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刚才那一铁棍,别说是打在刘浪身上了,就算是打在一头牛身上,那头牛也得哞哞叫两声,半天爬不起来。

    可是,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刘浪……

    其余几个大汉率先反应了过来,大骂道:“臭小子,你找死!”

    轮起手中的铁棍就朝着刘浪砸了过来。

    刘浪也不躲闪,不知是头脑发热还是一根劲,竟然直接举起胳膊去挡铁棍。

    愣住的何尚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暗暗心道:“原来,这个家伙根本不长脑子,用胳膊去挡铁棍,这不是明显找死吗?那铁棍,比大拇指都粗呢。”

    “啊……打死他!”

    正当何尚兴奋的要从轮椅上跳起来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响,那根铁棍竟然奇迹般的弯曲了。

    没有看错,何尚并没有眼花,那些大汉也没有看错。

    刘浪的骨头没有断裂,而是铁棍弯了。

    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示意到了问题所在,同时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定格在了原处。

    何尚脑门上、身上顿时冒出了一阵冷汗,浸到绷带里面,湿漉漉的,说多难受有多难受。

    “何、何少爷,他、他还是人吗?”

    几个大汉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们可是见了鲜血都不怕的主儿,今天却没想到,竟然碰到如此硬的茬。

    这根本不是人嘛,恐怕是钢铁侠吧?

    何尚早就吓傻了,一动也不动,两只眼睛都快要呲出来了,惊恐的盯着刘浪。

    刘浪故作镇定的看着那几个大汉,刚才的那一棍,真疼……

    刘浪的胳膊上开始慢慢往外渗出鲜血。

    “小子,怎么样?想不想尝尝我的拳头的厉害?”

    刘浪摆了摆自己的拳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大、大哥……”

    一个大汉看着烧脸男人,哆哆嗦嗦的叫了一声。

    烧脸男人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挖了刘浪一眼,吼道:“大、大个屁哥呀,这哥们咱惹不起,快走!”

    哐啷!

    烧脸男人将铁棍往地上一扔,转头就跑了。其余那些大汉,一看老大都跑了,还等个屁呀,个个夹着尾巴跑走了。

    整个废弃的车间很快就只剩下刘浪跟坐在轮椅上的何尚了。

    此时的何尚早已吓得是面如土色,之前的张狂消失的无影无踪,两只眼睛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刘浪。

    “哥、刘哥,别、别,咱、咱有话好话!”

    何尚此时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连求饶。

    此时的何尚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被这个刘浪打过一次了,可老爹何其志说一定要给儿子出气,找了道上心狠手辣的烧哥。

    结果,哎,世事难料啊……

    刘浪对这小子根本没有好感,恨恨的说道:“哼,老子幸亏打小就吃灵丹妙药,不然,今天还真栽在你手里了。”

    说着,刘浪往前跨了一步,一脸狞笑的盯着何尚:“姓何的小子,本来我浪人刘跟你井水不犯河水,可你打我兄弟在先,今天又找人想置我于死地,哼,我不让你长点儿记性,看来你是不会老实了。”

    刘浪抬起手来,正想将何尚从轮椅的拽起来。

    正在此时,车间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大叫:“住手!”

    刘浪转头一看,两眼顿时冒出了精光,本来的狠毒之色瞬间消散,一脸的柔情似水。

    “何、何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