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一刀劈开生死路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刀对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坠月沉!

    道道或炽烈、或森冷的弯月,快到了极点,在众人的目光当中可以说是转瞬即逝,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申宏天凭借着焚阳阴月刀称雄一方,坐稳破月军军主一位,这门武道理念就是以炼血玄兵气化之后配合激发异种元气,以先天之气操控发动全方位的绞杀!

    这一道道明显属性相异的弯月并不是申宏天本身先天一气的特性,是通过申宏天蕴养了数十年的气化玄兵转化而来,如同目光所见的那样具备寒冰烈焰的特性。

    岳平生爆发出来的惊心动魄的一刀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面对着这么一个武道家,哪怕是岳平生无法再爆发出来刚才强度的攻击,申宏天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大意,也不会给他丝毫的机会!

    武道家没有御空的能力,哪怕岳平生有远程攻击的能力,在气道宗师周身的防护力场之下都要被偏转、阻挡,难以起到大的作用。仅仅是站立在离地十余丈远的空中,申宏天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一轮轮的弯月划过,拖着条条的光焰轨迹,真如同天上的月亮坠落了下来。

    其余的人早已经退开了十余丈远,不敢接近。

    任谁都知道,坠落而下的弯月看似美轮美奂,其中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你害怕了。”

    铮!

    岳平生手中条条刀光暴震!刀声依旧如雷爆,由极静到极动,爆炸开来,刀光如龙蛇乱窜,斩向坠落而下的弯月!

    轰隆!

    伴随着冷酷的话语,一刀之下,无声无息间,首当其中的那轮炽烈的弯月瞬间爆散开来,道道流光火焰铺天盖地飞溅!

    整座山峰微微的震动,流光火焰的暴射之下,岳平生背后的半个议事大厅轰然破碎、解体,碎石飞溅当中,他脚下的地面也在一道道光焰纵横切割,生生矮下去了三尺!

    仅仅是一道弯月余威的切割冲击,就将方圆十几丈的地皮削减了三尺,可见申宏天这一式杀法的暴烈!

    而岳平生在光焰炼狱当中却丝毫无损,无论是一地大大小小的碎石,还是无形无相的的光焰气流,都会通通在他刀下一分为二。而且是连任何碰撞摩擦的余地都没有,无声无息的瞬间斩断!

    轰隆!

    轰隆!

    轰隆!

    道道弯月破碎,即使没有什么护体气场,但只要岳平生一刀斩出,就会形成一股所向披靡,斩开、排开一切的无形力场,让汹涌寒冰烈焰擦身而过,不得沾身。

    甚至可以说,单凭挥动手的刀,他就能做到在激流瀑布、狂风暴雨漫步而行,全身上下衣袂却不沾丝毫水渍,因为无论流水还是水气、水声、惯性、动能,一切都在触及刀身之前的瞬间就会被彻底斩开!

    也没有磅礴浩大的威势,没有炽烈寒冷的冰火光焰,甚至没有精微奥秘的招式,但单凭这样的刀,劈开阻碍,劈开仇敌,劈开生死!

    整座巨大的山峰震动越来越猛烈,再度退出去数丈的众人身形摇晃的同时,目光也凝固住了。

    这样的排山倒海的威势之下,寻常的武道家顷刻间就会重伤,哪怕是流光火焰的余威都能够轻易的要了人的性命,岳平生却像金刚不坏之身一样丝毫无损!

    这代表着,即使岳平生无法在使用那门剥夺五感、刀气斩杀的手段,这场看起来无比悬殊的战斗结果还未可知!

    钟诚更是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他刚刚才从岳平生一刀斩断申宏天的震惊当中回复过来,岳平生却又在气道宗师惊天动地的攻势下游刃有余,丝毫没有吃力的模样!

    这哪里还是一个武道家?分明是一个怪胎!

    “好!”

    空中,面对地面上似乎毫不吃力就斩灭了自己攻势,而且毫发无伤的岳平生,申宏天面色肃穆,单臂之上刀芒汇聚,这次刀芒并非焚阳的声势磅礴,也并非阴月的莫测凶险,虽然没有伴随炽热光焰与森森阴风,但随着他的挥掌出手,掌刀之前薄薄一线的空气却突然扭曲,一大片无形的混沌气流向下方延伸而去!

    这一刀却是申宏天已将炽烈、冰冷两种迥异的弯月融汇压缩,凝聚成了一线!旋绕切割,如锯如轮,比起之前威力更大,更猛烈!

    嗡!

    刀声如雷,刀光跳跃,岳平生依旧挥刀迎上那一片蔓延切割而来的混沌气流。这次猛烈的交锋爆发出一声巨大、悠长、刺耳的雷暴之音!

    这道雷暴之音如同天地之威,回荡不休,方圆十数里范围内的山林中,数不清飞鸟走兽骤然受到惊吓,疯狂的逃窜起来。

    岳平生的刀势也再非流水行云不可阻挡,而是骤然停顿了一下,连身形也为之一震,他脚下方圆十丈,三十米内的地面先是抖动了一下,然后无论泥土砂石就无声无息地崩塌成一片粉末,再度陷了下去!

    “还有什么招数?”

    岳平生一声长啸,刀光一转,将漫天的烟尘搅动,血气也越发的澎湃激荡。

    将弯月斩灭之后,光焰余威对于普通的武者来说足以致命,但是对上他怪物一般的体魄却丝毫无碍。甚至在皮肤表面的血气防护下,连他的衣袍都大体完好。

    申宏天的武道修为远胜岳平生,但却极其顾忌他之前那样剥夺五感的诡异刀术。

    谁也不知道那门刀术岳平生还有没有能力激发。毕竟天底之下门门杀法武道五花八门,强行燃烧血气或者生命元气激发远超自己境界的武道的手段不是没有,申宏天已经险些在那门诡异的刀术下送命,绝不会让岳平生欺进自己周身五丈之内!

    而无法御空而立的岳平生只能够被动挨打,承受着一道道天地之力的轰杀!

    这也就是他选择立于高空,操纵冰火之月远程轰杀的原因。

    事实上,一名初位的气道宗师所能够操控元气远程打击的范围,也就在十丈左右而已。超出了这个范围,元气之力就会衰减,威力也会自然随之下降。

    然而岳平生的体力、力量虽然的确在不断消耗,但奇怪的是依然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支的迹象。他手的那一柄刀上流转的光华却越来越流畅淬厉,越来越充满腾跃灵动的活力,越来越锐不可挡,叫人不可直视。

    “岳平生!气道宗师武者之下,你为第一!”

    狂风呼啸,地动山摇当中,申宏天气息狂放,没有丝毫受挫的感觉反而哈哈大笑:

    “但可惜这次并非公平切磋比武,技不如人,自然要死!”

    就在弯月坠地,四野震动,光焰横飞的瞬间!

    申宏天身上同样升腾起无比炽烈的熊熊光焰,翻滚飞腾,原本森寒的冰蓝光色瞬间消退,在气机牵引吸聚下,无数星光激流、璀璨金花纷飞向他的周身集聚而来,空气在炽烈燃烧下变得扭曲模糊!

    一团炽烈的光焰跳动,瞬间在申宏天的手掌之上凝聚成了一个半月型的光焰刀气,掌控着这道散发着无穷光与热的赤焰刀气,申宏天并指成刀,当空劈下!

    嗡!

    光焰刀气划破长空,焚烧天际!以一种开天辟地般的惊世神威,似乎要将眼前的空间一刀斩破!

    开天辟地般的刀芒,不是一道,而是一连十道,纵横捭阖,从不同角度向岳平生笼罩劈去,裂空之声犹如九天雷鸣,声势滔天!

    十刀斩杀!

    面对这样暴烈、无情、破灭一切的恐怖攻势,岳平生手中刀光猛然间爆震,在空留下一道天马行空般的轨迹,就如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隙,轻易将光焰刀气从中斩灭!

    一时间,无数的流光爆散,气流激荡之间,高空当中的云气受到冲击,云层都被层层的荡开,变得万里无云,一碧如洗!

    光焰气流剧烈爆炸中,岳平生刀光如龙,上下翻腾,化为无数飘忽冷电,在火海刀芒之闪现隐没,向着接连而至的炽烈弯月接连斩杀!

    轰轰轰轰轰!

    地动山摇之下,星辰列宿宗的山门所在的山峰顶峰处,受到恐怖的威能冲击,小半个山头赫然消失不见!滚滚的沙土、碎石从山体滚落而下!

    瞬息之间,十刀已过,却伴随着越来越响的刀刃交锋之声,证明岳平生的刀已越来越难以顺利斩开光焰刀气,而最后一刀,竟然出一声雷鸣般的巨响,直上九霄,激荡不休。

    就在这瞬间!第十一道弯月瞬息而至!这道弯月不再是光明炽烈,而是散发着森森冰寒的冰冷之月!申宏天在一鼓作气十刀斩杀过后没有任何的停顿,斩出了这最后一锤定音的一刀!

    这道迅猛绝伦的寒冰弯月,瞬间与岳平生已经变得无比炽热的邪灵饮血刀刀身,猛烈撞击!

    嘣!

    一声金铁碎裂的声音响起,极度凝聚的冰冷气息渗透、扩散下,长刀瞬间断裂!

    极端冷热变幻下,邪灵饮血刀破碎了。

    长刀破碎的同时,之前被岳平生十刀斩破后的流散光焰盘旋涌动,将他整个人彻底淹没、吞噬!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