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十七章 红煞


    刘浪啊的尖叫一声,疼的呲牙咧嘴,似乎痛苦不已,抱着手指就蹲了下去。

    “他娘的,这东西是什么做的啊,怎么这么硬啊!”

    刘浪没把女鬼给逼出来,差点把手指折了,这下可好,反而把女鬼给激怒了。

    说来这柳嫣的尸体也够悲催的,死后因为怨气太重,变成了红尸,残存的意识中只有一个想法,慢慢将李枫折腾死。

    刘浪不知道柳嫣是怎么死的,可是,看她竟然懂得吸收阳气,却绝对不仅仅是只红尸那么简单。

    刘浪的痛觉稍微一缓解,就听到女鬼韩晓琪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好,这红衣女鬼比我想象的更厉害。她附了这具女尸的身体,如果不能将女尸体内的怨气驱除的话,女鬼恐怕会利用这具女尸继续兴风作浪,到时候,变成红煞都有可能啊。”

    韩晓琪似乎对这些东西非常熟悉,说的刘浪心里咯噔一下。

    碰上硬茬了?

    刘浪有些纳闷,不明白啥是红煞,正想再问一句,忽然听到嗷嗷的嘶吼之声,夹杂着浓烈的腥臭气味扑了过来。

    “不好!”

    刘浪暗叫一声,连忙站起身来,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跑,忽然感觉一阵劲风刮了过来。

    噗呲!

    刘浪的身体像是突然僵住了一般,肩膀处生疼无比,回头一看,却见柳嫣尸体的利爪像是一把钳子一般,抓的死死的。

    钻心的疼啊。

    脑门上汗水跟着滚了下来,这次不是吓的,是疼的。

    急中生智,病急乱投医,刘浪猛然间想起了之前慌乱时在自己的胸前贴了一张护身符,也不管有没有用了,急忙高声喝道:“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刘浪只觉自己的肩膀一松,连忙往前一挣,刺啦撕破了一层皮,终于挣脱而出。

    可是,这下子,女鬼显然已经暴怒了。

    柳嫣尸体像是一团烈火一般,尖牙利爪透着森森寒光,呜呜低叫着。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刘浪本以为女鬼韩晓琪教给自己的指定是灵丹妙药,百试百灵。可此时不但没管用,竟然还把人家给激怒了。

    哎,关键时刻还是不能指望女人,就算她是厉害的女鬼也不行。

    刘浪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也不再去问女鬼韩晓琪,而是极速探手入怀,掏出一张护身符就贴到了自己的身上。

    刚才的护身符显然是起效了,否则柳嫣尸体也不可能会松手,如今所有的依仗就是自己手里的这几张符咒了。

    说来也是奇怪,此时女鬼韩晓琪竟然打死也不做声了。

    刘浪也顾不得抱怨,眼见女尸又扑了过来,揪出一张定身符,朝着女尸的脑门上就拍了过去。

    “天灵灵地灵灵……急急如律令!”

    “呜呜……”

    还真别说,刘浪的定身符竟然起效了。

    柳嫣尸体一动也不动,除了喉咙里发出唔鲁唔鲁的声响,那身体就跟雕塑一般。

    刘浪大喜过望,“哈哈,靠人靠鬼,还不如靠自己呢。”

    一把又揪出一张驱鬼符,刘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啪!

    将那张驱鬼符贴到了柳嫣尸体的脸上,刘浪开始念叨了起来。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行。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幸亏之前刘浪又背了一遍,此时竟然磕磕巴巴还真把驱鬼咒背完了。

    话音刚落,柳嫣尸体像是突然间疯了一般,猛然间伸出手来,一下子将定身符和驱鬼符撕了个稀巴烂。

    刘浪大惊,急退了两步,本以为女尸会再次扑过来。

    可是,柳嫣尸体忽然间发出一声嘶吼,跟夜猫啼叫一般,身体纵身往外一跳,夺门而出,不见了踪影。

    刘浪傻愣愣的看着来回开关的大门,还有点没回过味来:“发、发生了什么?怎么跑了?”

    “隆隆……”

    二楼上传来了花老头不失时宜的呼噜声。

    真牛啊,这么大动静,竟然没有吵醒,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种境界啊。

    灯光恢复了正常,看着偌大的客厅,刘浪不禁感慨了起来,“哎,房子大就是好,就这么折腾,竟然还没弄乱。”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刘浪浑身臭汗的倒在了沙发上,倦意马上就袭上心头。

    也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刘浪昏昏沉沉就要睡一会儿。

    女鬼韩晓琪忽然从吊坠中钻了出来,坐到了刘浪的身边。

    “啊……!”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刘浪本来松懈的神经一下子又绷了起来,一看是女鬼韩晓琪,不禁将嘴一撇。

    “哟,原来是您老人家啊……”

    刘浪阴阳怪气的说着,将身体一侧,面朝沙发里面,生着闷气。

    这女鬼韩晓琪说是要教自己道术,结果教了一招狗屁剑指决就不吭声了。

    最后幸亏还是自己事先准备的符咒救了自己的命。

    这种事放在谁的心上恐怕都不会很爽,何况是嫉恶如仇的浪人刘啊。

    韩晓琪看着刘浪的德行,并没有动怒,而是神色凝重的说道:“刚才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女尸,我发现,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呢。”

    “切……”

    刘浪不屑的哼了一声,身体依旧侧朝沙发里面,也不动弹。

    “哎……”

    女鬼韩晓琪长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刘浪在闹情绪,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具女尸连剑指决都穿不进,明显已有了变煞的可能。驱鬼符竟然没有将那只女鬼从女尸的体内驱逐出来,恐怕,女鬼已将女尸本来的怨气给吸收了。”

    “哼,说起来倒真是一套一套的,一点儿用没有。”

    刘浪反了一个身,瞅了韩晓琪一眼,“韩美女,忙活了一晚上,好不容易保住了我的小命儿,我想睡一会儿,行不行啊?”

    “不行!”

    女鬼韩晓琪忽然间睁大了眼睛,将脸瞬间凑到了刘浪的脸上。

    顿时,一股带着淡淡的幽香,夹杂着一丝暧昧……

    女鬼竟然还有香味?

    刘浪越来越心奇,这个韩晓琪不但会道术,而且怎么感觉跟其他的女鬼完全不一样啊?

    跟韩晓琪凑的如此之近,两人就差鼻尖碰着鼻尖了。

    “你、你要干嘛?”

    “哼,刘浪,你必须要找到女尸的死因,超度她的魂魄。否则,等那只附身的女鬼变得再厉害一些,恐怕会由红煞变成黑煞,到时候,就算阎罗王亲临,恐怕也是回天乏术了!”

    韩晓琪忽然大叫一声,异常严肃的盯着刘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