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十章 李枫的秘密


    “咳咳,何老师,没、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刘浪放开手,转身就要走,虽然心底里千万个不情愿。

    何诗雅也终于意识到了两人的亲密举动,圆润在刘浪离开的时候,竟然微微颤抖了两下。

    这种滋味,怎么感觉这么美妙呢?

    “刘浪,我弟弟,真的是你打的?”

    何诗雅迟疑了片刻,还是问了一句。

    刘浪回过头来,看了何诗雅一眼,却见何诗雅竟然跟个娇羞的小姑娘一般,就差将脑袋埋进了那对饱满之间了。

    “何老师,是不是我打的不重要,你要问问你弟弟做过什么。”

    “可是……”

    何诗雅还想再说什么,厕所门口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喂,有人吗?我要上厕所。”

    一个男声似乎非常焦急。

    俩人此时终于意识到他们是在男厕所里。

    何诗雅顿时扭过头,拉开门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外面站着的男人,看着何诗雅逃窜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刘浪,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来,那眼神中,太过读不懂的意味。

    刘浪白了那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在厕所私会的嘛,真是的,少见多怪。”

    刘浪并不认识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却认识何诗雅啊。

    何诗雅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老师,那个男人正是学校的学生。恐怕,要不了多久,整个学校都会疯传起何诗雅老师跟一个学生在厕所里嘿咻嘿咻……

    好吧,刘浪根本不知道这些,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李枫那个渣男,打开柳嫣的心结,阻止柳嫣体内的那只女鬼变成黑煞。

    之前在女鬼韩晓琪的解释之下,刘浪终于明白了煞是一种什么东西了。

    煞是一种比尸更恐怖的存在。

    人死之后变成尸,而诈尸只是最普通的尸体,大部分是体内还有一股怨气没有释放,凝结在喉头处,让尸体能够运动而起。

    僵尸却完全是另一个概念,这种东西大部分是死而不腐,身体僵硬,体内魂魄长年累月不溃散,又加上尸体埋葬的地方阴气较重,过了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突然发生的尸变。

    这种僵尸大部分是绿毛,而更为厉害的,被称为红尸,再者就是黑尸。

    在僵尸之上,更为恐怕的存在就是煞。

    这种变煞也是根据尸体体表的颜色来定的。可是,僵尸除了本能的嗜血杀人报复之外,基本没有自主的意识。

    但变煞之后,却完全是另一个概念了。变煞的尸体往往会有了自己的意识,就算是杀人也是有目的的,大多甚至跟人一样,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

    据韩晓琪所说,柳嫣体内被一只女鬼附体了。那只女鬼有着自己的意识,正在借助柳嫣的尸体吸取阳气,只要将柳嫣自己的怨念完全激发出来,女鬼就能融合进柳嫣的尸体之内,到时候,变煞也会极其容易。

    听到女鬼韩晓琪讲得头头是道,刘浪吓得腿肚子都软了。

    可不知为何,韩晓琪告诉刘浪,自己并不能长时间跟在刘浪身边,需要时不时在牌位里休息,这件事情,只能让刘浪自己解决。

    刘浪这个郁闷呀,暗暗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女人靠不住,女鬼同理。

    按照何诗雅说的地址,刘浪找到了李枫暂住的地方。

    风临社区竟然就在学校的附近,不算高档,但比刘浪自己住的云水社区要强上好多倍,最为关键的是,这个小区竟然是电梯房。

    顶楼是十四楼,李枫就住在十四楼。

    乘坐电梯到了房间的门口,刘浪左右看了看。

    房间是一梯三户,都是大门紧闭,李枫住的房间里面一道防盗门,外面还加了一层铁门。

    按了按门铃,里面好大一会儿没有反应。

    刘浪有点起疑了:“咦,难道李枫不在?”

    又按了好几下,里面终于传来了一阵响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落一般。

    “李枫,李枫!”

    刘浪使劲捶着房门,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有吧嗒吧嗒拖鞋击打地面的声音走向门口。

    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蓬头垢面的憔悴男人出现在刘浪的面前。

    一看到这个男人,刘浪吓了一跳。

    可等男人抬起头后,刘浪终于认出来了,这个男人,竟然正是李枫。

    这才一天不见,昨天虽然有些狼狈,可也没跟现在一般。

    只见李枫穿着的衣服一层黑乎乎的油灰,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整个人跟乞丐差不多,双眼无神,跟死鱼眼一般。

    “李枫?真是的你?”

    刘浪似乎还不太确定,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从一个喜欢玩弄女人的渣男,摇身一变,成了丐帮的一员了呢?

    李枫抬起头,看了刘浪一眼,浑浊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似乎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将刘浪认出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

    边说着,李枫也没关门,而是转身进了屋内。

    刘浪跟着走了进去。

    可刚踏进去,刘浪就感觉整个房间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像是发霉的隔夜饭,又像是厕所漏了似的,惹得刘浪赶紧捂住了鼻子。

    刘浪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

    房间的窗户用黑布封死了,连灯都没开,只点着几根蜡烛,光线非常的昏暗。地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桌子上有几个盛方便面的一次性碗筷。还有一碗吃了一半的方便面,上面有几只苍蝇转来转去。

    李枫回头将身子一歪,倒在了沙发上,有气无力的看了刘浪一眼,问道:“你来干什么?”

    看到这副情景,刘浪心中急跳了两下,本来对李枫的恨意也完全去了。

    刘浪想着,如果见到李枫,先要抓鬼的钱。

    可是,此时别说是要钱了,恐怕要命差不多。

    刘浪皱了皱眉,从来没有称呼李枫李主任的习惯,直呼其名道:“李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说!”

    “跟你说?哼,昨天晚上你们把她惹怒了,我……”

    李枫忽然间不说话了,两只眼睛瞪得滚圆,身体跟被电了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摆着手,大声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出去找女人,我不是有意想杀你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