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六十四章 牛与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有什么事?”方才喝止铁牛的声音再次传来。

    杨易随声看去,声音来自右边,那里是一个木具柜台。柜上上摆满了盖着红绸子的酒坛,酒坛堆里面站一个中年掌柜正啪嗒嗒的拨弄着柜子上的算盘。

    杨易拉着小舞在所有目光注视下走了过去,他正要说话却见那掌柜抬起头看了眼杨易和小舞又低头继续算帐,道:“我们这里不接外客,客观请便。”

    “何为外客?”杨易问道。

    掌柜抬起手中的毛笔指了指堂上一干杀气腾腾的人道:“这些人就不是外客。”

    杨易顿时明白,这家驿站不接受普通客人,只接待江湖浪人。自己一个人文质彬彬的人带着一个小姑娘进来显然不是江湖中人,掌柜可能经常预见这种情况,也没有表现出太多讶异。

    忽悠一人道:“马掌柜,我倒觉得那位xiǎo jiě姐不像外客,可以住下。”声音有些像宦官的声音,很难听。

    杨易转过身来,发现说话声音似乎是那个铁牛发出来的却又没见他张嘴,很是古怪。

    正自奇怪,一旁的掌柜道:“猴尖儿你不说话我还忘了,你方才唆使铁牛在驿站打架的帐快些过来与我算算。”

    杨易之前在洪直那里听说过,武驿站因为来往之人的特殊性,有着严格规定不允许在驿站中打架斗殴,这掌柜老儿看似软弱无力其实是个很有实权的正七品驿官,随时可以召唤离此不远处的巡城司过来。

    掌柜声音方落,就见铁牛肩膀上忽的又长出一个脑袋盯着掌柜哧哧笑道:“马大人言重啦,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你看也没损坏什么东西呀!”

    杨易仔细瞧去,这才发现不是铁牛长了两个脑袋,而是有个人扒在铁牛的背后面直探出个脑袋在说话。那人说着从铁牛背上跳了下来,杨易看那人最多一米五高矮很瘦,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如一只猴精一般。

    那叫猴尖儿的人先看了眼有些害怕躲在杨易身后的小舞,面上笑容很是灿烂,可当他看到杨易一脸笑凝凝的盯着自己时,不禁怔了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从杨易人畜无害的笑容中看到了杀意?

    猴尖儿和铁牛浪迹江湖也有好几年了,由于自己二人出生不是名门正派,铁牛徒有一身蛮力有些傻乎乎的,自己又太瘦弱,没有哪家权贵愿意供奉这样两人,但猴尖儿的阅历并非如他身体般矮小,越是弱小的人想要活下去就越是要有点本事,他和铁牛也算是腥风血雨中走过来,对人的杀气极其敏感。

    不经意的往铁牛身边挪了一步,猴尖儿将想要调侃小舞的话语全给咽回了肚子里,盯着杨易干笑了两下。

    杨易笑容不改,回过身来对马掌柜道:“我们不住店,喝点酒可以吧?”

    马掌柜总算抬头奇怪的看了眼杨易,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可以,一壶酒三十钱。”说着从旁边递过一只小酒壶给杨易。

    杨易接过酒壶将铜钱放在桌上,拉着小舞就在旁边一张桌子旁坐下。

    周围无数眼神涉来,小舞有些害怕的轻轻拽了拽杨易的衣角,细声道:“公子…”

    杨易对她笑了笑轻轻一鄂首,道:“无妨。”说着自顾自的倒了杯酒,将怀里的咖啡递给小舞,这样兴许会让她更安心一些。

    杨易想了想,又抓出一把瓜子儿出来自己边吃便给咖啡嘴里塞,还示意小舞也吃,脑子里却在盘算着如何挑选自己需要的人手。

    整个大堂里鸦雀无声,就听着杨易咯咯嗑瓜子儿的声音。站在门口的铁牛痴道:“猴尖儿,我也要吃瓜子儿。”

    “吃吃吃,整日就知道吃…”猴尖儿瞪了铁牛一眼,眼珠子转了圈来到杨易桌旁道:“公子,我家铁牛嘴馋,能否赏些与他?”

    杨易笑着点了点头,猴尖儿高兴的来到杨易身旁狠狠抓了一把,感觉似乎不太好又从手缝里面漏了些出来,低头哈腰的给杨易道了谢就往回走。

    铁牛见猴尖儿真的要来了瓜子,傻笑着站在门口摊着大手等猴尖儿给送瓜子儿。

    猴尖儿走了回去正想骂两句这傻子。忽得,铁牛脸色一变,竟然顺势一掌猛的拍在猴尖儿胸口上。猴尖儿瘦小的身子犹如秋后的落叶一般,轻飘飘的向后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撞在掌柜台上面。

    就在猴尖儿飞出去的一瞬间,一道只铁棍重重的砸在铁牛粗大的手臂上。如果不是铁牛身子往下蹲,尽量卸掉铁棍的力量,那只手臂就算废了,就这般铁牛也疼的大吼一声。

    杨易这个角度看的真切,那一棍子实则是照着猴尖儿的脑袋砸去的,如果不是铁牛将其推开估计猴尖儿就变猴脑儿了。

    木柜台脚下的猴尖儿被摔的七荤八素,眼睛的都有些犯迷糊了。甩了甩脑袋好不容易清醒些明眼看去,就见铁牛已经和一道人影战作一团。那人手持一只铁棍,棍法淋漓无比,招招往铁牛要害处招呼,而铁牛因为方才救自己右臂受创,此时又无兵器在手被对方逼迫的连连后退。

    正想呼喝却见门口又有四人走了进来,看到当中一人猴尖儿眼中明显有些愤怒,指着其中一人骂道:“周倨!你好生不要脸,竟然偷袭我们!”

    猴尖儿所称周倨的人杨易认识,不正是方才从驿站里跌爬出去之人。

    那周倨根本不理会儿猴尖儿,对身前一个锦衣公子轻声说了几句,那锦衣公子点了点头往掌柜台走去。

    说来还真是有那么巧,这锦衣公子杨易竟然也认识,不就是李顽痛恨的准妹夫杨子立吗?上次在帝都论学,自己还帮李顽盗用了一首《牧童》诗让这家伙下不了台。当时可让杨子立好一阵难堪。

    此时的杨子立却意气风发,按理说杨子立当初在蹴鞠场上是见过占尽风头的杨易的,但此时杨子立带着身后的护卫,鼻子都快傲到天上去了哪儿会注意到角落里的杨易。

    只见杨子立走到掌柜面前,看了眼脚下的猴尖儿,从怀里掏出一个牌子对掌柜道:“我是国公府的世子,出什么问题我担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