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是神祖 > 第十二章 爵位之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阳城,南阳侯府。

    廷尉楚长风以治丧为名率八百城卫强驻府邸,意图不明。

    值动乱之际,南阳侯这边卧病在床,因其虚弱无法应对。

    而侯府仅有一百府卫,虽忠心护主,却又难以抗衡。

    好在大司农典成赶来及时,才有了与楚长风对峙的本钱。

    事实上,南阳殷地人口稀少,向以务农种药为生计,城中设置卫兵不过是为了防患匪贼而已。所以从古至今,南阳城的兵贵精而不贵多,城卫和侯府府卫加在一起也不过一千之数。

    虽说楚长风任职廷尉,统管数百城卫,势力最强。

    但典成任职的是大司农,每天走村串巷过问农活,在百姓心中地位极高。

    话说白了,两人各占优势,都不敢撕破脸皮。

    在楚长风看来,他率兵强驻侯府,并无不妥。

    且不说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至少他认为自己这几天上蹦下跳漫山遍野的寻找殷立,这份对殷室的忠心是真的,在寻找殷立未遂之后,他赶来设灵治丧的心也是没错的,故而自认为站在了道德最高点,不肯退却。

    典成深知他的意图,当然也不肯相让。

    双方关上府门,对峙在前院庭院之中。

    其时已至深夜,两人争持之余,双方人马侍立身后,都不敢喧闹太甚,以免惊扰百姓,引发骚乱。

    典成朝天拱手,朗道:“楚兄,你我祖祖辈辈都为殷室辅臣,该当各司其职,兢兢业业,才不负先祖期望,你带城卫进犯侯府,即使心存忠义,日后也免不得授人以柄,我劝你还是退出去吧。”

    楚长风摸了一把络腮胡须,冷笑道:“怎么话从你嘴巴说出来,味儿就全变了。我带城卫入府怎么就成进犯了,现如今老侯爷卧病不起,小世子过世已逾十日,设灵治丧之事岂能久拖,我带人进驻侯府是要为老侯爷分忧,给小世子操办丧事,难道这也有错吗。”

    典成顺着话茬说道:“好,既是操办丧事,你且叫你的人退下,我俩同去老侯爷榻前,询问治丧事宜,你看如何?”

    楚长风眼珠子转了一下,说道:“别跟我来这套,小世子过世,我还抱着生还的希望带人走西窜东,满山遍野寻找他的下落,可你呢,闭门不出,在家大吃二喝的,你这算为臣之道吗。既然你不关心小世子的生死,那他的丧事你也别插手了。”

    两人争论了半天,其主题无非治丧二字。

    因为殷立一死,就意味着殷室血脉不续。

    殷室血脉中断,也就意味着爵位无人可继。

    所以,想谋求爵位,操办殷立的丧事就变得尤为重要,这是赢取民心最直接的方法,或许殷立在殷人心目中是可有可无的,但毕竟他是殷地少主,是爵位的合法继承人,谁经手操办他的丧事,谁就有了继承爵位的资本。

    两人只是争论,但都没有点破这层窗户纸。

    双方人马也心知肚明,这是一场权力争斗。

    可这争斗似乎跟两大卿家的公子没啥关系。

    两个公子站在一旁埋怨着父亲们,自顾自的说着悄悄话。

    楚文怀盯着父亲一边翻白眼一边道:“大晚上的不睡觉,有什么好争的,爵位就这么重要么,依我看屁都不是,那些外人可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十里乡侯被人叫了不知多少年,就算给我当,我都嫌丢人。”

    典皓点点头也道:“说的是,谁爱当谁当去。”

    两人说完,旁边一名城卫接下话茬,笑道:“两位公子年岁太轻了,哪里知道爵位之重,我殷人虽享九十,却是国中之国,南阳侯统治一方,操握生杀大权,其威仅在天子之下。这么跟你们说吧,爵位继承人在我殷地的权力甚至高于天子。”

    楚文怀和典皓偏头想了想,齐声道:“也是。”

    ……

    正当楚长风和典成争持不下之时,只听嘭声,府门让人一脚踹开。

    诸人均心头一震,投目望向门口,只见进门的是冯娇娇和典星月。

    二女迈槛入府,左脚右脚同起同落,轻盈美观,不论谁看见都觉像是同台竞舞的仙女,是以踹门走路,也如霓裳舞步,举止无差。

    大家伙勾着头,自行让道闪避一旁。

    楚长风和典成也迎步上前,各喊了声夫人。

    冯娇娇铁青着脸,环扫在场众人。

    那冷峻的眼如刀似箭,极为慑人。

    “听说廷尉大人要替小儿设灵治丧,那真要谢谢你了,你可真是有心人。”冯娇娇一开口就语带双关,话里藏锋:“只不过你是一番好心,可至我这个做娘于何地啊?小儿的丧事自有我亲自操办,就不劳廷尉大人费心了,何况我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一日没找着尸体,就不能断定他就死了,这丧事暂先缓缓。”

    典成随口附应:“夫人说的对,这事还真不是我等能够代劳的。”

    她俩一唱一和,把楚长风气得七窍生烟,有话哽喉说不出来。

    其实楚长风今晚领兵至此,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他知道殷室血脉中断,承继爵位只可能是他和典成两人其中之一,他怕典成耍阴使谋,故才领兵进驻侯府强行要承办殷立的丧事,来个捷足先登,只是没想到冯娇娇居然赶来,而且来者不善,像是有支持典成的意图。

    事实上,楚长风在殷地根基极深,他才不会把冯娇娇放在眼里。

    更何况,殷地的民生政务素无女人干涉的先例,而殷立之死既是侯府家事,也是全体殷人的大事,他身为廷尉,要过问插手也并无不妥,所以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只是有一点,他忽视了,那就是殷立死不见尸,这就给了冯娇娇暂缓丧事的借口。

    眼下察觉典冯二人暗通款曲,一时受挫,萌生退意。

    可是他又很不甘心,觉着典成阴谋耍诈,算计于他。

    于是怒吼:“典成!这是我跟你的争持,你把夫人卷进来做什么!”

    典成压压手,劝道:“楚兄,你先别发火,老侯爷卧病不起,侯府大小事宜理应由夫人主事,这并无不妥。再说,小世子的尸体还没找到,确实不能草率断定他就死了,即便小世子当真夭折,夫人丧子悲痛,她想暂缓丧事也不过分。”

    “我不跟你争辩,我找老侯爷问话去,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楚长风大袖怒挥,他知道自己言语上落了下风,此时只能一搏,于是令城卫将侯府侯兵和典成等人包围,而后提步就往内院走去。

    “放肆!”

    冯娇娇哪容他走,跳出包围挥拳击去。

    在丈夫失踪那年,她就已晋升大乘境,现已是破镜到了三品,而她所习战技繁多,在殷地可堪高手,除了南阳侯殷羽臣,也就只有典成和楚长风能与之匹敌。只不过侯府乃立千年,她也不敢用强过甚,免得毁了这千年古宅,由是她挥拳击出,用的是风技《疾风拳》。

    这是一门初级战技,拳法隐有罡风,速度颇快。

    冯娇娇毕竟是世子妃,表面上楚长风还需谦让。

    故而他没敢应招,只作后退:“夫人,我已让你三招,你再不住手,长风就只好得罪了。”

    刚说完“得罪了”三字,忽听天上吭声兽叫。

    在场诸人均为之心颤,不由自主的抬头上瞧。

    就连对招的冯娇娇和楚长风也同时停手,惊悚得举目望天。

    对于殷人来说,这声吼叫既熟悉又可怕,但凡听过一回,便能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天上一袭硕大的黑影盘旋而下,犹如泰山压顶令人窒息,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害怕,那黑影噗通一声降落在侯府庭院当中。

    紧跟着有一少年喊话:“娘!”

    没错,来者正是猪幼蝶和殷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