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十三章 演戏也要下本钱


    “让我帮你可以,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待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反悔!”

    女鬼韩晓琪一看到刘浪那副模样,直接都不用着刘浪开口了。

    “一定一定,上刀山下火海,我刘浪一定也不含糊。”

    此时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眼见韩晓琪答应下来,立刻赌咒发誓一般,根本没心思追问韩晓琪到底需要自己去做啥了。

    刘浪屁颠屁颠的下了床,正想往外走,韩晓琪突然又说道:“刘浪,不过,我要事先说好,如果再碰到上次那么厉害的女鬼,我可帮不了你。”

    “啊?为什么呀?”

    “因为……”

    韩晓琪低下了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因为,我不能再用道术了。”

    “啊?你真会用道术?”

    刘浪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难以置信的盯着韩晓琪。

    韩晓琪轻轻点了点头,嗡嗡的说道:“我生前是会道术的,可是死了之后……”

    “好吧好吧,第一次抓鬼就碰到那么厉害的角色,那我刘浪也太倒霉了吧,没事的,有可能只是走个过场呢。”

    刘浪一摆手,打断了韩晓琪的话。此时他就是想着怎么先把花老头忽悠过去,根本没将韩晓琪的话往深处想。

    十分钟之后,刘浪一溜小跑着到了花圈店。

    一进花圈店,刘浪就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符纸,对着花老头显摆了起来。

    “花叔,你看,我画了几张符,什么定身符呀,护身符呀,还是驱鬼符的,嘿嘿,怎么样?厉害吧?”

    花老头只看了那些符纸一眼,连眼皮都没抬,冷哼了一声,道:“这些东西看起来还凑合着,可是,你嘴皮子也得利索点儿啊,不然,人家怎么可能相信你呢,来来来,先背两段我听听。”

    刘浪登时傻眼了,手僵持在半空中,“额,花叔,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是不是又偷懒了?就知道画这些没用的东西,万一人家问起你来,你怎么办?”

    花老头瞪着眼睛就叫了起来,一转头,回身去了后院。

    刘浪被骂的目瞪口呆,心里气愤无比,“哼,死老头,光让我背,你怎么不背呀。”

    刘浪一屁股坐到了懒人椅上,心想:大不了,老子还不伺候了呢。

    过不多会儿,花老头摇摇晃晃的从后院走了出来,边走边嘟囔着:“哼,臭小子,幸亏我明智,多准备了一点儿东西。”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花老头手里多了两件破旧的青灰色衣服。

    “穿上!”

    花老头一扬手,将手里的一件衣服扔给了刘浪。

    刘浪展开一看,顿时又气又无奈。

    这花老头还真是搞笑,演戏还整个全套,不知从哪里弄了两套破道袍。

    刘浪往身上一比划,还别说,竟然蛮合身的。

    自己将衣服套在身上后,花老头又像是忽然间记起了什么般,一拍脑门,转身回了后院,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两把木剑走了出来。

    扔给刘浪一把,花老头说道:“这是桃木剑,会不会使是其次的,但没这道具可不行。”

    花老头将桃木剑往身前一横,收敛起了原本的姿态,一脸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师父,富贵道人,而你,就是我的徒弟,小浪人。”

    “啥?喂,花老头,凭啥你叫富贵道人,我叫小浪人啊?”

    刘浪一听,顿时不愿意了。

    这花老头爱财,连取个道号都不忘了富贵。自己名字里面不就沾了个‘浪’字吗?跟浪人有半毛钱关系啊?而且还是小浪人?

    “嘿嘿,你是徒弟,当然还称不上道人,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干嘛这么较真嘛。”

    花老头奸笑一声,摇头晃脑,倒是煞有介事。

    刘浪噌的站起身来,上前一步,用桃木剑一把抵住花老头的胸口,吓得花老头脸色一变,大叫道:“刘浪,你要干嘛?”

    刘浪嘿嘿一笑:“富贵道人,你既然是师父,怎么能如此胆小怕事呢?你要临危而不动,要不,咱换换名字,你叫浪人道长,我叫小富贵?”

    “屁,刘浪,赶紧背几句书去。”

    花老头伸手将桃木剑打开,反身去了后院。

    “哼,老东西,背就背,谁怕谁呀!”

    刘浪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上面写着几张符咒,正是刘浪之前画的几张护身符和驱鬼符的咒语。

    夜半三更,抓鬼不走空。

    晚上八点多,刘浪跟花老头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打了个车。

    花老头将手中一张小纸条递给司机,说道:“就到这个地址。”

    那个司机看着刘浪跟花老头的道士打扮,也不好奇,而是嘿嘿笑道:“大叔,你们这是去拍戏呀?”

    “拍戏?我们这是去抓鬼。”

    花老头脖子一扬,跟真的似的。

    司机嘿嘿一笑,“大叔,你说你忽悠人也下点儿本钱,这年头,抓鬼容易可赚钱不容易,你看看你那身行头,跟从垃圾场捡的似的,都破了一身的洞了。”

    花老头不气不恼,煞有介事的说道:“这位施主,你有所不知啊,这身衣服自从我七岁那年穿上,就再也没有脱下来,如今已六十年了,能不破吗?”

    刘浪在一边听得都差点吐血了,看着花老头摇头晃脑的样子,真想一句话拆穿他。

    还七岁就穿呢,那时候你还穿纸尿布吧?

    那个司机也是能侃,一路跟花老头你一句我一句的,感觉没多会儿就到地儿了。

    “八十。”

    司机将车一停,回头说了一句。

    花老头立刻瞪大了眼睛,尖叫了起来:“啥?怎么这么贵啊?你宰人呢吧?”

    “哟哟哟,我说这位道长,你自己也不看看,这可是从东城到西城呢,八十还贵?”

    听到司机的话,刘浪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这么巧啊?这个小区,不正是柳嫣住的那个高档小区吗?

    小区门口摆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面红漆写着三个大字,紫云府。

    一想起那天晚上在小巷子里看到的那个饥渴的女人,刘浪忽然间感觉浑身都在打着寒战。

    不会吧?不会这么寸吧?

    那个女人指定不是柳嫣,只是长得像而已。

    刘浪心里默默念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