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十七章 美女来电


    “求求你,别,别杀我,我只是一只游魂,因为看中了这里阴气浓密,并不想害人啊。”

    白色影子惊恐万分,披着长发,显然是只女鬼。

    刘浪心生好奇,这是他除了女鬼韩晓琪之外见到的第二只鬼。

    “哼,巧舌如簧!”

    年轻道士冷眼一挑,手中宝剑一挥,一道寒光穿透那道白影。

    白影溃散,连一声喊叫都没有发出。

    年轻道士手段极快,刘浪本以为他还会多说两句,却没想到,竟然一剑将女鬼斩杀。

    年轻道士看了刘浪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喂,别走啊,我那兄弟还没醒呢。”

    刘浪见道士要走,顿时急了。

    “鬼魄并未侵入**,回去用熟糯米包住手心脚心,一天就没事了。”

    道士说话没有半点感**彩,甚至听不出情感波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块冰。

    刘浪不甘心,还想再叨叨两句,那道士却是再也不理,脚底轻轻一点,从二楼的窗户窜了出去。

    二楼足有四五米高,隔了数间,应该是卧室,里面同样的空空如也。

    刘浪所在的位置,正是二楼的走廊。

    看着道士眨眼间消失不见,刘浪心里不禁羡慕不已。

    这个道士,果然有本事。

    等着眼镜醒来之后,二人将笨重的老熊一起拖了回去。

    照着年轻道士所说,刘浪将熟糯米敷在老熊的手心脚心,还别说,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跟没事儿似的了。

    可是,老熊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眼镜更是干脆,半信半疑的盯着刘浪,老是不停的问来问去:“有没有鬼?有没有鬼?”

    经历这件事,刘浪再也不敢在别人面前提鬼了。

    没吓着别人,倒先把自己给折腾进去了。

    看着老熊没事了,刘浪回到出租屋,抱着那本无名修道书就啃了起来。

    撞鬼撞上瘾了,真得学点儿东西了,哎,如果能拜那个家伙为师就好了!

    刘浪叹了口气,想起昨晚那个冷面年轻道士,猜测着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都说书都自有黄金屋,可在刘浪看来,这书中有的可是保命符啊。

    看着那本无名修道书,依旧是晦涩难懂,背起来跟背古文似的,拐来绕去,把刘浪搞得头大如牛。

    “哼,花老头这打的是什么鬼心思?真是想钱想疯了。”

    刘浪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将无名修道书扔到了一边,转手将那本符咒书拿了出来。

    闫朝的这本符咒书倒是容易理解多了,里面总共有十几道符的绘制方法,而且也详细讲了每道符的咒语及用途,全部是白话文,像是后来有人专门编著的一般。

    不管了,先学学这些吧,如果真碰到什么事,至少可以自保。

    良性循环,对于学符咒来说,刘浪真是天资聪明。

    画符对他来说,倒是毫不费力,如果被那些正统修行的道士看到刘浪画符跟玩儿似的,非得气的吐血不可。

    刘浪依葫芦画瓢,分别画了三张定身符、护身符、驱鬼符,揣到口袋里,又仔细看看了咒语及相关介绍,终于明白了。

    这些符咒的使用根本不是想用就用,不但有一定的时效性,而且在用的时候还有很多限制。

    就比如说定身符,只能定住人或者动物,对鬼物却是无效。而且,这定身符一旦碰到水,就会失效。

    而护身符是用来贴在自己身上,可以让鬼不敢靠近,但对于僵尸却是无效。

    各种符咒分别有不同的咒语。

    画符对刘浪来说小菜一碟,可记咒语却是件麻烦的事。

    整整背了一个下午,刘浪对这几道符咒依旧磕磕巴巴。

    哎,罢了,抄下来,大不了到时候对着念嘛。

    实在没有办法,刘浪将三道符咒的咒语找了张纸,抄了下来,贴身放进了口袋里。

    一头倒在了床上,看着女鬼韩晓琪的牌位,刘浪又念叨了起来。

    “韩美女啊,你到底是咋了啊,快点回来吧,再不回来,你刘哥哥就被鬼弄死了啊……”

    不知不觉,刘浪竟然特别期待女鬼韩晓琪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中,竟然对韩晓琪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刘浪隐隐约约听到在隔间那边传来了什么响动。

    刘浪顿时一个激灵。

    在隔间那边一个死了,一个变成了男尸,不知所踪,怎么会有动静?

    刘浪一骨碌爬了起来,仔细一听,长长出了一口气。

    听错了,原来是另一个隔间的人啊。

    那个隔间住着一个女人,基本都是半夜回来。

    一看时间,才下午四点多。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了,这个点儿,怎么就回来了呢?

    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隔壁那个女人听起来像是哭,一边抽泣着一边念叨着。

    “嘤嘤,妹妹呀,你到底去哪儿了啊?姐姐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刘浪越听越心惊,本来只是以为这只是一个风尘女,怎么好像还有着辛酸的故事呀。

    刘浪有点儿坐不住了,心道:“哎,看来,人不可只看表面呀。”

    毕竟也没见过这个女人,刘浪轻轻叹了口气,正准备出去散散心。

    电话忽然间响了。

    刘浪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

    “刘浪?”

    对方是个女人,声音跟夜莺一般悦耳动听。

    刘浪顿时来了精神,立刻将所有的烦恼都抛在了脑后,连连点着头:“嗯嗯,我是刘浪,请问你是谁呀?”

    “额,我是欧阳清织。”

    “啊……”

    刘浪愣了,欧阳清织?班花?

    刘浪心跳加速,脑袋有点晕乎,拿着电话的手都激动的有点哆嗦了。

    “清、清织呀,有、有什么事吗?”

    刘浪脑袋有点短路了。

    欧阳清织在班里被称为冰美人,虽然人长得漂亮,却没见有几个朋友,更没见她给谁打过电话。

    今天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刘浪难以置信的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腮帮子。

    “哎哟……”

    不是做梦。

    刘浪大叫一声,对方一怔:“刘浪,请你帮个忙。”

    “帮忙?好啊好啊,有什么事?”刘浪连想都没想,磕头如捣蒜般答应着。

    “额,陪我去个聚会可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