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10章 谁不让你上床了


    “快走!”

    剩下的人担心下手狠辣的苏锐盯上他们,连忙丢下两个伤员,开起别克一溜烟的跑了!

    “有活口就行。”

    苏锐并没有追击,而是轻轻拍了拍夏清的手:“可以睁眼了,没事了。”

    夏清睁开眼睛,看向苏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知名的光彩。

    刚才的情况极度危险,她虽然未睁眼,但把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苏锐仅仅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逼退了那么多敌人,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苏锐看着两条腿……不,三条腿都被打断的刀疤,笑眯眯的说道:“杰哥,你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刀疤的眼中释放出仇恨的光芒,下半辈子他不仅站不起来,更是连男人都做不成了!

    “你不必用那么怨毒的眼神看着我,是你来杀我的,不是我主动要把你变成这样的,你要搞清因果关系。”

    不过,苏锐此时显然没有跟歹徒讲道理的心情,他用钢管轻轻敲着刀疤的脸,说道:“你把你的主子告诉我,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你做梦吧!我就是死也不会说的!”刀疤倒也算硬气,尽管疼的满身衣物被汗水湿透,他仍旧不供出幕后的指使之人!

    “你信不信,我有一千种以上的方法能让你开口。”苏锐微笑的样子在刀疤的眼中就像是个魔鬼。

    “你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

    “哦,希望五分钟后的你还能那么硬气。”

    苏锐拍拍手,转过身去,对着夏清说道:“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些少儿不宜,如果你害怕的话,就转过身去,把耳朵堵上。”

    “我不怕。”有苏锐在身边,夏清的心里真是一点恐惧感都没有,现在的她真的很好奇,好奇苏锐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夏清并没有注意到,现在的她已经不自觉的想要走进苏锐的世界了。

    “那就好。”苏锐轻轻拍了拍夏清的手,然后转过来,蹲在了刀疤的身边。

    “我们做个游戏,怎么样。”

    苏锐捏住了刀疤的右手,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不回答,我就掰断你的一根手指。”

    刀疤一听,脸上的冷汗又多了几分!

    “当然,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你是个混蛋,我杀了你……”

    刀疤想要挣扎,却根本动不了一下,苏锐的手按住了他的胳膊,就像是一道铁闸一样!

    刀疤惊异无比,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算太强壮,身材也只能算得上是匀称而已,却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恶魔,魔鬼!”

    三条“腿”都被废掉,刀疤感觉下半身都要失去知觉了,而这个男人还要一根一根掰断自己的手指,不是恶魔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是——谁指使你来的?”

    “我不知道!”

    啪!

    刀疤刚吐出一句,随后便发出了一声惨嚎!

    因为苏锐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就已经掰断了刀疤的右手食指!

    十指连心!

    这种骨节肌肉生生撕裂的感觉,绝对不比膝盖碎裂弱多少!

    那种疼痛似乎来自于灵魂深处!让刀疤的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我的第二个问题和第一个一样,是谁派你来的?”苏锐面无表情,似乎刀疤的剧痛让他一点动容也没有。

    刀疤还在嘴硬:“我不说,我……啊!”

    第二根手指又被生生掰断!

    两根手指被苏锐反方向掰断,几乎已经和手背贴在了一起!太血腥!

    夏清在后面看的有些触目惊心,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乖乖女,学习成绩从来都是全校第一,不逃学也不早恋,名牌大学毕业后便得到了美利坚名校耶鲁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她从来不曾想到更不曾见过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也就是苏锐给他展现的这一切。

    “我说,我说,求你……求你不要再掰了……”

    刀疤已经痛到了无法呼吸,身上的所有地方都传递着痛感,他发誓,自己就算立即死去,也比落在这个男人手中要强的多!

    “早这样不就结了?”苏锐拍了拍手,道。

    “是……是阳……”

    就在刀疤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猛然响起,两道氙气大灯从不远处的公路射来,那样的强光足以让人短时间内失明!

    “啊!”

    夏清连忙用手挡着眼睛,被照了这一下,她至少有十几秒钟看不到东西了!

    那辆看不清型号的车子速度极快,由远及近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看来就是想要利用人的短时间失明,来完成冲撞!

    苏锐的眼睛无惧这样的强光,如果是他自己,绝对可以躲得开这样的冲撞,可是身边还有一个夏清!

    “跳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苏锐不容分说,双臂紧紧抱住夏清的腰,助跑几步,纵身从桥栏处跃了下去!

    而此时,那辆车子也已经开到了刚才他们所站的地方,刀疤瞬间被碾压成了一团粘稠的血肉!

    杀人灭口!

    看来这个驾驶员的车技极高,轧死刀疤后,车子一个硬生生的漂移,在如此的高速情况下,居然只是车屁股擦到了桥栏!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车技!

    这个驾驶员并没有下车,他从车窗里看了看一片漆黑的房亭河,然后调转车头,轰鸣着离去。

    夏清被苏锐紧紧抱着,尽管强光导致短暂失明,但整个跳河的过程她都是极为清楚的,可是这清楚之余却有些恍惚。

    放在以前,她这个乖乖女绝对不会见到更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

    一进入河中,凉凉的河水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尽管夏清会游泳,但是她那种在泳池里练出来的泳技是绝对不可能应付这样的高空跳水的,如果不是苏锐在半空调整了姿势,恐怕夏清会直接被巨大的压力拍晕掉!

    被苏锐抱着,夏清没有挣扎,她甚至都不用睁开眼睛,就能感受得到苏锐抱着她向岸边游去!

    那臂膀很有力,那胸膛很温暖。这是夏清从未有过的安心感觉。

    温香软玉在怀,某个高耸的地方还和自己的胳膊挤压在一起,可是苏锐并没有像平时一样露出好色的模样,而是沉默无声的往岸边方向而去。

    上岸之后,两人都已经湿透了,被风一吹,夏清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尽管已经是五月中旬,但是夜晚的风还是带着清凉的味道。

    “先上车。”

    苏锐直接一个公主抱,小跑着把夏清抱向房车中。

    不愧是林家父女的座驾,房车中一应俱全,什么都有,毛巾、浴袍、西装礼服等等,都是这父女二人的。

    看到夏清的衣服完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玲珑的曲线毕露,挡也挡不住,苏锐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快把湿的衣服脱下来,擦干身上,不然可是容易感冒的。”苏锐直接拿过一个毛巾,开始给夏清擦头发。

    苏锐擦的很仔细,第一次被男人擦头发,夏清的感觉有些异样,一丝红晕悄悄的爬上了脸庞。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恐怕自己早已经被十几个暴徒凌辱,他救了自己一命。

    “可是……”

    夏清想要换衣服,但苏锐这个大男人还在这里呢,她无论如何也没法脱啊!

    “好吧,我去驾驶座,你慢慢换。”苏锐嘿嘿一笑,然后打开车门,跑到驾驶座去,还把前后厢的隔板给拉起来了。

    GMC的高级定制房车就是人性化啊!这隔板不仅隔绝视线而且还隔音,就算是后排老板秘书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司机也听不到看不到。

    等到夏清换了一身女士的浴袍之后,苏锐才拉开隔板。

    “你家里离这里远吗?我送你回家。”

    苏锐探过头来,眼睛顿时又直了,他这才发现换上了白色浴袍的夏清,浑身上下透出了一股别样的美感,尽管一点不暴露,但却更加的吸引人。

    对视上苏锐的眼神,夏清连忙转移开目光:“不是很远,在枫林港湾小区,开车十五分钟就到。”

    苏锐难得做了一回正人君子,不知道是跳进河里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地,他把夏清送回家后,竟然脑子一抽拒绝了进门喝口热茶的邀请!

    “假正经真的好累啊!”想着夏清穿着浴袍凹凸有致的模样,苏锐拍了拍方向盘,懊悔不已。

    这个时候,林福章的电话打了过来,苏锐简单的说明了情况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夏清给苏锐订的五星级酒店豪华套间,进去洗了个澡之后,苏锐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邂逅的几个美女,很快便带着一脸贱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苏锐没有开着房车去接林家父女,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可是太阳神阿波罗,可不是专职司机。

    可是,当他开着这辆知名度极高的房车来到必康集团的时候,昨天的两个保安还是眼睛都直了。

    这个无赖家伙难道真是大老板的女婿?不然怎么会有开这辆车的资格!而且董事长还没坐在里面!这明显就是公车私用!

    一想到昨天竟然不开眼得罪了这种人物,两个保安顿时冷汗都下来了,围着苏锐说道:“苏哥,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我们昨天之所以那样做,也是为了保住饭碗啊。”

    苏锐撇了撇嘴:“这我当然明白,否则的话你们早就收拾铺盖回家找工作了。”

    “苏哥,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远铭记于心!”

    “别说这些肉麻的。”苏锐环视了一圈,对两个尴尬的前台小妹抛了个媚眼,然后道:“林傲雪那个小妞还没来吗?”

    整个宁海的地界上,敢称呼林傲雪为小妞的,恐怕也只有苏锐一个人了!

    两名保安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几条黑线,连忙说道:“林总还没到呢。”

    另外一人讨好的说道:“苏哥苏哥,你不是说你是林总的男朋友吗?她没来你肯定知道的啊。”

    苏锐坐在凳子上,享受着两个保安给自己的捶背按摩,摇头苦闷的说道:“你们肯定都有女朋友,这些事大家都懂的,女人一旦发起脾气来,可怕的要死。唉,这两天跟这小妞闹别扭,连床都不让我上。”

    “啊?你都跟总裁睡一起了?”两名保安十分惊讶,半信半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保安室的门口响起!

    “苏锐,你把话说清楚,谁不让你上床了?”林傲雪站在门口,面若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