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29章 江南美女


    曹天平闻言,在一旁重重的咳了两声,这个苏锐,可不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吗?

    “姓苏的,我这就去向总监告你破坏同事关系,影响公司氛围!”陈雷刚怒道。

    “去吧去吧,有本事你告到董事长那里去,谁不去谁就是孙子。”苏锐说话可真是至贱之极,他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欣赏着陈雷刚接下来的表演。

    陈雷刚明白,在利益至上的大公司,绝对不会有管理层会去刁难一个能够单笔销售额达到两千万的销售牛人,他也只能是嘴上出出气,绝对不敢告到总监那里。

    “我也懒得跟你在这里废话。”苏锐像是想起来什么,站起身来道:“我得去财务部找什么副总监周安可领提成去。”

    众人闻言,均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苏锐,那可是两百万的提成啊,在宁海的郊区都能买上两套房子了!

    苏锐晃晃悠悠的走进财务部,立刻一声尖叫传入了他的耳朵!

    胡茜茜见到苏锐进来,像是见到了偶像一样,在发出尖叫的同时,手中的一摞文件夹也都给摔到了地上!

    “胡茜茜,你发什么神经?”

    “就是,犯花痴也不用挑这个时候吧,哎呀,真的挺帅呢。”

    胡茜茜指着一脸苦笑的苏锐,道:“看到没,他就是昨天那个两千万订单的主人!”

    一听到胡茜茜这话,财务部里的小姑娘们纷纷发出惊叹声,毕竟两千万的单子可是前所未有,她们都在猜测这个天才业务员是个什么模样呢,今天一看,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帅气多金还有能力,这样的男人谁不喜欢!

    “帅哥,请吃饭哦!”

    “帅哥,我们要签名哦!”

    财务部实在是阴盛阳衰,这些会计都是小姑娘,一个个开始对着苏锐抛媚眼。

    饶是苏大公子脸皮够厚,也架不住那么多的蜜糖攻势,他对众人笑了笑,然后走到胡茜茜的身边,道:“胡秘书,我来找周安可总监。”

    “你来找周总?”胡茜茜眼珠一转,顿时明白了苏锐是怎么回事,笑眯眯地说道:“这大额的奖金确实是需要周总签批才行,走吧,我带你去。”

    走到周安可的办公室门前,胡茜茜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细腻润滑的声音:“请进。”

    苏锐一听到这声音,浑身上下竟然冒出一股很舒服的感觉来,仅仅凭借声音就能带给人这样的状态,不得不说有些太神奇了。

    苏锐甚至感觉对方的声带像是在牛奶中泡过一样!

    这声音如此悦耳,希望真人可不要太让人失望呢。

    胡茜茜带着苏锐走进办公室,道:“周总,这位就是昨天单笔销售额达到两千万的苏锐。”

    当苏锐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人时,有种瞬间被照亮眼睛的感觉。

    虽然穿着米色的职业装,但是看起来却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头发长长且柔顺的披下来,肤色洁白,五官精致,眼睛犹如一泓泛着柔波的秋水般明亮,整个人显得很安静,好像是从江南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她就是必康集团的财务副总,周安可。

    能在这般年纪就做到如此高的位置,足以说明她的能力是何等的惊人了。

    “你好,周总。”苏锐微笑着和周安可握了握手,手感滑滑的,苏锐可没有像猪哥一样握着手不放,他对不同的女同志有不同的策略,咱们男人脸上总不能一直写着“好色”俩字吧。

    “叫我Ann就行了。”周安可微笑说道,这是她的英文名,别人喊她周总,她总是感觉怪怪的。

    周安可可是听说了这个苏锐的全部事迹,又是电晕殷秀美,又是玩弄陈雷刚,还传言是林傲雪的男朋友,总之是一个比一个玄乎,苏锐没来几天,俨然已是必康的风云人物了。

    周安可递过来一张支票:“这是你昨天那笔单子的提成,外加集团的二十万奖金,一共是二百二十万,这也是必康历史上单笔数额最大的奖金了,恭喜。”

    “Ann,谢谢。”苏锐接过支票,对周安可报以一个自以为温和且很有书卷气的微笑。

    笑完之后,苏锐觉得脸部有些僵硬,心想:“自己本来就是个流氓,这下装逼是不是装过头了?”

    周安可看起来性格还算开朗,开了个玩笑:“不客气,拿了这样一大笔奖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请我们财务部全体吃个饭呢?”

    苏锐哈哈一笑:“财务部那么多小美女,能跟她们一起吃饭,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苏锐知道自己不合适在周安可的办公室呆太久,虽然他很想在这里和这位好似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姑娘多聊一会儿,不过他担心弄巧成拙,这种女人跟林傲雪这种冰山可不一样,一旦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到后期可是很难扭转的。

    就在苏锐准备告辞的时候,他的眼睛瞟到了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上面写着四个字——宁静致远,而署名是“戊寅年——周安可”。

    看来这是一幅今年的新作啊,还是周安可亲笔写的。

    看来这个女孩真的是来自江南水乡,那四个字毫无保留的表达了她心中的意境,和她的一身安静气质实在是太搭配了。

    苏锐显出有些吃惊的模样:“Ann,你还会写毛笔字?”

    周安可微微笑道:“小时候练过几年,怎么样,来评价一下?”

    事实上,这是周安可自认为比较好的一副作品,不然也不会拿出来挂在墙上,一般人见了之后都说好,当然是形式上的赞叹,周安可也没指望苏锐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只不过是客套一下罢了。

    出乎周安可的预料,苏锐真的抱胸站在那里,似乎是认真的开始欣赏起来。

    周安可有些怀疑,这个家伙不会是在装模作样吧,不过看他那认真的样子,周安可又推翻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自从来到了宁海工作,周安可从来没见到过懂得欣赏毛笔字的同龄人,见到苏锐已经沉默了一分钟,她的心中竟开始有些隐隐期待起来。

    “说实话,毛笔字什么的,我不会写。”苏锐一开口就让周安可失望了。

    “是的,现在很多人都不写毛笔字了。”周安可期待的心情一下子落空,声音变得有些平缓。

    “但是我能从这字中看出你的心情。”苏锐似笑非笑的看了周安可一眼,先抑后扬地说道:“宁静致远,这是一种恬静、安宁的感觉,宁静不是平淡,更非平庸,而是一种充满内涵的幽远,”

    周安可的手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颤,她不是沽名钓誉之人,每个人见到她这幅字,都是故障赞叹,但却说不通好在哪里,而苏锐却另辟蹊径,这一番言语,岂不就是自己追求的内心境界吗?

    这个世界,知音难觅,内心的平安才是永远的宁静。

    “我想,静若处子这四个字,形容的就是你这种人吧。”苏锐轻声说道,此情此景,这种赞美让人觉得没有任何虚假和拍马屁的意味,更不会有恶心的感觉,反而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我从来没感觉过一个成语能够和一个人如此的贴合,你还是第一个呢。”

    苏锐说的也是实话,现在的女孩子都越来越浮躁,越来越虚荣,能够像周安可这般仿若水墨画中女子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了。

    周安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苏锐,你这话说的我可担不起了。”

    “好啦,我也不夸你了,刚才还没说完呢,关于这幅字。”苏锐笑道。

    “哦?关于这幅字,你还有别的看法吗?”周安可觉得这个苏锐越来越有意思了,给她带来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看着他认真欣赏字画的样子,周安可真的很难把这个男人和传说中嚣张跋扈的总裁男友联系在一起。

    “是的,关于字体本身。”苏锐微微一笑,道:“这幅字的字体应该属于比较简单的行楷,虽然简单,但却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功力和笔法。”

    周安可认真聆听,没有打断。

    “可能是你的气质原因,这幅字整体显得稍微柔弱了一些,如果能在一些笔画上稍加修饰,恐怕就会取得不一样的效果。”

    “是吗?不知道你有什么高见?”

    周安可露出惊奇的神色,如果说刚才苏锐的话还显得有些略“装”的话,此时无疑是说到点子上了!

    “你试想一下,如果把那个‘宁’字的竖再稍微写的弯一些,‘远’字的走之旁再拉的直一些,是不是整副字的气质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周安可的秀眉轻轻皱起,按照苏锐所说的思索着,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而眼睛也更加明亮了!

    “是不是柔弱的气质少了些,而多了点洒脱的感觉?”苏锐问道,他看着周安可的表情,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锐哥啊锐哥,你太棒了!

    “是的!果然是这样!”周安可略带着兴奋说道,她从来没想到,一幅字只是改动两笔而已,整个气质就截然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字迹是属于柔弱惹人怜惜的,那么现在的字迹就是英姿飒爽!

    “你真厉害。”周安可由衷地说道。

    被美女这么一夸,苏锐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眨了眨眼,说道:“其实我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