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十五章 好牛皮


    朱涯正站在刘浪第一次遇到他的地方,那间鬼屋。

    只是,那间鬼屋现在已经被拆了,此时正有一台挖掘机停在那里。

    工地上一个人也没有,应该都下班回家了。

    当时刘浪听到被朱涯杀的那个女鬼说过一句话,这个地方阴气重,她也正因如此才选择这里。

    可朱涯根本没有给那只女鬼更多的解释机会,一剑就砍得魂飞魄散了。

    刘浪不懂抓鬼的其它法术,只能捏着几张符咒权当保命符了。

    喘息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慢慢走到朱涯的身边,刘浪压低声音问道:“猪牙,那、那个女尸在这里?”

    朱涯白了刘浪一眼,没有说话,而是鼻子轻轻抽动了两下,像是在闻空气中的味道。

    刘浪也好奇的抬起头,使劲吸了两口气,除了那些泥土的气息,什么也没闻到。

    “哼,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对付这种女尸。”

    朱涯看着刘浪跟他学着抽鼻子,脸上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句。

    “唉,我说猪牙,我是来帮你的好吧?至于这么说我吗?”

    刘浪一听就不乐意了。

    虽然你猪牙有些本事,可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跟谁欠了你八百块钱似的,每次见面都摆着一张臭脸。

    哼,要不是看在你能帮我抓鬼的份上,老子还真懒得跟你废话了呢。

    刘浪心中气鼓鼓的,却并没有做声。

    他并不知道为何朱涯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无论如何,有朱涯在,刘浪的心里就踏实很多。

    说一千道一万,这个朱涯至少比女鬼韩晓琪要靠谱一点儿吧。

    刘浪正想着,忽然间朱涯脸色一变,目光直视着前面刚刚搭起的脚手架。

    脚手架前面蒙着一块灰布,灰布忽然间像是被风吹起一般,凭空飘了起来,径直飞向朱涯。

    朱涯嘴角一勾,冷声道:“雕虫小技!”

    手中宝剑往外一斩,朱涯刷刷两下将灰布披开。

    在脚手架下面正站着一个人。

    只见那人血泼的大红长裙,眼睛跟嘴唇犹如嗜血一般鲜红无比,面色跟皮肤惨白如纸,甚至还长出了长长的红毛,手指跟尖牙犹如野兽一般,哪里还有半点女人的味道?

    那人不是柳嫣,又是何人?

    只见柳嫣愤怒的盯着朱涯,声音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般阴沉。

    “死道士,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多管闲事?”

    “果然!”

    柳嫣一开口,朱涯似乎猜中了什么一般,双眼一眯,说道:“你阴魂不散,整日靠附身女尸度日,伤人无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哈哈?死期?臭道士,你太高估自己了,我现在附身的这具尸体,太符合我的胃口了,而且,那个臭男人竟然将这具尸体埋在了槐树下面,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等我将那个男人杀死之后,这具身体就完全属于我了,到时候,哼哼……”

    柳嫣猛然间一动,身体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般,迅速弹向朱涯。

    朱涯面不改色:“不自量力。”

    “乾坤定!”

    朱涯话音刚落,左手那道符咒忽然间高飞而起,噗嗤正贴到冲上前来的柳嫣的额头。

    下一刻,柳嫣的身体像是突然间被冻住了一般,僵硬无比,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臭道士,有本事凭真本事来打啊,用符咒算什么本事?”

    “哼哼,谁说符咒不是真本事?”

    不知为何,说这话时,朱涯像是无意中瞟了一眼刘浪手中的符咒。

    刘浪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朱涯那潇洒的一招,只一招,就将柳嫣的尸体给定住了。

    奶奶个腿的,这个猪牙好显摆啊,看他那样子,明显在鄙视我,气死我了。

    刘浪心中这么想着,可却不得不佩服人家朱涯,这一招,连符咒都不用念,比自己的定身符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名字起得霸气,难道就厉害一点?

    切,等我熟悉了这些符咒,我也随手一甩,先定死你!

    刘浪使劲瞪了朱涯一眼,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自觉的站到了一边。

    “小子,还等什么,过去把她扛着,去找那个男人。”

    朱涯忽然对刘浪说道。

    刘浪一愣,“啥?你说啥?”

    “找那个伤害这具女尸的男人,将女尸体内的怨气化解,我才能将里面的女鬼逼出来。”

    朱涯口气生硬,给刘浪的感觉像是在说,你是来打酱油的吗?

    刘浪一脸的黑线,虽然老大的不情愿,可还是上前将被定住的柳嫣扛了起来。

    刘浪将柳嫣的尸体扛在肩上,那对超大的饱满正挤在刘浪的肩膀上。

    虽然现在的柳嫣只是一具尸体,可婀娜的身体却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的。

    前突后翘,腰似银蛇,这句话用来形容柳嫣一点儿都不为过。

    哎,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用,就这么一个女人,竟然活得那么悲催,随便出去卖点肉都能赚不少钱呢。

    刘浪边扛着柳嫣边想着。

    可是,尸变的柳嫣重量比之前要重上很多,虽然刘浪体力好,可走了一会儿也感觉气喘嘘嘘了。

    “我说猪牙,干嘛非得将她扛去找李枫渣男啊,直接将那个渣男抓过来不就行了吗?”

    刘浪边喘着粗气,对莫名被使唤成了小弟却是有些不满。

    “无知!”

    朱涯白了刘浪一眼,那眼神,却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你难道不知道埋尸体的地方也最容易化解怨气吗?什么都不懂,竟然还学人抓鬼!”

    “喂,我说猪牙,不懂你可以说啊,你他娘的有本事了不起啊,奶奶的,你再这样,老子还不干了呢。”

    刘浪终于气不过了,作势欲将柳嫣的尸体扔到地上。

    哪知朱涯根本没有理睬刘浪,而是抬头眯眼,看着前方,冷声说道:“随你!”

    “奶奶的,你……”

    刘浪一转头,脑袋正好撞到了柳嫣的那对饱满之上,结结实实的将嘴给堵上了。

    在朱涯视线的尽头,李枫正踉踉跄跄的从山上走了下来,弯着腰,耷拉着肩膀,一副要死的模样。

    “啊,darling,快来救我啊!”

    扛在刘浪肩上的柳嫣忽然间尖声叫了起来,那声音正响在刘浪的耳边,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靠,这个女人死了还这么恶心。

    李枫抬头一看,本来暗淡的瞳孔瞬间收缩,一看到柳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大声叫道:“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