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十三章 红眼珠的清织 第三...
    从建业大厦出去的时候,也不过才上午十点左右。[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这个点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早不早晚不晚的,连吃午饭的时间都还没有到。

    刘浪本来还想着跟欧阳清织一起吃个饭,可自己钱包有多瘪自己知道。

    跟着欧阳清织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室上,刘浪似乎还沉浸在跟马小帅聊天的畅快之中,看着欧阳清织闷不吭声,忍不住问道:“清织,马小帅那么好,你怎么……”

    “刘浪,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我!”

    欧阳清织忽然脸色一寒,似乎极不愿意提起。

    “好好好,我的清织,你说了算……”

    刘浪看着欧阳清织要生气的样子,立刻闭上了嘴,整个车厢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了。

    刘浪无聊的拿出了手机,刚拨弄了两下,老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老熊,干嘛呀?”

    刘浪连忙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了咝咝的声音,像是占线了一般。

    “喂,说话呀。”

    刘浪又叫了一声。老熊终于声音像蚊子哼哼般响了起来:“浪人刘,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死人了。”

    “死人了?死什么人了?”刘浪心中一惊。

    “一个女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死了,就在昨天宿舍里,而且听说死得非常蹊跷呢。”

    老熊的声音鬼鬼祟祟的,像是害怕别人听见一般。

    刘浪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在说昨天那个女生。

    朱涯似乎知道这个红衣女鬼的来历,而这个红衣女鬼似乎与韩晓琪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刘浪想问个明白,含糊着答应了老熊两句。

    老熊似乎也听出了刘浪语气中的含糊,猛然间问了一句:“浪人刘,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啊?老熊,何出此言?”

    “嘿嘿,浪人刘,我前几天听说你跟我们的美女老师何诗雅走的很近,是不是真的啊?”

    老熊那边声音极为奸诈,跟一个八婆一般。

    刘浪连忙看了旁边的欧阳清织一眼。

    欧阳清织根本没有任何表情波动,两只眼睛盯着前方,正在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刘浪脑门上出了一阵汗,连忙对着电话说道:“老熊,行了,别瞎扯了,没事我挂了啊,改天有空一起吃个饭。”

    说完,刘浪也不待老熊答应,连忙挂了电话,朝着欧阳清织嘿嘿笑道:“清织,这是咱班老熊,你认识吧?”

    “那个黑大个儿,当然。”

    终于开口了,我的姑奶奶。

    刘浪立刻松下了一块石头,心中虽然对欧阳清织跟马小帅的关系非常的纳闷,但还是强行压进了心里。

    “清织啊,你不知道,这老熊别看长得人高马大的,可就是一个大八卦,你不知道他刚才说什么,就是关于昨天那个……”

    “刘浪,我帮你问了,那个朱涯自称是正一派的道士,确实有点本事!”

    欧阳清织忽然打断了刘浪的话,却并没有去看刘浪,语气中没有任何感**彩,继续说道:“他最近似乎在帮马叔叔做一些事情,帮了马叔叔不少的忙。”

    “哦,那……”

    刘浪张了张嘴,居然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刘浪清晰的记得,自己只向欧阳清织问过一次关于朱涯的事情,没想到,她竟然记在了心里,还真给自己问了。

    羞愧,自责。

    刘浪忽然间感觉自己有点对不住欧阳清织了。

    “那、那个,清织,要不,咱一起去看个电影吧?”

    刘浪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浪漫举动,搅尽脑汁终于想起了一个不用太破费,又能制造机会的设想。

    可是,刘浪话音刚落,欧阳清织忽然间停下了车,冷声说道:“刘浪,这里比较繁华,公交车也比较多,你就在这里下车吧。”

    “啊?额,不是,清织……”

    “刘浪,我最近有点儿事,可能要请一段时间的假。”

    说这话时,欧阳清织依旧目视着前方,可是,刘浪明显听到了欧阳清织的声音中带着了一丝哽咽。

    那丝哽咽虽然极其轻微,但却还是能听得出来。

    刘浪愣住了,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清织,到底怎么了啊?怎么突然有什么事啊?能不能告诉我?”

    “刘浪,你赶紧下车吧,等事情办完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欧阳清织再次下了驱逐令,搞得刘浪郁闷无比。

    “清织……”

    “快点!”

    欧阳清织忽然转过头来,一声尖叫,吓得刘浪一哆嗦。

    而就在刘浪看到欧阳清织的双眼的时候,那眼珠,竟然是红色的,而且,还挂着泪珠。

    这次刘浪仔细看了两眼,没有看错,的确是红色的。

    “清织……”

    “快点!”

    欧阳清织似乎终于恼了,激得刘浪也起了执拗,狠狠瞪了欧阳清织一眼,也没吭声,直接下了车。

    “哐……”

    刘浪重重关上了车门,头也不回的朝着闹事中走去。

    欧阳清织看着刘浪的背影,眼中却莫名其妙流下了两串泪来,喃喃自语道:“刘浪,我是为了你好,你不要怪我啊……”

    欧阳清织轻轻抹了一把眼泪,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刘浪被欧阳清织搞得心情很糟,而且感觉非常奇怪。

    可是,此时的刘浪也并没往深处多想,看着人来人往的闹市,漫无目的的溜达了起来。

    这个地方是东城的一个步行街,无论白天晚上人都很多,街道两旁的商铺林立,尤其是女人的衣服,更是琳琅满目,夺人眼球。

    看着街上那些人,大部分都是靓丽的美女,几乎每家店里都有几个女人在试衣服。

    这可不是周末,呵呵,看来,做女人就是好。

    看着那些女人大包小包,花钱跟扔纸片似的,刘浪心中暗自感慨了一番。

    男人拼死拼活的挣钱,就是为了这些败家娘们乱花,图的到底是个啥呀?

    刘浪无意中瞟了一眼那些橱窗,看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

    那条长裙透着淡雅的色泽,庄重而不庸俗,典雅又显大气,像是一件特意为某人定制的一般。

    好看,穿在她身上,指定好看。

    刘浪忍不住走上前去,轻轻抚摸了一下,丝丝如纱的润滑,竟然还有一些细腻的感觉,摸起来非常的舒服。

    买?还是,不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