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九皇子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越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万两?!砸一下就要一万两?那素格力这么不去抢?”一旁的猴尖儿愤愤不平道。

    就连憨厚的铁牛也骂道:“他那是金脑袋么?俺一拳头下去岂不是给砸成金箔了。”

    杨易皱着眉头摸了摸鼻子却没有说话,这件事确实是很棘手,那江尔打人在先,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要说成州府府衙主官,即便是杨易亲自审理此案,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兵而对两个地方的关系造成影响。

    大越国是大光南部的一个小国,与蜀中接壤,地域不大却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其国境之内有一条贯穿全境的大河,可以直通南边的大海入海口,是一条重要的运输路线。

    大越国一直以来都是以大光藩属国的地位自居,被大光册封为大越王国,与大光的关系一直也比较友好,即便这几年大光势弱,大越国没有以前那般依赖大光,但两国的关系也依然不错。

    另一方面,由于地域接壤,大越国和蜀地也一直有所往来,尤其是商贸,无论是之前的陶庸政权,还是现在杨易政权,都会有蜀中商队通过大越国进入大海,然后走海运将货物发往天南地北。

    可是通过大越国入海的缺点也很明显,那便是大越国的关税极高,甚至可以说是高的离谱,不到迫不得已各家商行都不愿意走这条路。

    浣儿姑娘摇了摇头,失落道:”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素格力身份尊贵哪里是我们这种贫贱之人所能比的,若非是在我们蜀中地境,恐怕江尔的性命都难保了。”

    杨易笑了笑道:“浣儿姑娘此话却是有些过了,在我们蜀中,律例是优于一切的,江尔伤人在先这是他的不对,被官府拿下也是理所当然的,要不然以后大街上一言不合就动手开打,那岂不是乱了套?”

    浣儿姑娘看了眼杨易,有些语竭,杨易说的没错,这件事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在妓院里这样的事情经常都会发生。

    杨易却是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蜀中之人怎可让外人随意敲诈?若是传出去,以后外面人的还不整日来蜀中寻事。”

    见浣儿姑娘疑惑的看着自己,杨易指了指手中的那块玉指环,笑道:“浣儿姑娘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将这块玉指环卖给我,我平价购买,不打折扣。至于江尔的事情就由我来想办法吧,或许能救他出来也说不一定。”

    浣儿姑娘一惊,似乎没听明白杨易的用意。

    一旁的韩掌柜却丝毫没有因为杨易抢了他的生意而不高兴,反而对浣儿姑娘笑道:“浣儿姑娘,公子愿意帮你这是好事,还不赶快谢谢公子。”

    杨易笑道:“谢就不必了,我们只是做一个交易而已,正好我觉得这块玉扳指送给我那未出世的侄儿挺合适的,不知浣儿姑娘可否同意?”

    见众人都笑凝凝的看着自己,浣儿姑娘似乎有些不明觉厉,不过既然有人愿意原价购买自己的玉扳指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本来担心杨易是个骗子,可是那韩掌柜又在一旁极力作保,只说有什么问题完全可以来寻他,在拿到猴尖儿递上来的三千两商票(蜀中大额交易的一种票据),浣儿姑娘这才知道自己今日遇到贵人了。

    事情搞定,杨易见天色不早了便站起身来笑道:“行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便带着猴尖儿和铁牛匆匆离开了玉石轩。

    见杨易等人离去,浣儿姑娘疑惑的问韩掌柜道:“这位公子究竟是何人?我怎的从来未见过?”

    杨易的表现显然是一个富贵子弟,浣儿姑娘一直是红楼的头牌,成州府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几乎都认得,可是却没见过杨易此人。

    韩掌柜笑道:“浣儿姑娘,你想想,整个蜀中有谁敢担保将那江尔就出来?又有谁会让素格力也不得不给他面子?”

    浣儿姑娘也是个聪慧之人,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响,忽的抬起头来惊道:“你是说他是蜀”

    韩掌柜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下浣儿姑娘你放心了吧?回去安心等消息吧,总会没事儿的。”

    浣儿姑娘闻言喜上心头,若是真的有杨易帮助,相信江尔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却说杨易之所以答应救下江尔的原因有很多,江尔当初帮助自己找到陶庸时,自己便答应要赏赐他,后来却给忘了,这次也算了回报他一下。

    另外这江尔和浣儿姑娘两人,一个念情,一个念恩,都是有情有义之人,自然值得杨易帮他们。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哪怕自己和江尔素不相识,作为蜀王,也不可能任由外邦欺压自己的子民,否则他这个蜀王就算是白做了。

    杨易回到蜀王府之后,便让猴尖儿将素格力和江尔的案件卷宗取了来,仔细查看过后,果然事情的经过和浣儿姑娘所说的并无差异。

    杨易立刻亲自执笔,着书一封写给素格力说情,他就不信素格力敢不给自己面子,若是素格力还是不依不饶,杨易就给大越国的国王写信,反正既然决定救下江尔,就一定会保住他。

    杨易将信函交给猴尖儿,让他去找行人司的时候,这家伙还老不情愿,总觉得这件事杨易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保一个小兵么,不理会那素格力便是,哪来这么多麻烦。

    不过杨易却有着自己的想法,“法”这种东西,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能够一言定之。这件事的影响力不小,若是用权势去处理,一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从而对杨易推行的法制社会造成阻碍。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素格力不再追究,江尔最多也就挨几十棍板子便可了事,也不会对官府造成不好的影戏。

    杨易以为这件事可以轻松摆平,可是世间之事大多时候都是变换万千,不顺人意的,甚至连杨易都没想到这一件看似平常简单的事情后面,却又是一场风云变幻。js3v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