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070章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苏锐的表情实在太无辜,简直就是华夏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那神情跟受了多大的冤枉一样!

    “你难道没有抢吗?我刚刚都去房管局查过了,那房子已经不在我的名下了!”李大庆闻言,顿时不干了!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个家伙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真的比城墙还要厚多了!

    苏锐一拍手:“这就对了嘛,王所,你说,如果我抢了他的房子,怎么可能房管局会愿意变更房主姓名?这毕竟是要在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上才可以的!”

    王志高都被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是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完成的交易?”

    “这好办,夏清,把合同给拿出来。”苏锐吩咐道。

    “好。”夏清打开公文包,把昨天晚上签的合同递给王志高。

    后者一看李大庆的签名,眼睛顿时瞪得滚圆:“大庆,你看看,这不就是你的签名吗?难道不是你自愿的?”

    “我是被强迫之下签的名字啊,不信你看看,这房子总价才六万块啊!连市场价零头的零头都不到!姐夫,你给我评评理,六万块,连半个卫生间都买不到,我怎么可能把房子给卖了啊!”说着说着,李大庆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被人家把头按在马桶里冲水的屈辱样子,心中悲愤交加,直接流出了眼泪,不,是鼻涕眼泪一起跟着涌出来。

    “还真是六万!”王志高一看这合同,顿时诧异了,六万块买一处房子,李大庆说什么也不可能卖掉,很显然这里面被苏锐做了手脚!

    “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就跟着我到派出所走一趟!”王志高正色道,他觉得自己现在颇有一些不怒自威的感觉!

    “哼,我看你怎么办!”李大庆见到姐夫终于耍起了威风,知道苏锐即将大难临头,也开始趾高气昂了。

    苏锐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根本没有半点紧张的神色,他看着王志高,说道:“王所,你也是在政府机关里混了许多年的人,如果是你,拿着一个六万块的交易价格去房管局过户,他们会给你过户吗?恐怕就算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这样做!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刚才王志高有些冲动,听到苏锐这样一说,他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确实啊,六万块,远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房管局根本不可能给办证的!

    可是,刚才李大庆明明说过了,房产证已经完成了过户,这个房子已经不在他的名下了!

    难道说,这个苏锐的身份很不一般,就连房管局也不得不听他的命令?

    一想到这个关窍,王志高顿时感觉到事情有些大条了,这个苏锐看起来年纪轻轻,也不过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宁海的房管局为什么要听他的?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苏锐背影极为的惊人!

    其实,苏锐只是给王志高一个暗示而已,他从来都未曾说过自己背影怎样怎样,全都是后者主动往这条线上想的。

    可是,今天是妻弟李大庆喊自己来帮忙的,如果自己出不了这口恶气的话,那么回家也没法面对那个母老虎老婆啊!

    虽然自己平日里在旁人面前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当回到那个母老虎妻子的面前,自己都会像一个温柔的小绵羊一般,服服帖帖,绝对不敢有半句异议!

    此时此刻,就算苏锐再是权贵家的子弟,他也要搞个清楚,问个明白!

    “可是,这样还是有些不合情理。”王志高冷声说道:“我必须要调查个清清楚楚才行。”

    苏锐满不在乎地说道:“王所,如果你调查下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劝你在调查之前,最好搞清楚昨天晚上李大庆做了些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担心你调查下去,不但没把我查出来,反而把李大庆给牵连进去。”苏锐又优哉游哉的品了一口红酒,淡淡笑道。

    王志高再一次问出了相同的话语:“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锐瞥了一眼李大庆,声音清冷的说道:“你问他吧,他昨天晚上做的好事!”

    李大庆一拍桌子,怒气冲冲说道:“我昨天晚上做什么好事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昨天晚上想要对夏清……”

    说完这句话,李大庆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脸上!

    苏锐耸了耸肩:“你看,我没说错吧,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王志高瞪着李大庆,眼中喷出怒火,这个妻弟真是喜欢给他惹是生非,搞什么东西,明明是自己想要对人家姑娘不轨,结果却拉着自己来给他出头!

    自己虽然有些时候行事霸道了些,可是终归是个警察!就算背地里很不堪,但表面上还是得做做样子的!而且眼前的一男一女气质不凡,在房管局很有门路,说不定就是很有背影的那种人!如果贸然得罪了,可不太妙啊!

    “我……”李大庆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暴露了事情的真相,他恼羞成怒地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昨天晚上想要对夏清图谋不轨?是有录像还是有录音?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你就是血口喷人!”

    “我喷你一脸!”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夏清的家里有摄像头,把你昨天的猥琐嘴脸全部都录了下来!怎么样,要不要回去看一看?我早就已经拷贝出来了好几份!你要是再敢否认,我直接发给公安局!”

    “什么?居然有摄像?”李大庆一听苏锐这样说,脸色顿时有些惨然,他万万没想到,苏锐竟然能录下来!

    如果这样,那么昨天晚上苏锐对自己的行为就可以称得上是正当防卫了!自己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姐夫,好姐夫,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李大庆摇晃着王志高的胳膊:“这样下去,我真的有可能会被判刑的!”

    王志高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讲。他知道,自己根本管不了这小舅子了,强行替他出头,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好了,别演了,我骗你的,根本没什么摄像头。”苏锐满不在乎地说道:“一句话就能把你吓尿裤子,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你……”李大庆没想到苏锐是在骗自己,顿时有些忍不了了。

    “这样吧,我不把你送进监狱,你也不再纠缠房子的事情了,如何?”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夏清在一旁已经捂嘴笑了起来,苏锐这一步一绕的,已经把李大庆这个家伙给绕的晕头转向了。

    王志高也有些不爽,他有一种被小舅子玩了一把的感觉,如果自己真的帮了他这个忙,苏锐转身到检察机关把材料一递,那么自己真的是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们家里的那头母老虎怎么办?

    苏锐优哉游哉的品了一口红酒,看着王志高和李大庆在那里纠结来纠结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事情的结果。

    李大庆这种根本上不了台面的怂包软蛋,居然还敢自称流氓,真是丢了流氓的脸啊!

    “夏助理,这么巧,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桌子上忽然传来了惊喜的声音!

    苏锐转脸看去,是两个中年男人,看起来颇有气度,看起来也应该是有些权势的人。

    当看到夏清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同时放出热情的光,当然不是那种饱含欲望的,看起来就像是老朋友一般。

    “李局长,方局长,没想到你们也在啊。”夏清站起身来,很有礼节的笑道。

    “我们出来开会,回去也赶不上饭点了,就顺路在这边吃点东西。”那个被称为李局长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

    “李局长?方局长?”

    听到夏清这样说,王志高诧异的转过头去,这一下子可不得了,当他看到那两个中年男人的模样时,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

    这两个男人他可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正是宁海市公安局的正副局长!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宁海市是直辖市,市局的领导都是厅级的!

    王志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级派出所所长而已,跟厅官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当然,他认识这两个市局领导,市局领导可不认得他!

    “夏助理怎么也在这儿,实在是太巧了,这样吧,今天我做东,你们这桌我私人来买单了。”

    李大庆闻言,差点没高兴的喊出来,要知道,这一桌子菜加酒可是值几万块的,如果有这么个冤大头抢着买单,自己可是求之不得!

    夏清微笑着说道:“我是跟朋友一起吃饭,哪能让李局长来买单呢,这样太不合适了,我来请您吃饭还差不多。”

    李大庆闻言,刚刚提起来的激动心情又压抑住了,他心里已经把夏清骂了无数遍,这个女人,脑子抽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