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52章 勇敢的心


    在行窃即将得手的关键时刻,被林傲雪撞破了他的好事,而且全车人都看到了,这个偷包贼不禁恼羞成怒!

    他瞪着林傲雪大喊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大爷我在工作知道不?你他妈多管什么闲事!难道吃饱撑的!如果闲的没事,老子可以让你爽一把!”

    听到这极具侮辱性的话,林傲雪冰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愤怒。

    这个扒手并没有因为众人的目光而胆怯,毕竟在这一行干的久了,他也摸索出了很多经验,现在的人大部分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有人会愿意冒险和他们这些亡命徒硬拼的。越是强硬,就越是有效果,如果这个时候畏畏缩缩,反而这些路人会群起而攻之!

    况且,这个扒手是这一带的老油条,偷包这种事从来不会单独进行,这车上还有两个帮手随时准备接应呢!

    他的语气本来是恶狠狠的,不过当这货看到了林傲雪俏丽无双的容貌之时,顿时眼前一亮:“哎呦,我当是谁这么勇敢见义勇为?原来是个大美女哈,哎哟,不错不错,哥们我正在寂寞呢,一身欲望无处发泄,正好就有大美女送上门来了!”

    林傲雪的脸色愈发冰冷:“公交车上有这么多人,你想怎么样?光天化日偷窃,还敢如此振振有词!”

    “我就振振有辞了!你想怎么滴?我跟你讲,这一班公交车就是爷的财路,你断了爷的财路,爷就跟你不死不休!”

    一个扒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可以对见义勇为者叫嚣着不死不休,这可真是世风日下了。

    “一个小偷竟然如此猖狂,真是好大的胆子!”林傲雪怒斥道。

    苏锐在一旁看着林傲雪,看着这个无惧于小偷的充满着正义感的女人,眸光微动。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扒手是小偷,可是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东西了,谁可以为你作证?谁愿意为你作证?”

    “是你,是你,还是你?”

    这个染着黄毛的扒手眼睛扫向每个乘客,凡是与他眼光对视的人,都连忙把眼光避开,生怕被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盯上。

    “哈哈哈,你连个人证都没有,就敢血口喷人!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看到满车厢的乘客们都在沉默,林傲雪的心情比表情更要凉,她指着被偷包的中年妇女,说道:“这位大姐,这位大姐就可以证明你偷了她的钱包。”

    黄毛闻言冷冷一笑,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对着中年妇女说道:“是吗?听说你可以证明,那你就证明给我和我的弟兄们看看,看看我是不是扒手,是不是小偷?”

    那中年妇女闻言,看了看自己的钱包,然后又看了看黄毛那凶神恶煞的脸,还有那明晃晃的刀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连忙摆手说道:“那不是我的钱包,那不是我的钱包,她看错了……”

    林傲雪闻言,差点没被气死!她的表情很是震惊,因为这女人的回答太让她难以置信了!

    这中年妇女也太奇葩了吧,自己明明是好心替她出头,她倒不领情,反而倒打一耙!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该出这个头了!现在的人都怎么了?难道整整一个公交车的人团结起来还斗不过这个拿着刀的扒手吗?

    人都是自私的,现代社会更是如此,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这个中年妇女的表现狠狠的颠覆了林傲雪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这个时候,林傲雪不禁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在微博上看到的新闻,有一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节目组,在全国各地调研,想要看一看人们在面对偷包抢包时的反应,他们在东北某个省做了十六组试验,试验的结果让人十分欣慰。

    每一组试验都会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行人挺身而出,而且每一个都是战斗型的!做试验的演员每一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无法完成下一次的拍摄!

    想到那个东北的省,林傲雪不禁有些惘然,为什么在宁海,这里的人就会表现出如此截然不同的反应呢,大家都是华夏同胞啊!

    “我看见你是小偷,你偷了她的包。”林傲雪依旧固执的说道。

    苏锐从头到尾都没有吭声,他看着林傲雪的表现,从这明亮的大眼睛中看到了一种东西,那种东西叫做正义和坚持。

    此时苏锐对林傲雪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这个女孩子虽然平时如冰山一般寒冷,似乎不带多少人情味,可是这个时候,苏锐觉得这样的女孩反倒真实的起来,很接地气。

    之前,苏锐认为林傲雪是个即便天塌下来没砸到自己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的女人,一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现在,当满车厢的人面对扒手都在沉默的时候,她却毫不畏惧的挺身而出。

    看着林傲雪那冰冷且亮晶晶的眸子,苏锐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

    “看到没有?你口说无凭,满车的乘客没有一个人为你证明,嘿嘿小妞,爷告诉你,今天你想断爷的财路,爷爷就得找你泻泻火!”

    “你想干什么?”林傲雪冷声说道。

    “我看你身上的衣服和包都是名牌儿,马上我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拿到二手市场卖了去,我看这光溜溜的大白羊到时候往哪跑!嘿嘿嘿!”

    他说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过来,两只手不断搓着,眼光在林傲雪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上下扫视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猥琐的事情,脸上嘿嘿直笑,让人犯恶心!

    这个时候冷冰冰的声音在车厢中响起了:“你敢调戏我的女人,难道就不怕变成太监吗?”

    苏锐终于出声了。

    听到他的声音,林傲雪抬起头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道:“谁是你的女人?”

    苏锐顿时满脸黑线,这个女人是不是一点事都不懂啊,这情商简直就是直逼零点啊!

    哥哥好心为她出头,她却在拆哥哥的台!

    苏锐同志对林傲雪怒目而视:“现在必康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集团的姑爷!”

    “什么?”林傲雪并不知道自己和苏锐之间的绯闻已经疯传的不像样子,她被苏锐的话噎地说不出话来。

    那个黄毛扒手闻言顿时哈哈大笑:“小伙子,我看你想尝尝这刀子的厉害是不是?人家小妞都说了你不是人家男朋友,你还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信不信老子拿刀在你身上留下几个血窟窿?”

    这个时候,黄毛扒手一摆手,从车厢的另外两个地方又挤出来两个小混混模样的家伙,团伙协作,难怪这黄毛这么嚣张。

    看着这三个慢慢靠过来的人,林傲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过就在她准备打报警电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苏锐,这个男人昨天晚上用那惊艳的表现彻底震撼了自己的内心,西方黑暗世界的高手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这两个公交车上的小毛贼又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

    此时,既然他已经出声相援,那么整个事件便可以告一段落了。

    林傲雪没有意识到的是,她现在心中涌起的这种感觉有一个学名,很简单的三个字,叫做——安全感。

    她看了一眼苏锐,用胳膊肘捅了捅对方坚实的腹肌,说道:“交给你了。”

    苏锐不禁苦笑:“我本来是想把这事情交给我的,可是你刚才干嘛拆我的台啊,你都把台子拆了,我怎么登台唱戏?”

    林傲雪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没有拆台,只是你想占我的便宜被我拒绝而已。”

    “那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一会画面太美,如果你胆子小不敢看的话,那就不要看好了。”

    既然有美女开口相求,苏锐如果不表现一下也太不够男人了,而且林傲雪是跟自己出来办事的,如果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回去也没法向林福章交代啊!

    最最关键的是,在苏锐的字典里,美女是绝对不能受委屈的,尤其是林傲雪这种心地善良的极品美女。

    黄毛看到林傲雪和苏锐窃窃私语,根本没有把他们三个人放在眼里,顿时气得把刀子狠狠一挥,铿锵一声,撞在了扶手上,溅起了几点火星!

    “他妈的,不把老子放在眼里,还在这里打情骂俏,作死啊!”

    说着,黄毛走上前去拿起刀子,竟然这么公然的直接朝苏锐的身上捅去!

    那两个人也快步挤过来,伸出手朝着林傲雪的衣服拽去了,他们想拽衣服是假,想看这个大美女出丑才是真。

    如果能够借着这个大美人的身体让他们爽上一把那就更好了,要知道这些家伙每天晚上都开不了荤,只能借助自己的右手打一下飞机,或者是攒够了钱,找一下洗头房两百元以下的小姐来开心一把。

    黄毛的刀子还没伸到一半,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铁钳死死钳住了!自己无论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苏锐伸出一只手,看似轻描淡写的就抓住了那只握着刀子的胳膊!

    稍稍一用力,那窃贼的胳膊上顿时传出咯咯的响声!

    黄毛窃贼发出一声惨嚎,脸都疼的变形了,他感觉到自己的骨骼正在被一股强大的外力强行挤压着!眼看就要发生形变!

    :好不容易排在月票第十,希望不要被后面的梁少追上,这个月就剩几天了,剩下的几天都每天三更吧,希望兄弟们有月票的都投给烈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