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十四章 多情总被柔情困


    刘浪站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徘徊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半只脚踏上了女生宿舍的台阶,另外半只脚还没有落下,就听到河东狮吼般的喊声。

    “喂,几年级的?哪个班的,你们班主任是谁?”

    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一个身体肥胖,可身形矫捷的中年大妈已冲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赶紧退了回去,结结巴巴的问道:“阿、阿姨,我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打电话!让她自己下来,这里男生不准进去!”

    楼管大妈掐腰挡在门口,跟一堵墙一般,机关枪似的吼叫着。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涨红着脸,想起了自已被楼管大妈关在小黑屋里一个多小时的情景。

    “阿、阿姨,之前,不是有个穿着道士服的男人走了进去吗?”

    “什么?同学,你是怀疑我吗?我再说一遍,这里禁止男生进去,我管你穿道士服还是和尚装,就算是穿着皇帝的衣裳都不行!”

    刘浪再次见识到了楼管大妈的威力,连连点着头,暗擦了一把冷汗,急忙退到了女生宿舍大门口十步之外。

    刘浪心里琢磨着,就凭朱涯的身手,要是真进去了,楼管大妈恐怕也不会注意到的。

    可是,不进去,我自己在这里等也没用啊?

    万一……

    刘浪皱起了眉头,皱纹像是两道深深的壕沟一般锁在了刘浪的额头上。

    边晃着脑袋,刘浪一副无可奈何的在女生宿舍外面逛荡了一会儿。

    最好的结果,就是朱涯直接将柳嫣给制服了,可是,如果没制服,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刘浪正愁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看到远处一道靓丽的倩影正向着这边走来。

    刘浪眼前一亮,顿时大喜过望,跟百米赛跑一般冲了过去。

    “清、清织,你……”

    刘浪刚想问声好,忽然想起那天晚上把人家气走了,至今还没个解释呢。

    欧阳清织本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面前冲过来一个人,吓得一怔,一看是刘浪,那眼圈不知为何,瞬间就红了。

    “清、清织,你、你怎么了?”

    刘浪最怕见到女孩哭了,一见欧阳清织委屈的样子,顿时跟猴子一般抓耳挠腮不知所措了。

    “呜呜,死刘浪,你、你为什么不找我?”

    “找、找你?”

    “嗯!”

    在刘浪毫无防备之下,欧阳清织一下钻进了刘浪的怀里,跟一个受了伤的小兔子一般。

    顿时,一股沁人心扉的芳香钻进了刘浪的鼻子里。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猛然间跟一只加满油的马达一般,突突突急速狂跳了起来。

    刘浪两只手停在半空之中,看着欧阳清织一起一伏的双肩,是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

    “我、我这真算是坠入爱河了吗?”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因为一次失误会伤害一个女孩,而且是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还是自己班的班花,多少热血青年垂涎的美丽姑娘。

    “咳咳,清、清织,你、你怎么了?有、有话好好说嘛。”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欧阳清织哭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来,嘟着小嘴委屈的说道:“刘浪,你不打算要我了吗?”

    “啊?额,我……”

    刘浪脑袋像是瞬间被缠了一团麻一般,都有点晕乎了。

    自己不知不觉中被一个女孩说着喜欢,不知不觉中确立了恋爱关系,然后又不知不觉的伤了人家一次,现在,不知不觉的……

    魅力?

    难道真的是魅力无穷?

    只有这一种解释了,除了因为自己魅力无穷,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解释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了。

    欧阳清织的娇躯在刘浪的怀中微微颤抖着,勾得刘浪心神荡漾。

    刘浪终于慢慢将举在半空中的手放了下来,轻轻拍了拍欧阳清织的后背。

    “清织,其实那天……”

    “咔嚓!”

    “啊……!”

    刘浪刚想解释。

    正在此时,女生宿舍忽然传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女生的尖叫也响了起来。

    刘浪一怔,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影正飞速的从五楼的一个房间里窜了出来。

    咚!

    重重的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在刘浪的身边响了起来。

    刘浪盯着那个跌落的身影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染般的大红长裙……

    柳、柳嫣?

    刘浪一紧张,本来想要说的话瞬间被扔在了脑后,将欧阳清织往后一拉,自己顺手掏出一张定身符,正欲朝着柳嫣跑去。

    “让开!”

    刘浪步子刚刚迈出,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朱涯?”

    刘浪抬头一看,就在刚才的破开玻璃的地方,一个身影迅速的跳了下来。

    刘浪赶紧往后一闪。变尸的柳嫣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呜呜低叫了两声,猛然间朝着另一个方向窜去。

    朱涯落地的同时,瞟了刘浪一眼,也没吭声,迅速追了上去。

    “怎、怎么回事?”

    欧阳清织瞪着大眼睛,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一只小手死死攥着刘浪,眼中是又惊又恐。

    “刚、刚才不是马叔叔请的那个道士吗?”

    刘浪此时哪有时间跟柳嫣再多做解释啊。

    抬头看了看那扇破碎玻璃的窗户,五楼。

    在那个窗户那边,有几个脑袋探了出来,似乎在还回味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刘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将抓着欧阳清织的手一松,跟着朱涯就追了上去。

    “刘浪……”

    背后传来了欧阳清织的一声喊叫,有点无助,有点伤感……

    太阳慢慢落下了山头,夜色一点一点的笼罩了大地。

    这一次刘浪跟拼了命似的,远远看着朱涯的身影,竟然愣是没有落下。

    一口气跑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每一秒钟都像是在百米冲刺。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发飘,汗水跟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往下落。

    终于,刘浪看着朱涯的身影停在了前方不远处。

    只见朱涯一手握剑,另一只手捏着一个犹如符咒一般的东西,正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刘浪大口大口喘着气,用手使劲一擦睫毛上的汗水,朝着四周一看,顿时又是一身冷汗。

    这、怎么又回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