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十八章 我有这么好吗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正当女鬼韩晓琪酝酿着该如何跟刘浪说的时候,刘浪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这又是谁呀,早不来晚不来。”

    刘浪一脸的期待变成了恼怒,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连号码都没看,顺手接了起来。

    “喂,哪位?”刘浪没好气的吼道。

    “刘、刘浪,呜呜……”

    “啊?清织?别哭别哭,你怎么了啊?”

    刘浪一听欧阳清织的声音,立刻想起了今天傍晚又是不告而别,哎,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脑子啊。

    电话那头的欧阳清织小声抽泣着。

    刘浪还以为欧阳清织还是因为自己不理她的原因呢,正想安慰两句,却忽然听到欧阳清织说道:“刘浪,我、我害怕……”

    “害怕?害什么怕?”

    刘浪满心的疑惑,难道还怕失去自己不成?

    这刚就是小手接触了两下,怎么还一往情深了?

    电话那头声音非常的细小,显然正处在惊恐之中。

    过了好大一会儿,欧阳清织才小声哽咽道:“刘、刘浪,你来陪我吧,我们隔壁宿舍,死人了……”

    “什么?清织,你说什么!”

    刘浪刷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一声大叫吓得欧阳清织一哆嗦。

    “就、就是今天傍晚有人跳下的那个窗户……”

    刘浪一听,立刻想起来了。

    朱涯一直追着红衣女鬼到了学校,还真没认真想想为何红衣女鬼会去学校呢,而且,那个红衣女鬼到底害没害人也没来得及去问。

    这下可遭了。

    刘浪也顾不得女鬼韩晓琪了,连忙说道:“好,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连鞋都没来得及换,甚至都没跟韩晓琪告别,刘浪直接冲出了屋子,奔着学校的门口跑了去。

    等刘浪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欧阳清织正等在那里,脸上还挂着泪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刘浪心中莫名一沉,本来满肚子的话又咽了回去,默默的走上前去,将欧阳清织抱在了怀里。

    欧阳清织也没说话,跟一只小鸟一般,依偎在刘浪的怀里,可身体还在不停的抖动着。

    等欧阳清织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刘浪才长长叹了一口气,问道:“清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欧阳清织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刘浪,眼神中满是柔情。

    “刘浪,你喜欢我吗?”

    “啊?额,当然,为什么不喜欢?”

    刘浪突然间有点发愣了,不知为何她要这么问。

    刘浪心说,你长得那么漂亮,是那么多人的追求目标,能看上我已经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了,怎么会不喜欢呢?

    可是,喜欢一个人,真的跟这些有关系吗?

    欧阳清织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似乎听到刘浪的话很开心。

    “刘浪,你知道吗?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注意到了你。”

    “啊?额……”

    “你虽然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却极有正义感觉,而且,你不像其他人,他们说的甜言蜜语,可根本不是真心实意,还有……”

    刘浪被欧阳清织这么一夸,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了云彩上般,有些飘飘欲仙了。

    我真的有这么好吗?嘿嘿,我自己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刘浪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搔了搔脑袋,有些迷醉的看了欧阳清织一眼。

    嗯?红、红眼珠?

    刘浪一愣,立刻揉了揉眼睛,低头仔细去看欧阳清织的眼睛。

    水汪汪的跟会说话似的大眼睛,一脸的柔情,哪里有什么红眼珠啊。

    嗨,还真是的,自己这段时间一直被红衣女鬼折腾着,怎么连眼珠也能看成红的呀。

    刘浪摇了摇头,兀自笑了起来。

    欧阳清织看着刘浪发愣的样子,一嘟嘴,撒娇道:“刘浪,想啥呢?”

    “没、没想啥。”

    刘浪尴尬的一笑,忙问道:“清织,你让我过来陪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快说说。”

    “哦,是这样的。”

    欧阳清织脸色一变,带着一丝煞白,跟刘浪回忆道:“今天傍晚,不是一个穿红色长裙的女人,还有一个道士嘛……”

    刘浪边听着欧阳清织的话,心里却止不住的打着颤,难道,这个红衣女鬼,跟自己的学校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傍晚刘浪跟着朱涯跑走之后,欧阳清织心里极其失落,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宿舍。

    刚刚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欧阳清织就听到隔壁的宿舍传来一声尖叫。

    欧阳清织刷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出宿舍一看,却见隔壁住的女生正站在门口,指着宿舍的里面惊恐的大叫道:“小、小雪她……”

    欧阳清织凑到宿舍门口一看,吓得差点没有晕过去。

    只见在那个被称为小雪的女孩,正躺在地上,嘴唇鲜红,眼睛外凸,皮肤犹如涂了一层石灰一般惨白,最为恐怖的是,小雪的脸上,竟然长出了无数根红毛。

    “红、红煞?”

    刘浪听到这里,猛得打了一个哆嗦,连忙问道:“后来呢?”

    “后来,警察就来了,把小雪带走了,那个宿舍的同学也都被安排到其它地方了,可是,我却再也不敢住宿舍了,一想起小雪的样子……”

    欧阳清织边说着,脸色也有点难看,显然是想起小雪的死状还心有余悸。

    “他、他们都说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是凶手,真的吗?”

    欧阳清织看着刘浪,似乎想从刘浪眼中看出答案。

    可刘浪哪里能跟她实话实说呀,只好搪塞道:“咳咳,清织,我哪里知道呀,这种事情是警察来管的嘛。”

    “可是,你跟那个道士好像很熟嘛。”

    “熟?不是吧?我怎么可能跟他熟呢?”

    刘浪见马上要露馅了,眼珠一转,狡黠的一笑,问道:“对了,清织,你上次说那个道士是你马叔叔请的,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呀?”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马叔叔的意思,那个道士好像帮了她不少忙,而且,马叔叔好像还很敬重他呢。”

    欧阳清织一脸认真的说着。

    “哦……”

    刘浪答应着,可心里却琢磨了起来:看来,这个朱涯是那个马叔叔请来的高级打手啊。可是,我有点想不明白了,像朱涯这种人,竟然会帮助一个商人。嘿嘿,有机会,我倒要看看这个马叔叔,到底是什么货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