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十九章 痛并甜美着


    在这里能碰到自己认识的人,刘浪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得意洋洋的对欧阳清织说道:“清织啊,我碰到一个朋友,过去打个招呼。”

    欧阳清织一脸的诧异,还没说话,却见刘浪径直走向道士。

    年轻道士在人群中极为扎眼,可因为是马有才专门带来的,也没有人多问。

    刘浪走到道士面前,道士正在吃着点心,了无兴趣的看着这些人。

    “你好!”

    刘浪笑嘻嘻的伸出手来,想要握手。

    道士回过头来,看了刘浪一眼,将一口点心塞进嘴里,冷冷的说道:“是你?”

    “是啊是啊,真是没想到,这么巧啊。”

    刘浪见道士根本没有跟自己握手的意思,尴尬的笑了笑,也拿起一块点心,嚼了一口。

    还别说,那味道又甜又酥麻,吃起来就是跟地摊货不一样。

    “我叫刘浪,不知大师?”

    刘浪不死心,继续问道。

    “朱涯。”

    “啥?猪牙?”

    刘浪一愣,只见朱涯狠狠瞪了刘浪一眼,似乎并不想跟他多说,转身就要离开。

    刘浪连忙跑到前面,挡住他的去路。

    “朱兄朱兄,你别走啊,看到你昨晚本领那么强,能不能教教我啊,我……”

    刘浪眼巴巴的看着朱涯,忽然见他眼皮一跳,鼻子一抽,脸色微微一变。

    “不好,有东西。”

    朱涯低叫了一声,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走到马有才的身边,在马有才耳边嘀咕了两句。

    只见马有才脸色变了变,缓缓点了点头。

    朱涯拨开人群,直接冲了出去。

    刘浪连想都没想,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哪里肯放过。

    也忘了跟欧阳清织打招呼,刘浪跟着朱涯就跑了出去。

    朱涯速度飞快,出了酒店直接绕到了后面,跑进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

    紧接着,朱涯飞身而起,翻过一道高墙,进了一座比较古老的园子。

    那家园子高墙大院,应该有些年岁了,大门紧闭,在这种地方没有被拆掉,应该属于历史保护的遗迹。

    刘浪气喘嘘嘘跟在朱涯身后,好不容易追上,正看到朱涯翻墙而入。

    那道墙足有四五米高,刘浪犯愁了,自己别说是翻了,连爬都爬不进去。

    “这个道士,真行啊。”

    感慨了一句,刘浪发现在墙角下面,竟然有一个狗洞,大小正好可以容纳一人通过。

    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刘浪将西装往腰间一扎,直接钻进了狗洞。

    顺着狗洞钻进去,刘浪正好看到朱涯站在院子中间,一脸严肃的环顾着四周。

    这个院子看起来有些拥挤,后面一排明清时代的建筑,厅房走廊,中间一座假山。假山下面环绕着一虹清泉,不过因为年没人照料的缘故,泉水已经变得有些浑浊,上面漂着一些枯叶。

    院子里零散的种着几颗松柏,叶子泛黄,大都也已枯萎。

    朱涯抽了抽鼻子,忽然在假山后面传出咚的一声响,像是有石头掉落。

    朱涯目光一凌,飞身而起,手中握住宝剑,一个箭步窜了过去。

    刘浪看着朱涯身姿如此迅速,又是羡慕又是钦佩,连忙跟了过去。

    刚一过去,刘浪只听呜呜一声嘶吼,像是什么东西被掐住了脖子。

    刘浪一愣,忽见假山后面窜出一个人影,朝着自己就扑了过来。

    刘浪吓了一跳,本能的举手去挡,可刚伸出手,那个影子忽然间扑向前来,一把将自己抱住。

    顿时,一股带着烂菜的腥臭气味迎面扑来。

    咦,这种感觉怎么这么熟悉啊?

    刘浪斜眼一看,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

    奶奶的,原来是你这只可恶的男尸啊。

    有时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抱住刘浪的影子,竟然就是那只串了气,将闫朝杀死的男尸。

    一看到这个仇人,刘浪立刻瞪起了双眼,抡起拳头就去打男尸的脑袋。

    可是这男尸根本没有痛觉,嗷嗷叫着,张开就去撕咬刘浪的脖子。

    刘浪连忙抽手,拧住男尸的脑袋叫道:“该死的东西,看我不将你的狗头给拧下来。”

    刘浪正铆足了劲去掰男尸的脑袋,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钻心的疼痛,像是什么东西扎进去一般。

    “啊……!”

    刘浪尖叫一声,痛得呲牙咧嘴,大叫道:“朱兄啊,你再不动手,我就要死了!”

    朱涯不知道是在看热闹,还是想试试刘浪,眼见男尸的爪子抓进了刘浪的腰间,立刻将手中的宝剑托出,对着男尸的后心就扎了过去。

    “嗷……”

    男尸怒吼,尖爪从刘浪的腰间猛然间抽了出来,疼得刘浪差点晕了过去。

    晃悠了好几次,刘浪只感觉自己大脑缺氧,眼皮发直,精神有些恍惚。

    刘浪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看着朱涯猛得将宝剑抽出,手中迅速拿出一团糯米,犹如走马灯一般将男尸的七窍堵住。

    那具男尸被朱涯扎了一下,仓皇想要逃跑,可奇怪的是,七窍被堵住的同时,竟然一动也不动,扑通一声栽到在地。

    紧接着,朱涯站在男尸的身边,手指捻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口中念念有词。

    刘浪只觉自己汗流浃背,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暗暗骂道:“狗东西,老子还没用定身符,你就不行了……”

    刘浪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朱涯站在一边,而欧阳清织站在另一边。

    “清织?”

    刘浪惊喜不已,想挣扎着坐起来,可腰间的剧痛牵扯着神经,哎哟叫了一声,又瘫倒在地。

    欧阳清织连忙上前扶住刘浪,关切的说道:“别动别动,你休息就好了。”

    那样子,宛然她就是刘浪的女朋友,真情侣。

    刘浪心里这个甜呀,跟吃了蜜桃一般,疼在身上,美在心里。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吗?欧阳美女呢,我们班的班花呢,难道真的喜欢上我了?”

    “咳咳……”

    刘浪正在做着美梦,一旁的朱涯轻咳了两声:“欧阳姑娘,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嗯,谢谢你了朱天师。”

    刘浪蒙了,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禁疑惑连连。

    “朱天师?咦,到底发生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